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紫凤灵帝 > 第五章 乾坤戒与符纹笔

第五章 乾坤戒与符纹笔

其实林浩天的经济情况,伏安然也是非常清楚的,不过后者也只不过一名普通的外院教师,加上修炼等级仅有凝丹境九阶,一直未突破到炼气境,导致薪水也一直不高,根本没办法去帮林浩天什么事,甚至就连林浩天欠下的学费他也无法去补,另外他是一名教师,学生的任务按照规定他们是不允许插手的,只不过当他听到万魔山脉这个名字的时候,面容也是浮现出了惊异之色。

    “你知不知道万魔山脉是个什么地方,就算是最外围也是会碰到一些一阶魔兽的,你现在连凝丹境都没踏入,去了明显是找死的行为,不行,你明天马上去把这个任务退了。”

    林浩天怎么都没有想到,当伏安然听到万魔山脉这个地方的名字时,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对于万魔山脉他的确了解的不多,不过从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也是能够知道,万魔山脉,其实就是一个魔兽的聚集地,那一片属于合州界最大的山脉,盘踞着诸多强大的魔兽,甚至是合州界的强者,都对其有些忌惮。

    “万魔山脉拥有着我们合州界最为精纯的灵力,可以说对我们人类或者是魔兽都是一个有益的修炼场,就算是那些没有灵智的一阶魔兽,也会依靠着本能在万魔山脉的最外层进行修炼,山脉内部甚至还有着五阶或者六阶的魔兽,每一年都有很多人闯万魔山脉,但是真正有回来的人,又有多少你知道吗?万一你出了事,可是会眼中耽误你两个月后的总院选拔赛。”

    万魔山脉的确是一处凶险之地,让得林浩天的神色也是显得有些黯然,他为了复灵草不断努力,至今却没有进入凝丹境,其实这并不是说他没有天赋,毕竟这一入门的跨越,比起之后的升阶在某种意义上还要来的更加难,要以入灵境去争夺总院的学生位置可谓是痴人说梦,就算他在熟练使用符纹,但在其他分院那些拥有着绝对实力的学生面前,根本就不顶用,如果是在万魔山脉修炼的话,或许他能够去努力一把,可是,万魔山脉,诸兽盘踞,若是弄不好,自己还会成为魔兽的粮食。

    可是,一想到在家里那为了保护他而被半废的父亲,林浩天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非常的难受,比起面对伏安然这种如父如兄,那一边可是真正的父亲啊,最亲的血脉相连,连自己的父亲都救不了,岂不是枉为人子。

    林浩天那暗淡的神色逐渐恢复,黑色眼眸也是被紫色所替代,既然父亲为了救他都可以连生死置之度外,那他作为一名儿子,为了救父亲现在却止步在这里,岂不是非常的可笑,他在出发的时候,就已经和父亲约定好了,一定会成长到让他刮目相看的地步,所以现在,他没有理由退缩:“老师,我无论如何,这个任务我不会放弃,而且两个月后的总院选拔赛,我也会参加。”

    伏安然也是少有的被林浩天气的有一种想要将林浩天绑起来禁足的冲动,但是随后想想还是算了,说实话,他对于林浩天两个月后的总院选拔赛也是没有任何的信心,只是他不想,让后者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而已,不过既然决定了,那么他能做的,也只有全力支持了。

    万魔山脉南方最外围的山脚下,的确有着一个浑然天成的冰窟,这冰窟已经存在了许多年,加上万魔山脉距离沧石城并不远,就算以林浩天这入灵境的速度,来回也不会超过五天,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进入的人,却从未发现过有白莲花的踪迹。

    林浩天听着伏安然讲述着有关于万魔山脉的情报,甚至还从后者手中得到了一份这附近的地图,无论有没有白莲花,他并不在意,只要能够在万魔山脉,踏入凝丹境,那么此行就已经不算亏了,大不了回来重新领一些魔晶的任务做。【!¥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林浩天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上,将状态调整到最好,随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将放置在桌上那一只拥有着许多斑驳痕迹的毛笔收入了乾坤戒。

    乾坤戒,看似是一个普通的戒指,但是在其中却是自成空间,能够将自身所携带的非生命物质,纳入乾坤戒,光是一枚低阶的乾坤戒,在合州界售价就高达五,六万金币,也是林浩天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只是无论自己如何穷困潦倒,唯独这只笔和这个戒指,是他最珍贵的物品,无论多少钱都不会出售的物品,因为这两样东西是林浩天的父亲在他出门前交到他手上的。

    刚才被收入乾坤戒中的毛笔看似是一支普通写字的毛笔,但是就是这看似普通的毛笔,却又隐约暗藏着强大的力量,因为这只笔乃是刻画符纹时所需要的备用品,只要将灵力灌注在笔上,就能够一笔一划,就能够将完整的符纹刻画出来并使用,这是普通的毛笔所没有具备的功能,所以这种特殊的毛笔,也被称之为符纹笔。

    虽然林浩天很清楚,符纹境界一旦大成,可以不用符纹笔,直接以灵力为笔,甚至可以不着痕迹的将符纹隐匿在虚空之中,只是显然,那种境界居然他非常的遥远,所以眼下,也只能够将这只笔带在身上了。

    一直到沧石城的边界处,林浩天这才回过头和伏安然告别,看着后者那担忧的神情,前者也是明白,毕竟他要去的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地方,而是整个合州界,可谓是闻风丧胆,诸多真正的魔兽所在的地方,万魔山脉,和他这个半吊子魔兽的称呼,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老师,你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林浩天的话语让伏安然的脸色有所缓和,郑重的点了下头,随后看着前者不断远离的背影,直到看不到的时候,算算时间,上课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于是叹息一声开始往回走:“浩天,一定要安然无恙的回来啊。”

看网友对 第五章 乾坤戒与符纹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