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101、章节最新章节

101、章节最新章节

101、章节 101、最新更新章节穿过返魂树林,抵达三重天的时候,沈冬赫然发现这里已经人满为患!把天空都挤满的神仙就算了,漫天飞的蛟啊毕方金翅鸟也就算了,但那么多光头是怎么回事?难道并不是剑们太聪明想到轮回池,而是大家统统发现了?轮回池真的不会被挤爆?“不太对!”长乘门主一拧眉,环视四周,立刻恍然,“原来他们想去东胜神州。”“啥?”“三重天不但有轮回池,而且连通西方佛界,所有飞升来的佛修也都会出现在三重天,由此去往东胜神州、南瞻部洲…并不是所有佛修都能上得了灵山大雷音寺。”――如今这些神仙全部堵在这里,周围还出现了那么多佛修,显然他们那边也不安全,如果是阻拦三十三重天的神仙过去,现在就打起来了,绝不会这样围成一堆,惆怅不堪。“走,去打听一下消息。”长乘门主轻描淡写的说,不过他自己是不肯动弹的,翎奂剑仙装作没听见,他徒弟眼睛就没睁开过,泰岳剑仙看了眼沈冬,认命的摸着胡子飞过去了。如果仙界不是毁灭在即,要看到这般人头攒动,天上地下全部站满神仙的景象,估计没有可能。十八重天,本来就是越下层人越多,小仙被大肆屠戮过,早就惶恐不安了,出必成群结队,紧张的四顾,他们这番模样惹得滞留在低重天的古仙很是不屑,如果不是危机迫在眉睫,他们可能会不耐烦的直接将这些小仙丢进轮回池。一道道神识波动荡开,那是古仙们在议论什么。实力不够的小仙与佛修,被这股力道一冲,全都脸色难看的避到一边。仍然陆续有神仙与佛修从不同方向赶过来。事实证明,让泰岳剑仙去打听消息,这是个错误得不能再错误的决定,因为这灰衣老头进了人堆里就好像鱼入大海,起初还能看到他的身影,在跟谁搭讪,转眼搭话对象就换了一个,而且越说越来劲,很快连人影都不见了。长乘门主表情不愉:“洛池,你教的好徒弟!”某个打瞌睡的剑仙头也不抬,没精打采的说:“泰岳不是我教出来的,他是我徒弟教的!”旁边翎奂剑仙鄙夷看他,脸上的表情活脱脱写着“狡辩”,得罪门主你等着瞧的冷笑。――这种师徒,真的够糟心。沈冬默默扭头,眼角忽然撇到一道熟悉的影子。“那边!”他短促低声的叫,杜衡立刻朝他所看的方向望去。那家伙已经隐匿到了人群里,只能看到两根长长的角。“是计蒙。”“他既然在这里,可能贰负与危,也在不远处。”沈冬一提起那两个名字,就会忍不住头痛。杜衡虽然没有明显表情变化,但眼神也稍稍冷了一些,沉声说:“不用管他。”沈冬想了一下,然后点头:“也对,这家伙其实挺够义气的。”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并不打算引起别的剑仙注意,虽然谈论的事情很正经,但却挨得很近,其他剑仙瞥到也没在意,只有翎奂剑仙开始眼角抽,眉毛抽,嘴角也抽,整个人都不好了。长乘门主狐疑的看翎奂。“呃,没事!我没事!”翎奂剑仙强打精神,扭过头不看杜衡沈冬,硬是挤出一抹僵硬笑容,心底暗暗嘀咕,哼,他知道的事情才没那么简单就说出来了,他还等着看整个断天门的笑话――让你们之前嘲笑我丢了轻鸿!“你有何事瞒着我?”长乘门主眯着眼睛问。翎奂剑仙额头刷地滚下汗珠,正要含糊过去,恰好泰岳剑仙回来了。灰衣老头的神情有些难看,一飞回来,就郑重其事的说:“灵山也不见了。”一众剑仙纷纷动容,之前他们不想去佛界,因为那里太麻烦,到处佛光普照梵唱三千,只适合睡觉,再说离开清寰洞天的时候,也只是想着去低重天避一避,压根没多费脑子思索。孰料情势会急转直下,变得如此严重。“果然如此。”长乘门主皱眉。“这…门主知道?”“十八重天溃灭之时,我接到含糊不明的神识传讯…”长乘门主顿了一下,然后刻意把话题绕了过去,“起初我也半信半疑,虽然一路来到白玉京,但对之后的事情,全无打算。”众剑仙都沉默不语,杜衡却感到长乘门主没说出来的那句话里大有玄机。“门主是想等,之前的那次传讯?”长乘门主缓缓点头。可惜,那个模糊不清的传讯没有再出现,而天崩的速度越来越快,坐等绝对不行,他们的剑商量说要来轮回池,仔细想想,也确实只有这一条路。“听说南瞻部洲在整块消失…”不少神仙指着远处的光头们悄声议论,不过语气挺悲凉。大家都穷途末路了,谁也不用笑谁。“轮回池的情况怎么样?”长乘门主发现前面的路被堵得死死的,一种没来由的烦躁冒出来,一挥手,“其他的别管了,我们先去看看轮回池。”在人山人海,好吧,漫天飞着神仙佛陀的地方往里面挤,绝对会犯众怒。“混账!赶着投胎吗?”沈冬眼角猛抽,这该不该回答――是啊,太对了,我们就是赶着投胎!等等不对,一把剑要是投胎,会变成什么?他表情瞬息万变,杜衡忍不住拍了一下沈冬的肩,浩瀚的内息顺着经脉,暖洋洋的弥漫而来。“你在想什么?”“我不想当菜刀。”“……”这是什么逻辑?那边被挤得狼狈的神仙,愤怒的祭出法宝,还没砸下来,就有两位剑仙随意的一扬手,仅仅是掌化剑气,便将四五件法宝直接劈成两半落下来。