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115章节最新章节

115章节最新章节

115章节 好端端的人,当然没法长出尾巴来。再强大的神识,影响终究有限,譬如说眼睛颜色变了,但没有变成竖瞳。所以长乘最初对着玻璃看到自己的影子,才会大惊。洪荒古天神的外表都异于常人,换言之,如果计蒙发现自己的脑袋变成了人头,脑袋上没有角,它死也不会承认这身体是它的,无论外表看起来跟它有多像。长乘门主的记忆停留在被应龙重伤,坠入轮回池的时候——这种惯性思维能得出的结论是什么?除了转世当然就是夺舍。洪荒古天神生于天地无序时期,漠视人类,也不会顾忌天地间的一切生灵性命,它们习惯杀戮,时不时就会爆发争斗,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就是冤家对头,其他天神也好不了多少,远古时,因对祭品不满,降下灾厄的天神比比皆是,共工就曾让大地上洪水泛滥了几十年。还有鲧上天偷息壤治水,惹来天帝大怒,杀死鲧的故事呢。应龙的自视甚高,骄矜狂傲,固然有后来数千年被众仙奉承出来的毛病,但它总归是古天神,本性如此。哪怕是女娲娘娘,还不因为殷商纣王在她的庙宇里写了几行歪诗,就招来轩辕冢三妖,祸乱殷商,纵然随后惨烈三界的封神之战可能出乎女娲意料,但凡改朝换代,下界就得十户九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起因却仅仅是不忿纣王对神祇无礼。这还是造人的女娲娘娘,尚且如此,别的古天神还能指望什么?当然,但凡天神,也总有性格怪或脾气好的。好比同样不把凡人当回事的贰负,却因太懒从来不会去为祸凡间,丰功伟绩是有一天没忍住跑去砍掉了主君。这家伙是典型的平常不吭声,一闹就出大事的典型,光辉履历差点震翻整个三十三重天。还有计蒙,它的爱好就是去凡间东逛逛西逛逛,到处下下雨打打雷,所以住的地方才在一重天,方便出入,伏羲神王特意如此安排,是不让它影响别的神仙…后来?后来仙凡不通,计蒙也就只能窝在家里睡大觉。而嬴母山长乘神,是天之九德,通常情况下脾气很好。德这种东西,又是少有的几种求神是求不来的玩意,连凡人都不去祭祀的古天神,更没有暴躁的坏毛病。所以长乘没有一醒来动杀念,而是想知道身在何地,他只是恼怒不悦,语调轻蔑气得翎奂剑仙内伤而已!以古天神的平均涵养来看,很难得,断天门的剑仙已经很走运…不过问题是,长乘门主那顽固的个性,也是上辈子带来的。转世一次,那个性都是说一不二,专断独行。何况现在是上辈子还是古天神的时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任凭众剑仙解释得满头是汗,好说歹说,长乘门主就是不信,坚持认为身体不是他的,而且非常不满身上那些零散累赘的衣服,古天神是不穿这玩意的。但这可能吗?翎奂用剑压着某人的脖子,奈何被威胁的人毫不在乎,长乘纵然伤势严重,力气还是不小的,衣服硬是被他自己扯了大半。一群剑仙不忍目睹,只能飞过去,按手的,抓脚的。一番折腾,总算因为长乘门主伤势太重,没办法支撑太久,再次被翎奂从背后敲晕了。“呼。”泰岳剑仙坐倒在地,苦恼的抱头。“怎么会这样?”众仙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就在沈冬心虚的准备溜的时候,翎奂突兀的大喝一声:“难道是返魂香?起死回生?”“呃?”返魂香有这种唤醒前世记忆的说法?甭管理由是否荒谬,那个将返魂树干“装潢”进医院的剑仙立刻遭到众人愤怒瞪视。“这…这我也不知道啊。”那剑仙惊惶不定。“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翎奂剑仙坐倒在地喘气,轻鸿剑都脱手落在一边,看着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长乘门主,翎奂一头一脸的冷汗,“门主伤势未愈,我们可以阻止得了他,但万一他…”某天不要这个身体了,想让神识脱离,跑去自杀了怎么办?“我们轮番看顾!”众剑仙顿时一寒,齐齐说。秦峰剑仙小心翼翼的问,“门主实力远胜我等,一个…不够吧!”这是非常时期,长乘门主要是被他们惹恼了,顺手砍掉他们怎么办?“这倒无妨!”翎奂剑仙手一挥,大咧咧的说,“门主的伤势,没个几千年绝对养不好,人间灵气又差,无需担心!”“……”沈冬默默看天,话说这种欺负伤患的逻辑真的没问题?好吧,翎奂剑仙说的也是事实,要是长乘门主恢复实力就糟糕了,这里可没有第二条应龙给他当对手。天长日久,总有解决办法,没准整天打着打着,就跟断天门这些剑仙打出感情了呢!沈冬很不负责任的想,失忆嘛,怕什么,忘记了再培养就好,不一定要找回来。——等等,在大家说服长乘门主习惯穿衣服之前,应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沈冬偷偷摸摸的一拽杜衡:“衣服!”