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百草堂主

百草堂主

老乞丐沉思了一下传音回道:"这小娃娃不好搞,不过他要医治那名男子是确定的事,我想可以从这跟
他谈看看",杨牧拿着药壶要走去出旁边董菁婉跟着,到水井边,打水清洗药壶董菁婉也在帮忙,两老急

忙跟了出去,蹲在两人旁姜半仙先开口道:"女娃,我跟这老伯有事找这小娃娃,你帮帮忙洗这药壶一
下",董菁婉看着杨牧,杨牧点点头,董菁婉才回答了:"喔"一声,两老很快的带着杨牧来到石桌这,老乞

丐急忙开口道:"小娃娃,老伯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你答应的话,我马上接你们离开这里,吃住都没问
题,还找人医治你叔叔,好不好啊",杨牧听完想都没想就摇头道:"老伯不行的,我们实在是有难言之隐

,不能在这里帮您吗?",姜半仙接着说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出来我跟他都会帮你解决的",杨牧
摇摇头道:"两位老伯会有大麻烦的",老乞丐面有难色想了一下说道:"小娃,你看这样好 好,我接你

们离开这里,安排吃住,你叔叔由你负责医治,你开的药材我全部供应,你们只见我一人,其他任何人都
不见可以吧",姜半仙听完直接发作道:"妈的,老药头,你想得美",转身跟杨牧说道:"其它都像这老乞

丐讲的一样,不过只见我跟他二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见可以吧",杨牧低头想了半响,说道:"我要跟我叔
叔商良一下,老伯您要我帮您什么呢?",老乞丐拿出昨天的青玉牌说道:"我想你把这书写出来,可以吧

?",杨牧"啊"了声道:


头转身跑向破庙去,姜半仙看杨牧离去才不削道:"老药头,这便宜你捡得真是大,供吃供住,弄些一般
世俗药材,就骗到一个小娃帮你解药王神典,你有没有良心啊",老乞丐不悦道:“关你屁事”,姜半

仙也不客气道:“我帮我未来徒儿要点东西啊,火龟胆,火龟壳,加十万灵石怎么样?”,老乞丐
“呸”了声道:“是你这老杂毛想要吧,什么你未来徒儿,那也是我未来徒儿,他能修练的话,依

他的天赋,我死了药王殿殿主还不是他的”,两老又杠上一阵,杨牧把两老的事说了一遍给骆元铭
听,骆元铭没有主意,叫杨牧作主就可以了他相信杨牧,杨牧看着穆萱宁母女三人,低头沉思了起来, 

老乞丐跟姜半仙也回来坐在对面,直对骆元铭微笑释出善意,杨牧转向穆萱宁母女三人说了一些话
后,就走向老乞丐跟姜半仙前坐在地上开始跟两老对谈,杨牧想要带穆萱宁母女三人一起,除了帮忙

外,主要是穆萱宁的病还没好,另外骆元铭跟穆萱宁不适合行走要坐车,他会带着杨宣,董菁婉带
着董菁菁分别前去,最好是在深夜离开,老乞丐只听到杨牧答应,杨牧提的要求都说没问题,高兴
得不能自己,拉着姜半仙,说要去准备一下就离开. 

杨牧看两人离开后,把剩下的药材 用掉分给骆元铭跟穆萱宁,留了一些油饼,把多的油饼分给四周
的乞丐,四周的乞丐纷纷上前,说是要看病,杨牧说他只能帮忙开药方,没能力帮忙买药,四周的乞丐

也都说没关系,有药方他们再去想办法乞讨药材,乞丐们排队给杨牧把脉看病,杨牧拿着碳块在乞丐
的破衣上写着药方,接近黄昏,老乞丐跟姜半仙回来看到,问骆元铭怎么回事,骆元铭才把经过详细的

说给两老听,老乞丐听了叹口气道:"活了这把年纪,我怎么觉得我都不如这小娃娃了",穆萱宁突然冒
出一句道:"可惜了这小孩的脸",穆萱宁还一脸心疼样,老乞丐跟姜半仙两人相看一眼,也不知道该

不该讲,半夜一辆马车来接走穆萱宁跟骆元铭,老乞丐带杨牧两兄弟,姜半仙带董菁婉两姐妹,分批人
分别来到一处小巷,进到小门里,老乞丐安排骆元铭三人一间房,穆萱宁三母女一间房,杨牧兄弟进到
房里,骆元铭已经舒适的躺在床上,桌上还有热腾腾的饭菜,跟干净的衣服.

