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六)烦闷

(六)烦闷

开学才不过一周,刚进入初秋,早上的太阳还是很大很明亮。
我斜背著书包,穿着高中的新制服,穿过门前的空地,经过前檐继续前进,又通过一块小空地来到马路上。
马路正对面的三合院就是晓慧的家,我会站在她家前面的马路旁静静地等她出来。
她总是很快出来,然后我们两个边闲聊边一起往火车站走去,途中经过几间三合院和一堆芭蕉树。
晓慧的身材跟我差不多,个性很温顺,常面带笑容,在她身边可以感到很安心。
我们坐的是第一班的区间电车,车厢内还很空旷,只要几个站就会到达目的地。
和她并肩走出火车站,在一条小径上经过几间民房和沿路的杂草,便来到大马路,再沿着大马路和学校的围墙走进校门。校门内有一整排高大耸立的椰子树,树顶长的巨大羽毛状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建筑物的外围地上用彩色砖块围了几个四方花圃,每个花圃里都有着漂亮鲜艳的花花绿绿。
走上第一栋建筑物的二楼走廊,第一间教室就是我的班级,于是我们挥挥手暂时道别。
现在教室走廊的窗口不再聚集一堆学长。
不过,这天,在还没开始早自习时,班上还没几个同学,一个似乎是学长的陌生男孩突然出现,他一进教室就大声询问,说话态度沉稳。
「跟你们打听一个女生,叫齐美珍,齐-美-珍,她的个性怎么样?」
我马上趴在桌上,从垂落的头发中偷偷地瞧着,不作声。
「...不清楚。」有人这么回答。
有人摇摇头。
他环顾着我们。我看到他长长的制服裤子晃来晃去,转过来转过去。
「你们不知道吗?你们有谁跟她比较熟的?」他继续问。
没有人能给答案。我才懒得理,无聊!
他待了几分钟,没得到他想知道的讯息,然后就转身离去。
不知道这是他自己想知道,还是帮同学问的,都让我心生反感。
美珍来了,我有告诉她请她自己小心,她点头说好,给我一个甜甜地笑容。
来学校是读书,不是来把马子的,这样直接上门调查是不是很奇怪?希望陈启明和王强不会做这种事。
我很确定王强不会做这种事。
王强是个瘦小的男生,身高跟我差不多,不到160公分。个性不会很活泼,也不会很木讷。不太主动跟同学说话,倒是常常主动找我说话,说的话千奇百怪,我很没耐心去理解。
在一节美术课刚上没多久,学艺股长的我正在为教室后面的壁报开始着手动笔。
他突然过来说: 
「请问,我可以借一下妳的手吗?」他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借支笔或借个橡皮擦那样自然。
「什么?」我惊讶一声,以为听错了。
「我想画妳的手,可以借...」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压抑着怒火问:「你是故意要惹我生气的吗?」
「我只是要借妳的手.. .」
还说!「借什么啦,你好吵,再吵就打你喔!」我瞪着他,有些烦躁的说。
全天下大概就只有他最会惹我生气了,简单的话就会让我瞬间升起怒火,维持的气质总在濒临失控边缘。他嘴里说着莫名肖话,却是睁着无辜的双眼看我,真是令人好气又好笑。
苏意娟,说话娇滴滴,在美术社里曾跟齐南亲昵地聊话(再次强调)。...对,我是有些在意。
自从前一天她对我撒娇之后,就开始频频找我说话。
「妳等一下可以帮我看看我的画吗?看我有那里需要改的,给我一些建议。」她过来跟我说。
「喔,好呀,那我等一下就过去。」
「不好意思,耽误妳的时间,先谢谢了。」她表现得很有礼貌。
「没关系,不会。」我也礼貌地回应。
尽管不欣赏她,也不管是基于什么理由,对于她主动找我搭话,我还是有点高兴,而且她这么客气,怎好意思拒绝,所以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矛盾心情。当不成朋友,也可以和平相处。
后来我依约过去帮她看一下画,客观地给她大略中肯的小小建议。
主要还是顾虑玲玲的感受,每当和苏意娟有什么互动,我都会查看玲玲的神色看她是否在生气。
玲玲虽然表面上没有特别显示不悦,但若仔细注意她,会发现她略略绷着脸。
但在苏意娟发出尖锐娇柔的嗲笑声时,玲玲的脸上便会闪现出相当厌恶的表情。

