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天妒英才

天妒英才

老乞丐听杨牧这样说点点头,突然两眼一瞪,不对啊这不可能看得出来,正惊讶开口要问杨牧之际, 
骆元铭开始痛苦面露狰狞,不时还发出咬牙声,杨牧一手按住骆元铭心口处,一手拿起一支大支三

菱形金针,快速往骆元铭心口处刺下,马上拔出,老乞丐本来蹲着看了惊吓到向后坐去,嘴巴阖不起
来,呆在那边口中念念有词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骆元铭心口被杨牧刺中处,流出淡

黑色的血,原来痛苦的表情也和缓和下来,杨牧把着骆元铭的脉,过了三息才擦擦汗,转身走到杨宣
旁蹲下说道:"小弟我来煎药,你去看着骆叔,如果骆叔胸口的血,由黑色变成红色,来叫大哥一下", 

杨宣看着杨牧叫了声:"大哥",杨牧摸了摸他的头微笑道:"放心骆叔没事",杨宣才乖乖的走到骆元
铭身旁坐在那边紧紧盯着骆元铭胸口处看,老乞丐回过神来,慌忙爬到骆元铭身旁,把着骆元铭的

脉像,笑 着说道:"厉害...厉害",像是看到宝贝一样,在杨牧身边转来转去,杨牧也没理他就专心分
药下药,最后盖上盖子,老乞丐正要说话,杨宣先喊道:"大哥,变红色了",杨牧马上转身到骆元铭前

用手指沾了一点血捏开确定没有黑血了,就开始收针,再下针,止住骆元铭心口处的流血,骆元铭这
时的脸色已好看许多,呼吸顺畅,杨牧两指搭在骆元铭脉搏处,观察骆元铭的气色,放心的吐了口

气,拿起他乞讨来的两个馒头,递一个给杨宣说道:“来,骆叔没事了,你饿了吧先吃”,杨宣
接过馒头,坐到骆元铭旁吃了起来,杨牧拿着手上剩下的一颗馒头,吞了口口水忍住饥饿,放

到怀里,老乞丐看了摇头说道:“小娃娃,你吃吧,没力气怎么救人”,杨牧看了老乞丐一眼,
也不作声,坐在小火灶前控制火候,老乞丐瘪了瘪嘴,直接坐到杨牧对面从怀里拿出一块油

饼说道:“你说,怎么看出来的,这就给你”,老乞丐指了指自己半边脸上烧伤坑坑疤疤的烂
皮,拿着油饼推了推示意杨牧拿去,杨牧接过油饼后猛啃猛吃一下子就吃完,不好意思的看着

老乞丐说道:“我猜的,老伯也承认了”,老乞丐听了瞪大双眼叫道:“小鬼,你阴我”,杨
牧才抓抓头说道:“就老伯,您那半张脸上的眼睛眨得很不自然,这伤又不像最近才受的,

所以不敢确定,刚刚太紧张随口说说,老伯别在意”,杨牧说完还给老乞丐一个天真的笑容,
老乞丐听完还看到杨牧天真的笑容,脸上有说不出的变化苦笑摇摇头动手把半边脸上的烂皮撕

下,丢到杨牧的怀里说道:"我说话算话,还不就是个小玩样,我还舍得,不过你小小年纪,要这干嘛?" 
杨牧起身对老乞丐行礼道:"谢谢老伯,这个载起来乞讨方便",老乞丐听了差点吐血,杨牧拿出腰间

小刀作势要割,老乞丐急忙阻止道:"小家伙,这是沙角蜥蜴的皮炼制成的,贴在皮肤上会自动收缩
大小,跟从皮肤上长出来一样,不用割",杨牧听完像是拿到新奇的玩具,把那张烂皮贴在手臂上玩, 

看到效果很 满意直点头,坐下控制煎药的火侯,老乞丐这时靠更近到杨牧身旁问道:"小娃
娃,东西你都拿了,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杨牧看着他想了一下,再看看杨宣跟骆元铭,小

声的回答道:"我叫杨牧,那是我小弟杨宣,受伤的是我叔叔",老乞丐面有难色的直摇头口里念
着"不可能,不可能啊",随即恢复赖皮样说道:"小家伙,你手给我一下,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杨牧把手伸给他,老乞丐握住他的手拇指按在杨牧手心处,探查杨牧的身体十息后,大叹了一口气
直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讲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老乞丐起身跑出破庙外一棵大树下,用头撞着

树干,看着天空吼叫道:"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啊,我不求他有天脉,地脉,这么个好苗子怎么连灵
脉都没有,没法修练啊,没法修綀啊",说着真的流下一滴泪,老乞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一块白
玉牌,对白玉牌念了一些话后用手捏碎,转身两眼无神往破庙里走去.