离杨牧他们不远处的大堂里,一个浓眉大眼满头白发,身穿素青衣的老者,正在大堂主位上交代事情
此人正是药王殿殿主,程万里底下一位蓄着长胡高壮的中年男子是他的女婿林长锋,林长锋身旁一

位相当雍容华贵的女妇身着淡青色华服,为程万里独女程芊芊,二人仔细听着程万里交代的事,最后
程万里说道:"事关我药王殿药王神典,你们要记牢我讲的事",程万里说完站起,跟林长峰说道:"长
锋你跟我来",林长锋应了声跟程万里走向内堂. 

隔天清晨,程万里就高兴的到杨牧他们房里,寒暄一番后,就带着杨牧到一间独立的房里,杨牧用笔写
着满满一大张他要的药材跟东西交给程万里,就说要开始写药王神典,程万里把青玉牌给他半刻后

,杨牧开始专心写了起来,程万里拿着杨牧写的满满一堆东西张罗去,接近中午,程万里一手提着饭盒
背着一包大布包进到杨牧的房里,杨牧交给 整整三十几张药王神典,程万里看了看激动得都快哭出

来,连忙说要离开一下,叫杨牧自理他带来的东西,一连半个月都是这样,骆元铭跟穆萱宁有足够的药
材调理下,已能四处走动,这天下午,一名老道凌空落下,杨牧在亭院里看着程万里给他的书,杨牧认

出老道士放下书对老道士行礼道:"姜老伯",姜半仙高兴的点点头,翻手拿出一堆书给杨牧,还对杨牧
嘘寒问暖,传授讲道,杨牧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提问,姜半仙对他的问题详细解说,心里越看越喜欢,这

时程万里走来,急忙上前吼叫道:"老杂毛,你怎么先偷跑",姜半仙"呿"了声不悦道:"你还不是拿了堆
医书给他,到底是谁偷跑,说好半个月,时间到啦,我在墙那边等到都毛了",程万里赖皮吼道:"还没, 

今天还没过完",姜半仙一挥手气愤道:"懒得理你,我要在这开个门",说完朝一面墙走去,程万里向前
阻止,两老火气上来就大打出手,穆萱宁三母女,骆元铭带着杨宣纷纷跑出来看,杨牧也看傻了,两老

越打越凶,那面墙开始变得坑坑巴巴,最后姜半仙气得吼叫道:"老药头,你疯啦,明明讲好的,你来真
的",程万里吼得更大声道: "我不管,过了今天再讲",姜半仙气得直抖,一声"妈的"就全力一掌向墙轰

去,程万里也全力一拳要阻止,姜半仙借力引力,变成两老全力轰向墙一声巨响,整片墙变成了粉,林
长锋跟程芊芊赶来,另一边,一男一女也奔向这里,两老还在打个不停,众人耗尽全力拉开两人

因为太惊人了,骆元铭三人跟穆萱宁三母女都呆立在原地,林长锋看到骆元铭惊讶叫了出来道:"骆
管家",赶紧要跑过去确认,骆元铭惊觉不妙,一手抓起杨宣,跑向杨牧,挡在两兄弟前往门退去惊

恐叫道:"阁下认错人了,让我们走",程万里跟姜半仙等人才飞掠到林长锋旁,程万里问道:"怎么回
事你认识他们",林长锋对程万里回道:"岳父,我等下跟您解释",再向骆元铭道:"骆管家,我是百草

堂堂主,素 跟杨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杨家次子满月时,程仲贤弟还请我去喝满月酒,所以看过你, 
我知道你们发生的事,相信我,我跟程仲贤弟交情非是一般不会加害你们的,你看",林长锋说完拿出

一块纯白的小玉牌,上面有刻着一个红色的杨字,骆元铭看到玉牌稍微松动眼神示意杨牧似说怎么
办,这时林长锋再说道:"我除了是百草堂堂主,也是药王殿的堂主,这位是药王殿的殿主,有他在,这

里没人能对你们有威胁的",杨牧听完站了出来,骆元铭急忙叫道:"大少爷",杨牧看着骆元铭道:"


,杨牧接过玉牌合掌一拍,转了一下玉牌变成两块,看了一下再一拍玉牌变回一块,把玉牌交还给林
长锋,有礼貌的行礼叫了声:"林伯父",林长锋笑得很开心道:"想不道你小小年纪会看这对药牌",说

着要走向前拉杨牧,杨牧惊恐的后退一步没放下警戒,林长锋收手叹了口长气后说道:"接下来我要
说这可怜的小娃的事,请姜观主能否搭起隔绝阵法".


看网友对 百草堂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