下课后,我两手捧着收齐的一叠作业簿走出教室,准备前往导师的办公室,虽然我问过同学怎走了,还是迷迷糊糊地不是很清楚。我走在走廊上,经过三间教室,迎面而来认识的国中同学跟我打招呼,我礼貌地报以微笑。
走下楼梯,来到玄关,顿觉失去方向感,不知该往哪走,于是问了个擦身而过的人,他露出笑容很友善的指了指。
我就照着指路走进一条很诡异的走廊。这条走廊比较昏暗,教室门口上方挂着二年级的班级别,几个男孩各别的靠在门框和墙壁上,有的两腿开开的蹲在窗底下,再过去也是差不多这样的状况,然后几乎都同时扭头朝向我这边看。
他们开始咧嘴笑,对我吹口哨,出怪声音,甚至不断地询问我的名字,感觉就像是一群野狼在发出高频的嚎叫声。
早知道会遇上这么恐怖的事情,当初就该拒绝导师的指派,当什么蠢学艺股长。
我硬着头皮快步地穿过他们,低头慌张的往前走,已经无法分辨身旁的模糊影子是什么,就这样差点撞上一个人。
「小心...序仙学妹?」
「...社长?很抱歉!」
社长扶住鼻梁上细框眼镜,露出开心笑容。「遇上妳正好,妳也一起过来帮忙吧。」
「?」
社长让我先把作业簿送到导师的辨公桌上,没想到我折返原地时,很意外地,齐南也在社长身旁。
我飞快地瞄了他一眼,心怦怦跳。
我们两人跟着社长进入到美术室。社长一一打开桌子底下的置物柜,要我们帮忙把里面的画都拿出来堆叠地摆在桌上。这些大大小小的画都是历年比赛得过奖的,每一张画都用白报纸小心翼翼的包装保存着。
他说这些画全部都要搬到图书馆做展示。
当我们正准备要动手搬时,社长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眼讯息就对齐南说:
「阿南,老师有事找我,我先过去辨公室一下,」又转而对我说:「待在这里,我很快回来。」然后就走出美术室。
看来只能待在这里等待,因此我僵硬地站着,努力把注意力放在桌上的那些画上。
面对俊秀的帅哥而且是自小就心仪的,如何不砰然心动...... 
我试着在他面前表现淡定自若,一直催眠自己他只是个很普通的男生。
我感觉到他注视着我,我忍着不看他,过了好几秒,然后他开口了。
「小丽...妳大姊好吗?」
他的那对俊秀的眼睛含着淡淡笑意。
我瞥了他一眼,回道;「嗯,她很好。」他关心我大姊,那我呢?
「我喜欢妳大姊,她很有趣。」他说这话像闲话家常般轻松。
啥!你喜欢我大姊...你喜欢她?我惊诧地看着他,几乎无法说话了。
「...不不,不是那种喜欢。」他察觉到我的误会,立刻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好可爱... 
「哦,...我以为...,呵呵~」我不自觉地笑了,心中着实松了一大口气。
我这一笑,笑得有点久,久到他直盯着我看,我还停不下来。
为了掩饰尴尬,我马上找话说。「我大姊确实很有趣,感觉她比我还像小孩子。」
他点点头,露出大大的笑容。
「...既然喜欢,那什么时候去看看她?」我心情有些飞扬。
「...」
「有空可以常常回来跟我们一起玩游戏,...就像以前那样呀。」我很期待地说。
他望着走廊,敛起笑容。「不可能,那都过去了。」
我心头一震,就好像听到他宣告我是没希望了。
「我们都长这么大了,怎可能还玩小孩子玩的游戏。」他说的理所当然。
...这样说也没错!我张开嘴又闭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
再聊点什么吧,什么都好。当我心里这么想时,他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乎带有一丝忧郁。
我们互相凝视了一分钟,然后社长回来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一直挥不去失望的感觉。


看网友对 (六)烦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