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沿路行乞

沿路行乞

陈师孟说完,转身要离开,突然想到再转身回来说道:"老夫跟那幻花宗的花婆子实在是无奈之举,如
你兄弟二人能逃过此劫,有能力回来报仇时,我跟花婆子任你兄弟二人把这条命拿去绝不还手,如果

真有那么一天,希望你兄弟二人能够放过我跟花婆子门下上千条弟子的命",说完摇摇头叹了口气就
往外走去,三息后就杨牧就听到外面大树倾倒,岩石爆裂的巨响,陈师孟大声喊着:"这里没有,再往

前找去",后面十几名凌天门的弟子跟归元宗的弟子再后跟上,骆元铭这时缓缓醒来,坐起身子,杨牧
,跟杨宣赶快扶着他靠在洞壁,骆元铭虚弱的要开口说话,杨牧用手指在自己嘴唇上比了一下,示意

骆元铭禁声,过了一阵子,洞顶上的青玉牌发出几次青光,骆元铭看得出来有炼神级的大能用神识在
搜查这片区域,三人静静的过了一整天到了深夜,杨宣年幼受不了几日的逃亡,吃了肉干后, 在杨牧

身旁骆元铭也是闭目养神,恢复了一些看到杨牧找来的草药跟自己断臂上金针封穴的手法,心想杨牧
这个年纪尽得杨家真传,心里不禁暗暗惊喜,如这次能逃出生天,杨家也算后继有人了,杨牧拿起陈师

孟留下的玉瓶,逐瓶打开闻了闻再盖上,直到最后一瓶杨牧闻后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递给骆元铭点
点头,骆元铭也马上服下,心惊杨牧区然用闻就就知道这是补血用的药丸,他修为被废元气大损,这个

没人有办法,一臂被断失血过多,如能补足血气,恢复体力上就能快很多,三人在洞里休息,一句话都
不敢说,还好连日大雨,洞内有水渗入,还有陈师孟留下的肉干,一连二日,杨牧,在地上用小石头画下

青玉牌发出青光次数,杨牧发现次数渐渐变少,到第三日青玉牌都没发出青光,但杨牧还是不放心,示
意骆元铭跟杨宣不要说话. 

距离杨牧他们的山洞二十里处的天阳城里,一间大客栈陆刑峰正发疯破口大骂丢着桌上的茶杯,咂向
陈师孟跟花婆子,两人不敢作声,只能被陆刑峰这样羞辱着,陆刑峰吼叫道:"我不管,找不到那三人,我

就要你们两个宗门所有人陪葬",陈师孟跟花婆子听到这话,眼露杀机一闪准备要拼命了,突然陆刑峰
隔空被打了一巴掌牙掉了几颗,一手捂着脸退到一旁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样惊恐的望向自己身后一名

中年人,此人书生打扮,腰间系着一把短剑,两鬓白发,看起来倒是风雅,此人便是凌天门副门主楚明桥
,他缓缓走向陆刑峰狠狠的盯着陆刑峰,陆刑峰唯唯诺诺叫了声:"师兄...",楚明桥气愤的对陆刑峰说

道: "等一下再收拾你",转身即恭敬的向陈师孟跟花婆子行一礼道:"望两位宗主勿见怪,陆师弟丧子
不久又被废一臂,刚才纯属他个人的愤慨之言,请两位宗主勿放在心上",陈师孟跟花婆子相视一眼

回礼道:"不敢",楚明桥点点头再说道:"此次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两位宗主可带弟子回宗",陆刑峰急
忙要叫被楚明桥一瞪把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陈师孟跟花婆子,跟楚明桥行一礼后,带着两 的弟子

离去,楚明桥看两人离去后,转身走到陆刑峰前瞪着他,说着:"其他人都回宗门去,我跟大长老有事
要谈一下",陆刑峰被楚明桥刻意放出的威压,压得两脚直发抖,不敢正视楚明桥,楚明桥看人走

光后才发怒的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你那儿子是什么德性大家心里清楚,那
封书信,也只是炼屠天要购买药物的清单,你灭杨家一门我来不急阻止,你还出言要灭归元宗跟

幻花宗,传出去我凌天门的脸还要不要啊”,陆刑峰这时才小声的回说:"可是杨家那小混蛋,废了我
一臂,我咽不下这口气,况且斩草要除根啊",楚明桥“啍”了声道:

的小娃,一个资质还算可以的稚子,至于让你怕成这样吗?,况且你当杨家夫人唐门二小姐的身份是
摆设,你当炼屠天身后的血魔教是你可以随便欺凌的归元宗啊,连霹雳子都看不出来被废一臂你还

有脸说啊你”,陆刑峰听了脸色难看不敢答话,楚明桥叹了口气再说道:“我这次出来不是帮你,我是
真的想找到他们三人,好好安置他们,这事就到此为止,别以为妳妹妹在掌门师兄那得宠我就没你办

法,大不了我请师傅他老人家出来主持公道,我凌天门还算是正道一方,由不得你这样胡作非为”,两
人静了三刻,楚明桥转身走向客栈门口说道:“还不跟我回门,你真想我找师傅出来把你押回去”,陆

