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九)导火线

(九)导火线

「发生什么事?」
玲玲压低声音,缓缓道来:「吃完饭我和王玉霞要回教室,经过玄关碰到一个学长,他问王玉霞『苏意娟的个性如何?』她跟他说... 」她贴在我耳边小声说:「她很生气的说『她个性很三八很多话』。」离开我耳朵,看着我。「然后刚刚苏意娟找我请教数学题的时候,我问她跟王玉霞是否有发生什么事,她说没有,问我怎会这么问,我就纳闷回她『我们在玄关碰到一个学长,他问王玉霞妳的人怎样...』」
听到这里我皱起眉,一股不安涌上心头。...该不会是?
「妳都告诉了苏意娟?」
她摇头。「没有,我只是跟苏意娟说『她说了不太好听的话』,她问什么话,我不肯说。」
我了了。所以,就演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
怎么办?要怎么处理?我一个头两个大。
苏意娟有足够的理由可以生气。
王玉霞说话也太不小心了。
玲玲怎么会如此轻率而为,也不先找我们商量。
「妳跟他说了我什么?」「说呀,妳說我什么?」
我找不到正当理由制止苏意娟的行为,虽然我很想救王玉霞,但也只能和其他同学一样袖手旁观... 。
以为事件已趋于平静,没想到在下一节课的下课时,苏意娟又怒气冲冲地跑去质问。
「妳到底跟他说了我什么?快说啦...」
王玉霞仍然低头不语。
「妳闹够了没呀?」玲玲试图解围,时而对她怒目而视。
原来苏意娟的个性并不娇弱,不是省油的灯。
她没搭理,继续质问。「妳到底说我什么?」
王玉霞始终没有任何辩驳的言语没有对她恶脸相向只是一再的沉默。
我和美珍交换了忧心眼色。
我定定看着苏意娟,有点难以忍受她的得理不饶人。
她朝我咧嘴露出笑容。「帮我。」
「妳适可而止吧。」我冷眼回应。
她目光转回,继续纠缠催促王玉霞:「说呀,妳說呀,快说啦...」
苏意娟态度强硬,不厌烦地一再重复着这句「妳跟他说了我什么?」显示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我开始对她的咄咄逼人感到忿怒。
一整个下午天空乌云密布,时而飘雨。到放学时学校广播:「请同学注意安全!天雨路滑,请减速慢行,立即回家,不要在外逗留。」
同学们纷纷背起书包往校门移动。
「不用担心,有我在,妳先回家。」
「嗯,那我先走了。」

我微笑跟美珍道别,等着所有同学都离开教室,便将注意力转向趴在桌上的玲玲。
「玲玲...玲玲...」
她慢慢从桌面抬起头,眼眶泛红,「嗯?」声音含糊。
「妳还好吗?」
她一脸沮丧。「...我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她?...王玉霞。」
我点了头又叹了口气,这是个颇有难度的问题,还无法提供意见。
她略带着哭音说话。「我想说才开学一个月怎么会搞得这样,两个都是朋友,我夹在中间很为难,才想了解一下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看能不能化解...」说着用手背去抹眼泪。「结果...马的,她害我失去了一个朋友!」
我讶然看着她。这位小姐妳很健忘喔!
忘了前几天才在餐厅对我们说了什么话?
忘了曾为了不高兴谁在跟我闹别扭?
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怒火,本来不忍责备她的。
我努力平心静气,小心用字遣词:「妳觉得妳有能力化解?小姐,妳一向很聪明的,怎么会有这么单纯又...天真的想法?妳认识她很久吗?很了解她的为人吗?」
她吸了吸鼻子,摇了摇头。
我继续说:「那我不懂妳干嘛要鸡婆?不管妳听到什么就要当没听到,耳朵要蒙起来,嘴巴要闭上,无论妳的动机有多善意,那又如何?妳的好心只会让自己被憎恨,她不会感激妳,也不会有人夸奖妳,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人性,妳懂不懂啊?」说得好像自己很懂似的。
她垂下头,「是呀,我现在也觉得自己怎会这么天真呢?好好笑。」然后抬起头看着我。「如果那个人问的对象是妳,而她說妳的坏话,那我要不要告诉妳?」
这还需问吗?「妳当然要告诉我呀,」我用认真的表情和坚定的语气说:「因为我们的交情不同呀,而且我不会找对方理论,大概只会生闷气,嗯...会要求妳离她远一点,大概就这样。」
「如果那个人问的对象是我,而她说我的坏话,那妳会不会告诉我?」
我犹豫了一下,「我...」接着说:「我会告诉妳,应该会。」话说得很快,回避她的目光,在书包里随便翻找借以掩饰心虚。
应该不会。若是以她这种直率个性,可能也会去找对方理论,那就换我要面对那种难堪的场面了。
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抚平裙子顺顺头发,然后说:「今天真是让我上了沉重的一课,...我要回家了。」
玲玲个性一向活泼开朗,都在工厂上班的父母十分慈爱,大她几岁的长姐温柔婉约。同学三年,我没见她哭过,也没听过有一句抱怨,可想而知她现在有多挫折。
「玲玲...」我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口。
一句不确定的评论竟会引得苏意娟这么大的反应,也让王玉霞失去了往日的笑颜。。
这是当初玲玲始料未及的,不知道自己一时的轻率会造成不可收拾的严重后果。


看网友对 (九)导火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