再漫不经心的一拂衣袖,轰然爆开的气浪就被压得向四周扩散,半点都没波及到这里。“是…剑仙!”“断天门的!!”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沈冬默默看众剑仙若无其事的表情,又看周围被气浪拍得灰头土脸的神仙。有时候吧,他真的不理解这些剑仙到底怎么能成为“公害”后,自得其乐的活着,难道仙界都没有敲闷棍背后偷袭玩阴的人吗?还是剑仙的实力,已经到无视这些的地步了?不能吧,黄帝失踪对天界来说也就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三十三重天上面还有真正厉害的神仙,也对这些不利稳定的刺头分子视而不见?不过,断天门的名字报出来,这效果真是非同一般的好!眼前立刻出现豁然畅通的路,他们走到哪里,神仙跟佛修都很忌惮的避开,人太挤飞不上去宁可用跑的,也要躲开这些剑仙。如果无视掉这些人,他们现在飞的速度,就跟天上什么人都没有一样,很快就看到了轮回池。“这是泡温泉的地方吧!”沈冬看一眼就喷了,那雾气腾腾,灰黑色砖块堆砌边缘,还散发着一种类似硫磺味道的大水池,怎么看都像天然温泉。“泡了你就起不来了!”翎奂剑仙没好气的说。水池里不断涌动着冒着白烟的热水,离池水稍近,就感到头晕目眩,沈冬感觉像是猛然坠入梦游状态,一瞬间连身边的杜衡,都变得极遥远,抬起手臂的动作也变得很慢,好不容易抬起来,想抓住杜衡往后退,又猛然一震,发现手还是垂在身边,刚才的一番力气都白花了。“沈冬!”还是杜衡发现他不对,赶紧将他拽离水池。沈冬晃了两晃,也没吭声,一头就栽倒下去。杜衡刚刚接住,手上就一轻,那件袍子飘飘荡荡的散落下来,只余一柄稍微狭窄,毫无光泽的剑。杜衡顿时一愣,他知道沈冬怕水,但不至于看到水就直接吓得变原形吧。右手握住剑柄,左手掌心在剑上一抚。剑身冰冷,剑锋是剑气所化,与凡兵利器打磨开锋的两刃不同,没了剑气,不会稍微一碰立刻皮肉分离的锐利。杜衡以神识小心探入。剑比之前凝化了不少,层层符融合消失了一半,一剑在手,杜衡感到自己的实力达到巅峰,是前所未有的强,可是沈冬的意识却模糊起来,而且剑本身也昏昏沉沉,全无煞气。“不好,轮回池的水。对剑有影响!”杜衡飘身后退,其他剑仙也纷纷变色,跟着离开轮回池,一直退到千米之外。“确实听说神仙元神轮回的时候,无法将法宝携带下去,纵然是本命法宝。”“你不早说!”“什么早说,我们的剑又不是法宝!”翎奂剑仙没好气的嚷嚷。“呃…你的剑怎么样?”泰岳凑过来问杜衡,他表情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称呼沈冬。毕竟剑修都不会给自己的剑起名字,干这种事的是修真界其他人,如果到飞升的时候仍然没在修真界露过面,结果就跟长乘门主一样,剑与人同名。杜衡完全没注意到泰岳的表情,手指抚在剑身上,缓缓摇头。“劈开轮回池!将炼魂水全部放出来!”长乘门主冷冷说,他看也不看周围听到声音的那些神仙惊骇表情,五指伸出,掌缘出现了如同实质金光:“不准用剑,只凭剑气!”刹那间整个轮回池都震动了一下。十位剑仙一同出手,恐怖的气势压得半空中飞着的神仙纷纷**下坠,千万年稳固不变的轮回池,边缘出现了一道很微小的裂缝。“哼,再来!”长乘门主还真没见过劈不动的东西。轰然巨响,神仙们顾不上看热闹了,赶紧后撤,断天门的剑仙果然全是疯子,破坏轮回池,是想进去?投胎跟死了的区别就是你还活着,但你已经不是你了,只要不是三重天崩溃在即,相信没人肯往轮回池里跳。远处,抱着丹炉的日照宗,一边飞一边掐算的承天派,还有别的修真门派浩浩荡荡的从四重天冲下来,愕然顿住。“好恐怖的剑气。”“等等,断天门的那群家伙,该不会在砸轮回池吧?”前方乱成一团的神仙们骤然传来惊骇叫喊。一股呛人的气息弥漫开来,在地上跑的神仙纷纷往上飞,实力不济的小仙头一歪,栽进了疯狂涌出的洪流中,手臂在水面上挣扎了一下,随即无声无极的沉下去,这一消失,就是永坠轮回。“果然是!”神机子头痛的捶脑门,赶紧让门人**散开,在半空中被撞得掉下去,那乐子就大了。冒着白烟的炼魂水无穷无尽的从破碎的轮回池涌出,转眼就是一片雾水茫茫。青色剑光很快汇聚到了杜衡手中的剑,然后轻轻震动了一下。“有用!”剑仙们精神一震。要是剑带不下去,他们逃到人间也没用,照样得死。“很好!”成乘门主紧紧盯着轮回池的中央,“这里一定有与人间连通的薄弱处,凭我等之力,只要发现,强行下界也不是难事。快,全部凝神寻觅!”“是!”――等等,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自从神识从贰负那边逛了一圈后,清醒的时候能控制自己变**又怎么样?!沈冬第n次的在找衣服!衣服啊,早掉进洪水里了…

看网友对 101、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