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22打捞最新章节

22打捞最新章节

22打捞 西山水库地处偏僻,到了炎热的夏季水位下降,会有不少人偷偷跑到附近来钓鱼。骤然听到这么一声响,钓鱼的全部吓一跳,顺着水库墙一溜小跑,就看到缓缓沉入水中的车影,还以为是从旁边公路上出车祸滚下来的,赶紧放声喊:“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幸好玻璃窗早就碎了,否则车沉到水里拉不开车门会被活活窒息。干刑警的身手都还可以,即使不会游泳拼着一口气也能从车窗里爬出来,然后再一个拽一个,比较麻烦的是司机,他越急安全带就越解不开。车上本来还有两个犯人,本来就被吓得不轻,现在更是拼命挣扎,但手被铐住想游也游不起来。这种情况下要拿钥匙开锁,难度不小。西山水库看着并不大,但人要绕着水库高墙跑一圈还是挺费劲的。已经有两个懂水性的人跳下去营救了。周队长被人连拖带拽的拉到岸边,一张嘴就往外吐水,趴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沙石地上,晕晕乎乎好半天才勉强回过神,扭头见开车的小张跟犯人都被救出,也被托着往岸边游,他这才松了口气四下打量。等等,这不是市郊二十公里外的西山水库吗?五分钟前他们还在市中心!“周队,我们车上的人齐了,但是…”但是他们今天出警的时候前后有三辆车,亮着警灯驶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就骤然陷入一团漆黑中…也不知道就他们这一辆车倒霉撞鬼,还是只有他们被救。“对了,沈冬那小子呢?”周队长忽然想起来。几个刑警面面相觑,一起跑到水库边看,也没发现任何踪迹。“赶紧找!”那些帮忙救人的初看见他们穿着制服,还有点惊讶,现在见他们这样紧张,赶紧过来问:“怎么了警察同志,是不是还有人没救上来。”“是啊,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来岁,不是警察…”下水营救的几个人拼命回忆后都茫然摇头。“就那两个人没穿制服。”很好辨认,一看就知道是犯人,手上有钢铐呢。因为担心是什么穷凶极恶的罪犯,所以围观的人群都不敢靠近,周队长也警惕的吩咐属下看好他们,但出乎意料,这两个参与持刀械斗的混混都躺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昨天晚上开始,省城警察局就接到多起报案,有的是邻里吵架,有的是家庭暴力,或者夜市醉酒闹事,到后半夜更加严重,两伙混混堵住一条街械斗,钢管西瓜刀全部上了,当场就是有三人死亡十多人重伤。周队长带着人查了八个小时,才将几个逃跑的嫌疑犯抓到——但车还没开回警局,半路上就出事了。枯水期,水库里的水只有四五米深,很快就有人从水里捞上来一件蓝色t恤。t恤中间有三道锐器划过的口子,边缘还残余些许干涸血迹。周队长皱眉,当时车窗外漆黑一团,只能听到沈冬的声音,后来沈冬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黑雾拽开,贴着窗玻璃说话——依稀记得当时看到沈冬右边肩膀上搭着的衣服确实是蓝色。“车掉进水库的时候我还看到他趴在车顶上!”司机小张非常肯定,那时沈冬恰好一条腿蹬在前窗玻璃上。“那人呢?”周队长咆哮,“难道淹死了?”这问题没人能回答。——因为谁也没办法解释他们怎么会在五分钟内从市中心跑到西山水库的!难道他们在十字路口转进了阴阳道?沈冬又为啥会在那里?“周队,我记得沈冬好像不是一个人。”“对…当时他身后似乎还有一个人影。”周队长头痛的从地上爬起来,摸裤兜里的手机,得,不见了!估计是掉到水里。然后摸出湿漉漉的打火机跟香烟,顺手就丢到了水库边上的一个垃圾桶。“赶紧跟局里联系,喊人把车捞起来!”他纳闷的盯着水库看,奇怪了,活生生的人难道还能不见?这起意外事故在省城闹得很大,毕竟三辆警车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驶过十字路口的,忽然其中一辆就不见了,警车当即停下,造成了长达半小时的堵车。不过人民群众的八卦能力再强,也不会将市郊警车翻入水库的事故跟这个联系起来。路口监控录像媒体又调不到,西山水库旁边的公路非常偏僻,压根就没有所谓“车祸”目击人。“就是这个!”周队长一天一夜没睡觉,两个眼睛都熬得通红,他指着电子屏幕跳起来。这是一个多星期前,那辆公交车发生意外的十字路口录像,正常播放只能看到公交车行驶到路口忽然一个骤停卡在马路中间,但将视频按帧数截,会发现中间赫然缺失了一帧图像。十字路口车辆全按照顺序驶过,但公交车却无踪无迹。西山水库外围也有电子监控,但分布零散,而且距警车落水的地方很远。折腾半天才找到一个监控拍到的半截车头画面,放大n倍看,果然可以辨出车顶上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是一个人脚上的鞋子。