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有钱老乞

有钱老乞

骆元铭先进到了元疆城,找到了元疆城一处乞丐窝,这个乞丐窝是一间破庙,骆元铭左右行礼占了一
处庙内的小地方,过了一夜杨牧带着杨宣到来,三个总算聚在一起,杨牧找到一块小破布,捡起地上烧

剩的碳块,趴在地上认真写着他需要的草药,不远处一个抽着烟斗的老乞丐,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 
慢慢的靠过来看,老乞丐挪了挪身体蹲靠到杨牧旁,杨牧没理他继续认真的写,写完二十几种药材名

称,才拿给骆元铭,小声说道:“骆叔再买一个药壶回来,剩下的银两都花了吧,路程不远,我们行乞过
去还是没有问题的,主要是您的身体,”,骆元铭点点头要离去,看了那名老乞丐一眼,那名老乞丐半
面脸被火烧伤,坑坑疤疤的,朝着骆元铭直笑,骆元铭眼光投向杨牧,杨牧说道:“骆叔

没关系,您赶快去准备我跟小弟会捡些柴火”,骆元铭再看了一下老乞丐说道:“好,那你自己小心”, 
元铭转身离去,杨牧看了老乞丐一眼对他行礼微笑一下就拉着杨宣往骆元铭占到的地方坐去,老

乞丐也跟着靠了过来说道:“小娃娃,想不到你写的字这样漂亮,可否教教我啊”,杨牧拉着杨宣向自己
这边靠了过来,一手伸到小袋里捏着最后一颗霹雳子微笑说道:"老伯您说笑了,老伯应算是知通药理

炼丹之人,不要作弄我俩兄弟这种乞儿",老乞丐眼光一亮喝喝直笑,越笑越大声,杨牧准备打出霹雳
子,老乞丐在两兄弟前直接坐了下来说道:“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坏人”,笑笑的看着杨牧,过了三息

,见杨牧一点没有放下警戒,才无奈的说道:“好好,你小子算你赢了,我退后一点,我不就无聊想找人
聊聊天嘛”,说着坐在地上两手撑地把自己往后推了两三步再说道:“这样可以了吧”,这时杨宣稚嫩

的跟杨牧说道:“大哥我饿了”,杨牧摸摸他的头亲切的说道:“大哥带你去要点吃的”,杨宣直点头,那
名老乞丐才高兴的说:“小娃娃,老伯伯这有饼,你看你看”,说着从怀里拿出两块油饼,在空中推了

推示意叫杨宣来拿去吃,杨宣看着杨牧,杨牧想了一下才点点头,杨宣起身走过去拿了饼快速的跑回
杨牧身旁再转头跟那名老乞丐行礼说道:“谢谢老伯伯”,老乞丐高兴的直说:“很乖很乖”,说着又往

前撑了一点杨宣把一块油饼给杨牧,杨牧没吃放到了怀里,杨宣不解说道:“大哥”,杨牧再摸摸他的
头说道:“你先吃,大哥等一下吃,这个老伯伯有问题要问我”,老乞丐像称赞杨牧一样笑笑的看着杨

牧直点头问道:“小娃娃,你怎么就能断定我是知通药理炼丹之人”,杨牧看了一下老乞丐说道:“老
伯,您抽的烟跟您身上的味道,我想老伯应还是修练之人且修为不低”,听完老乞丐更是惊讶的看着

杨牧,杨牧像在说故事给杨宣听一样,摸着杨宣的头说道:“吃慢点,小心咽着了”,杨宣点点头,杨牧
接着说道:“老伯抽的不是烟,是一种养气宁神的药草,这种叫凝神叶的药草很贵重,不是一般人能够

拿来当烟抽的”,老乞丐听完呆住了,这小娃娃用闻的就知道这不是烟还知道这药的名称,一时不查
连烟斗都拿不稳掉在地上,急急忙忙的收起烟斗,杨牧看了老乞丐一眼接着说 :“老伯身上有股淡

淡的药香味,长期炼丹配药,身上才会有这种味道,药也是毒,老伯的母指跟食指尖,有淡灰色,
只有长期捏折药株,沾上各种不同药液才会这样,加上应是运用某种功力催动烟斗加热,让凝神叶

的药效百分之一百释出,老伯还可以风清云淡的闲聊,所以老伯应不是一般人” ,老乞丐听完后看了
看自己的手,大笑,笑得破庙震动不已,四周的乞丐都站起来惊恐看向杨牧这边,老乞丐笑完看着杨

牧,看他也没在怕的样子,倒是杨宣缩到杨牧身后,老乞丐看了才一脸无趣吼道:“没你们的事,该躺
的躺,该睡的睡”,四周的乞丐才摸摸鼻子,倒卧原地,老乞丐恢复一脸赖皮样,像是赌气的说道:“

一个八,九岁的小娃,随手写着黄龙大补帖的药方,看来你也不是什么乞儿”,杨牧也没回答老
乞丐还是温柔的摸着杨宣的头,看杨牧没反应,老乞丐收起赖皮样,一脸正色说道:“小娃,你