“嗯?”杜衡还在愁长乘门主的事,一时反应不过来。沈冬恼了,抖了抖身上裹着的床单:“你就准备让我这样出去?”杜衡一怔。“喂喂,不要告诉我,你还打算留在这里啊!连余昆都跑了!”沈冬摊手,断天门本来就是个大/麻烦,现在一个长乘门主,能比所有剑仙加起来的麻烦更大!剑仙们的平均常识充其量停留在宋朝,门主呢?剑仙们是人间飞升的,至少知道买东西要钱,只是不知道该用人/民币。古天神会什么?他们看到东西只懂得随手拿,祭祀天神是凡人的义务。洪荒古天神,文化水平…门主,你会写甲骨文吗?“你说得有道理!”杜衡郑重点头,随即又说,“但把他们丢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也不用多,过半个月来看,医院肯定彻底变成废墟,再过一个月,原地会出现一个大坑。沈冬其实想翻白眼的——那关他跟杜衡什么事啊,剑仙们爱住废墟就让他们住呗。但转念一想,对神仙来说,人间…不,地球就这么点大,破坏生态是不好的!魂淡要是能把这群剑仙丢进幽冥界就好了!“山海易购就没什么神仙酿?”沈冬开始想歪主意,“来点一醉千日的传说级佳酿,灌醉了他们就天下太平。”“有是有。”杜衡表情极其古怪:“凡人喝了也许会睡三年,但神仙…很难说。”“那就算了!”沈冬立刻摇头,灌倒了是省心,可万一半醉不倒发起酒疯,大家又可以迎接世界末日了。杜衡沉吟一阵:“一人计短,三人计长,让整个修真界一起想办法,总会解决的!”沈冬斜眼,话说那是你的师门吧。杜衡淡定的开始在芥子储物法宝里找衣服,还好有这玩意,不然破界通道过一趟,神仙们自己都要被劈焦了,更别提家当。杜衡的储物法宝里东西不多,不过有点乱,比如手机。衣服被压在最下面,神识翻了半天,才找出两套,丢给沈冬一份。他也不避讳,往树荫深处一站,就开始脱那宽袍长袖繁复异常的衣服。沈冬还想多看几眼,可神仙换衣服是用法术的,就一眨眼,杜衡已经将头发理顺,老习惯塞进外套里面。真无趣。沈冬没精打采的开始穿衣服。他翻了两遍,霍然抬头:“喂,你怎么就给外套跟长裤,让我光着穿啊!短裤呢!”杜衡手一顿,淡淡说:“没带那东西。”“这…”沈冬简直要抓狂了,“我不信,难道你也没穿?!”杜衡竟然面不改色的回答:“用穿在里面的仙袍变的。”外面的袍子之所以要换下来,是因为染了血,又破得厉害。“……”沈冬傻眼看床单,这玩意能变成短裤吗?魂淡,破罐子破摔,反正没听说一柄剑要穿衣服的!沈冬这样安慰自己,捞起裤子就套。他穿到一半,又觉得不对,抬眼问:“你看什么?”杜衡面无表情:“没什么,你身上哪里我都看过。”“……”注意修饰词喂!是作为“剑”的时候,你哪都看过!化形之后,你也就随便瞟过几眼而已(那还不是看过…)!沈冬暴躁了,扯过床单就钻进杜鹃花丛。几分钟后,沈冬随意的伸手抬脚,剑化形后跟剑修身材差不多,还是有好处的,至少衣服合身可以共用。“赶紧走!”月高风黑,此时不溜,就是傻子!这座山并不大,只是很偏僻,其实在现代要找路也不算太难,只要顺着公路一直飞,遇到岔道口选比较宽的那条走,八成都能通往城市。一旦上了高速公路,那就更简单了,每隔一段,公路上会有指示牌,方向距离都标得清清楚楚。只要找到城市,修真界有北斗神州特快引路。破费一番折腾后,沈冬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重新回到了省城。四年的变化,城市街道上不再是一座座过街天桥,而是无数轻轨列车,加上错综复杂的高架桥,让人无比眼晕,楼房又高出很大一截,而且大厦之间也出现了许多相连通道。直接在高楼内部某层就能过街到达马路对面另外一座楼里,这让城市上空也变得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纵横连贯。“呃…”沈冬抓头看了一眼路边,除了开车与骑车的人,街边几乎看不到行人。仅有的那么几个,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沈冬忍不住低头看自己,衣服是正常的,鞋子也没穿反,到底哪里不对?“乡巴佬吧…可惜了,两个都长得还挺好看。”“瞧那衣服,几年前的老款了…”真对不起,沈冬默默吐槽,他尽力了好咩,好歹已经换了几年前的,不是几百年前的衣服。马路上红灯也没了,所有车辆前窗玻璃多了一块荧光屏似的东西,上面有颜色与数字,是红色的就停在路口不动,而看到红色指示的司机,远远的就开始放慢车速。没有喇叭声,也没有急刹车的声响,车顶还多了一块怪模怪样的反光板,有点像太阳能电板之类的玩意。沈冬艰难的移开眼,他有不好的预感:“你说,我…是不是得去考四级?”只是四年啊太夸张了,要是四十年,他回来是不是得学开飞船?——淡定吧,又不是开机甲。作者有话要说:二更老时间…唔,大家先睡吧

看网友对 115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