老乞丐回到破庙看骆元铭已经醒来,正拿着馒头吃,杨牧还在煎药,老乞丐看了一眼也没理他们,失
魂落魄到他占的位置躺在那里,杨牧闻了一下煎药的味道,觉得可以了,就用两袖拉长拿端起药壶

小心的走到骆元铭前放下,拿着破碗倒出,喂骆元铭喝下,过了半响,杨牧再观骆元铭脉象,表情总算
放松了一点,跟骆元铭说道:"骆叔你照顾小弟一下,我去取点水来",说完转身捡了个破盆向破庙外

水井走去,杨牧打了桶水,用水当镜开始在脸上贴着那块烂皮,弄了老半天,杨牧才觉得满意的把水
桶的水倒入破盆端入破庙,骆元铭看到杨牧的样子惊讶要大叫,杨牧用手指比了示意禁声,杨宣也

满脸不解的看着杨牧,杨牧笑着摸摸他的头说道:"大哥变成这样,不认识大哥了",杨宣听了抱住杨
牧稚的说道:"大哥还是大哥",杨牧小声跟骆元铭说道:"放心,贴的,方便我走动跟行乞",骆元铭才
松了 一口气看向老乞丐那边,再看着杨牧,杨牧才讪笑的点点头. 

杨牧跟骆元铭说他昏迷后发生的事,杨宣早已趴在骆元铭腿上睡着,到了黄昏杨牧跟骆元铭说道: 
"骆叔,麻烦您照顾一下小弟,我出去采些草药,跟乞讨些东西回来,您放心好好休息",骆元铭摸着
杨宣的头,对杨牧回道:"大少爷,你自己要小心",杨牧"嗯"应声,转身离去. 

明月高挂,杨牧一手抱着一堆草,一手端着破碗,破碗里有两颗包子跟一块油饼,杨牧难得露出欢欣
的表情往破庙走去,行走间看到四周的乞丐人人都在吃油饼,且还有不少的样子,满脸疑惑的往骆

元铭杨宣方向走去,
的说:"大少爷,这附近有富贵人家喜获麟儿,大喜之下为麟儿积福,施舍这些油饼",杨牧偷瞄了老

乞丐一眼,放下手边的东西,转身跪向老乞丐方向,对老乞丐磕了个头就再站起,拿着自己乞来的
包子吃,老乞丐表情复杂注视着杨牧直叹气,也不理他就转身面对墙,用额头敲着墙,咬紧牙关
表情满是遗憾跟不甘.

隔天清早,杨宣磨碎着杨牧给他的草药,杨牧忙着帮骆元铭处理断臂处的伤口,还喂骆元铭喝药, 
杨牧拿着包扎的布条到井边清洗,看老乞丐蹲在破庙外的石椅上,专心注视石桌不知道他在干嘛

突然破庙走进来一个邋遢的道士,背着木剑,头发全白,山羊白胡,一手拿着一个算命的布条写着, 
姜半仙,姜半仙看到老乞丐就大笑的向他走去喊道:"老药头,急着要下完最后一盘棋啦",杨牧看
两人认识,也没理会就忙自己的去了. 

姜半仙到老乞丐对面坐下,看着他的脸说:"你吃饭骗人的家伙呢?",老乞丐"呿"了声道:"输掉啦" 
姜半仙查觉有异问道:"老药头,你怎么啦,怎么看你受了不小的打击,还不就个破玩样,至于嘛你" 

看老乞丐没反应,姜半仙像是想到什么事急忙问道: "人找到了?",老乞丐听到姜半仙这句话,两眼
瞪大,一掌拍向石桌,轰的一声,手掌明显的陷入石桌道:"讲到这个我就有气,都符 你那卦象,可

是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连灵脉都没有的平常人,老杂毛装神弄鬼的骗我火龟胆是吧?",姜半
仙听的讪笑道:"老药头卦象只显示,医者,姓中带木,没说几岁,没说能不能修练,你这不摆明硬拗

吗?",老乞丐听了一脸不悦吼道:"我不管,三盘棋我有一盘胜了你就把火龟胆还我",姜半仙自豪
的表情说道:"老药头,我外号玄武棋圣,前二盘输得还不甘心啊",老乞丐不理他就开始落子,姜半
仙也开始对下. 

到了中午时分,杨牧忙完,
听到姜半仙得意的笑道:"老药头,跟你说了你赢不了你偏不信,我给你次机会,除了你之外要有人能

解这死局,我就把火龟胆还你,怎么样啊",老乞丐听完抖得更厉害,姜半仙看杨牧靠过来,看了一眼
新奇的道:"老药头,你那行乞吃饭的家伙就是输给这小娃娃啊",说完笑得更大声.


看网友对 天妒英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