道出我的秘密,不怕我”,杨牧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老伯要杀要抓还不是一念之间,没必要跟
我两兄弟说三道四的,更不用拿饼骗我小弟”,老乞丐像泄了气的皮球吐了一口气讪讪说道:“ 

跟你这小娃说话真没意思,不玩了” ,说着边起身,站起来后说道:“我在这等人,等到了我就

走,放心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说完转身到另一边墙角,躺在那里翘起脚拿出烟斗抽着,杨牧观

察了一下,手才从握着霹雳子的小袋子里拿出,带着杨宣到破庙四周捡柴兄弟俩人收集了一些柴
后,阳牧随手拿了破庙倾倒的石块,堆成一个小灶,跟其他乞丐引了火种,点燃自己堆的小灶,

杨宣看到火升起,拿着捡来的小树枝戳着小灶玩,骆元铭背着一包布包回到破庙交给杨牧,随即
气喘吁吁靠坐在墙边,杨牧拿出在怀中的油饼给骆天铭说道:“骆叔,这个是我跟小弟去乞到

的,您奔走了一天饿了吧,我跟小弟吃过了”,骆元铭接过油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杨牧赶
快到杨宣旁,拿起药壶,拉起杨宣说道:“走跟大哥去打水”,杨宣看到骆元铭吃着杨牧的油饼

,开口叫:“大哥”,杨牧一手拿着药壶,一手赶紧捂住杨宣的嘴往外走去,走到破 外的水井
旁,杨牧放开捂着杨宣嘴的手,蹲下细声的跟杨宣说道:“骆叔,为了我们奔波劳累,吃块饼而

已,大哥还不饿,等一下别跟骆叔提这事知道吗?”,杨宣点点头,杨牧摸摸他的头,就开始从
井里打水,老乞丐睁开一只眼睛,看了再吃油饼的骆元铭一下,就闭上. 

杨牧从井里打起水后,拿着捡来的破碗,挠水些水给杨宣喝,自己再喝了很多水止饿,杨牧把药壶装
满水后,就让杨宣拿着破碗他提着装满水的药壶一手拉着杨宣往破庙里去,回到他们占的地方,杨

牧倒了些水给骆元铭喝,杨牧看骆元铭脸色惨白,流着冷汗,手再搭上骆元铭手腕处帮他把脉,杨牧
面有难色的跟骆元铭说道:"骆叔您先休息一下,我明天开始帮您治疗",骆元铭听了点点头,向后仰

靠在墙上休息,杨宣则在骆元铭旁倒卧睡了过去,杨牧打开布包,开始分类骆元铭带回来的草药,当
中不时折下一些没有用的药叶吃着,他刚刚把油饼给骆元铭,其实现在他很饿,分类完药草后,杨牧

也靠坐在墙边休息,不时还睁开眼,环看一下四周,隔天清晨,杨牧叫杨宣陪着骆元铭,他去要些吃的
马上回来,接近中午时杨牧乞讨到一些吃的回到破庙,看到乞丐们都围在他们占的地方,心觉不妙急

忙跑过去,杨宣看杨牧回来,跑过去哭着说:"大哥..他们都说骆叔快死了....",杨牧把乞讨到的东西
拿给杨宣安慰他说道: "没事,大哥回来就没事了,你乖跟大哥来",说完拉着杨宣穿过围观的乞丐,到

骆元铭身前,这时昨天那名老乞丐蹲在驶元铭身旁脸色复杂,杨牧也没理他,马上帮骆元铭把了一下
脉,站起转身,向围观的乞丐们行礼大声说道:"多谢各位叔叔,伯伯,婶婶,阿姨关心,麻烦让出点位

置",四周的乞丐还是指指点点不愿离去,这时老乞丐一挑眉,大喊:"滚开,关你们什么事,该干嘛干
嘛去,有什么好看的啊",围观的乞丐才缩了缩头纷纷离去,杨牧对老乞丐行一礼道:"多谢老伯", 

老乞丐用烟斗指了指骆元铭讲:"他情况不乐观,我找人带你们去医馆",杨牧面有难色的摇摇头
老乞丐看了说道:"我保证,不用钱的",杨牧痛苦的说道:"老伯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实在是有难言

之隐",说完就 坐在骆元铭身前,从腰间小袋里拿出一包金针,转头跟杨宣说:"小弟,把火升起", 
杨宣听了捡起小火灶旁的小树枝掏弄火灶,杨牧解开骆元铭的上衣,露出上半身,打开拿出的

那一包金针,老乞丐看到金针眼睛一亮盯着杨牧看,杨牧拿出第一支针,熟练的下针,一针接着一针
针针到位分毫不差,深浅得宜,老乞丐看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这那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这根

本就像行医多年妙手回春的老医者,杨牧下完针满头大汗,老乞丐看他下针的顺序跟穴位,摇摇
头说道:"小娃娃,

铭胸口心脏处像是在找什么位置似的,听到老乞丐这样说,转头向老乞丐微笑说道:"如果我救回
来,老伯教我怎么把脸装成这样好吗?"


看网友对 有钱老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