沈冬果然是跟着他们的警车一起掉进水库的!这还有什么说的,赶紧连夜抽干水找人啊!没人也要找到尸体!西山水库建造也有十多年了,每隔三五年都要去清理淤泥,但还从来没把水全部放干过。这下热闹了,附近村子的老老少少晚上也不看电视,全部跑到水库旁边纳凉看热闹,个别老人还绘声绘色的说这里淹死过多少人,有长得像猴子的水鬼出没。周队长可没这种闲情逸致,他再次坐了一个多小时车,在半夜十一点赶到西山水库。这时水已经全部抽干了,许多穿着胶鞋的人跳下去摸索,但收获最多的还是各种肥硕鲫鱼、螃蟹、泥鳅、黑鱼还有活虾,一盆盆一兜兜的往上递,那景象特别热闹。“没看见尸体。”现场监督的人立刻跑来向周队长汇报。倒是从淤泥里挖出四五具失足落水的动物尸体,估计是野猫野狗。警车早就被吊机打捞上来了,除了窗玻璃跟顶灯,并没有什么严重破损。一个小时后,周队长面前就放了一排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腐烂得只剩一半的拐杖,从前出车祸翻进水库的车牌车灯,破碗破碟,还有几只破皮鞋。周队长停在一双沾满泥巴的运动鞋前仔细打量。鞋子磨损得很严重,里外湿透,但是鞋筒里面并没有苔藓藻类,不像是在水中泡了很久的样子,虽然很旧不过却像几天前才掉进来的。其余的鞋子完全不成对,而且鞋面腐蚀严重,拎起来都能散架,所以——“周队,你的手机捞到了!”“笨蛋,早坏了,捞到也没用!”倒是别的刑警在淤泥里摸到了早上丢的一大挂钥匙,非常兴奋。“怎么泥巴里面还有个破罐子?”这时下面翻找的民工大声笑骂,“谁在水库里藏私房钱?”伸手进去,哎哟一声惨叫起来,一只大鳖死死的咬住了他的手指。顿时大家好一阵忙活,赶紧把那只家被抄了的老鳖丢到积水洼中诱使它松口。“咣!”鳖的背甲撞到什么东西,发出一声脆响。“咦?啥玩意?”有人用脚小心的踢翻老鳖,让它翻不过身的四爪乱蹬。几个民工用胶鞋蹭了两蹭,然后从泥巴里拽出一条脏兮兮的牛仔裤,伸手丢到一边。然后有人戴着手套的手骤然感到一阵沁骨凉意,赶紧小心翼翼的将泥巴抹开。“快来看!这是什么?”***杜衡松开抓住沈冬的手,看着他破开漆黑幽冥,眼前就骤然一暗。一栋几十层的大厦顶端,下面是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那辆警车跟沈冬一起不见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幽冥界没有空间距离的区分,须臾就能差之千里。一只纸鹤扑腾着翅膀,迎面飞过来,嘴张开发出的却是余昆的声音:“杜衡,你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你?北邙山形势不妙,赶紧回来…”杜衡伸出手,就将还在喋喋不休的纸鹤撕成了两半。他微闭眼感觉了一下沈冬的位置,省城西郊,唔,很安静也不像遇到什么危险的样子。于是杜衡直接赶去北邙山了。至于破葫道长?杜衡完全没想起这个人。***周队长目瞪口呆看着大家从水库淤泥里扒拉出来的东西。大约70厘米,宽却仅为两指的青铜剑。剑身整体颜色泛青,暗沉沉不见半点光,剑两边像是没开刃,一点都不锋利。一条盘龙缠绕着剑柄,形成剑锷。龙的鳞片清晰分明,连头颅上的长角与龙须都栩栩如生,怒目而瞪,凶悍十足。最离奇的是它的重量。看着雕琢精细,像动漫游戏周边的一柄剑,竟然四个人一起用力都抬不起来。旁边现成的吊车给称了一下分量,好家伙,净重七百四十九斤!甭管是啥材料做的,这密度也太大了!因为重量,所以它深深沉到了淤泥里,但用吊车拽起来的时候,那些泥污顺着剑锋滚落下去,完全不用擦洗,连那条盘龙鳞片的缝隙里也没有留下丝毫污渍。“老天,这是宝贝啊!搞不好是古董!”周队长一巴掌将身边两眼发光的小张拍开,抽搐着眼角说:“你就没觉得这东西不正常?”从今天出门抓犯人开始就该死的一直不正常!“所以才叫国宝啊!赶紧送走鉴定一下!说不准就发现了一种新的合金,从此世界格局就因为我们祖先制造的武器改变了!”“你科幻电影看多了!”周队长斥骂。“本来就是!话说这么重的武器,难道是祭神用的吗?”也不分群众还是刑警,全部围在那里议论纷纷。“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是多重?”“对啊,如果是祭神,神台要是不牢固都能被它压塌!”“等等,不管是祭神物品还是古董,如果从长江里面翻出来倒还有可能,但怎么会在西山水库里?”“也许是文物贩子,不知道哪一年在这里出车祸掉进水库里的?”七嘴八舌,众说纷纭,吵得周队长头都跟着嗡嗡作响。“全部上车,回市区,送文物鉴定所!”周队长没好气的开始赶人,一边喝罐装咖啡提神一边嘀咕,那双运动鞋似乎有点可疑,但捞到鞋子衣服完全说明不了什么,难道沈冬那小子还能光着膀子甩掉鞋子遁地失踪?真是咄咄怪事。

看网友对 22打捞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