刑峰听了才一脸老大不愿意的跟在楚明桥后面飞身向凌天门而去,小山洞里,一连两天,青玉牌都没
再发出青色闪光,杨牧才放心跟骆元铭说陈师孟的事,骆元铭点点头道:"算他还有点良心,大少爷

,家主说让我把你跟二少爷送走,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夫人家唐门,一个是魔族跟人族的交界处兴安岭
那里有我们杨家的产业",杨牧想了一下说道:“骆叔,我觉得去兴安岭比较适合,娘亲当初不顾家里反

对嫁给父亲,已跟家里断绝往来了,且去唐门的路程比去兴安岭还远上不少,爹娘也说去兴安岭,
会比较适当那里有爹跟娘义结金兰的兄弟,只是要去兴安岭的路程上,会经过大大小小的 城镇,怕是

会非常不易”,骆元铭低头沉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杨牧说道:"骆叔,我们就去兴安岭,不
过我们三人一起上路怕是太容易被认出来,您觉得这样如何...",杨牧意思是骆元铭先走,留下记号

杨牧带着杨宣在后跟着,三人不叫车不住店,沿路走到兴安岭,陈师孟留下来的银两,让骆元铭分批
买药材养好伤,骆元铭不解问到,那吃住等问题,杨牧回答他,他跟杨宣就扮成乞儿,沿路行乞跟在骆

元铭后面,兄弟两人会找乞丐窝落脚,骆元铭听完也觉得杨牧讲得非常的详细,且想得很远,心想这大
少爷如此聪慧,难怪家主最后是跟他讲“相信杨牧可以带着他们逃走” ,到了半夜,杨牧跟杨宣说要换

上陈师孟留下的粗麻衣,兄弟两人脱下衣服骆元铭才看到杨牧胸前有一个红色像阵法流纹一样的刺青
说是刺青又不大像,且杨牧还挂着一个项链,项链上有一枚空间戒,骆元铭问道:“大少爷这是..”,杨牧

才回说:“骆叔身上应该有一封信跟一块信物,爹说如果有幸能到兴安岭,见到那位爹结拜的伯父,叫
我把这戒指给他”,骆元铭点点头再问道:“那大少爷你身上这像刺青又不像刺青的是什么...”,杨牧摇

摇头回说:“我也不知道,我懂事就一直在身上,爹跟娘说这是保护我的平安符”,骆元铭觉得奇怪也看
不出所以然来,两兄弟换好衣服杨牧再从地上抹些泥巴,把自己跟杨宣的脸跟手涂黑,用小刀划破自己

跟杨宣的衣服,帮骆元铭的断臂处伤口包扎一下说道:“骆叔好了,我们走吧”,骆元铭点点头,起身弯着
腰到小洞口,把封在洞口的碎石推开,转身对杨牧说道:"大少爷我先走了,你们两个要小心",杨牧点点

头说道: “骆叔您也要小心”,三人隔日很快的就通过了天阳城他们不敢在天阳城多作停留,就往下个城
镇去沿途,杨牧找着骆元铭留下的记号,一边向经过的小村落行乞,小农村里看兄弟两人年幼可怜,大

都会给两兄弟一些干粮,有些比较好心的还会给些热汤饭菜让两兄弟饱餐一顿,三人不停的赶路,骆元
铭不时的跟杨牧两兄弟见面除确认两兄弟的情况,还会买些干粮给他 们吃,走了一个多月,杨牧
两兄弟夜里再见到骆元铭时,杨牧看骆元铭两唇发白,脸冒冷汗,担心的跟骆元铭说:“骆叔,让我帮
您把一下脉” ,骆元铭觉得剩下的路程不远了,想要拼死送两兄弟到兴安岭,杨牧也是坚持要看一下

骆元铭身体的情况,骆元铭说不过杨牧,勉为其难的让杨牧把脉,杨牧把完脉才面有难色的问骆元
铭:“骆叔这情况多久了”,骆元铭才回道:“半个月前就觉得有时身体冷热交替痛苦难耐,一直拿陈师

孟留下的药压着,不过药都吃完了”,骆元铭随即激动的说:"大少爷,你不用管我,我拼了这条残命也
要把你们兄弟两人送到兴安岭,这里差不多脱离他们的掌控了,我们买匹快马,我送你们过去好

吗?",杨牧看着他,走到杨宣旁拉着杨宣向骆元铭跪下,两兄弟向骆元铭磕了一头,骆元铭急忙要去
把兄弟两人扶起,杨牧拉着杨宣死活不肯开口说道:“骆叔,您是我跟小弟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您

的大恩我兄弟两人没齿难忘,如果再失去您我跟小弟就举目无亲了,到了下一个元疆城,我们慢点到
兴安岭没关系,您一定要让我调理好您的身体”,骆元铭流下泪来,拗不过杨牧咬牙答应了他,骆元铭
也说到目前的困境,陈师孟留下的银子,所剩不多了,杨牧听了也没答话


看网友对 沿路行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