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气愤难当

气愤难当

杨牧叫了声"等等",拉过杨宣到穆萱宁三母女旁,跟穆萱宁行一大礼道:"麻烦大娘照顾一下小弟",穆
萱宁对他点点头,杨宣眼角含泪叫了声:"大哥",杨牧蹲在他面前摸摸他的头说道:"大哥跟骆叔等一

下就来,你要听大娘的话知道吗?",杨宣点点头,眼泪就流了下来,杨牧起身走回到骆元铭身旁,姜半
仙跟那一男一女,手掐法印,打出数颗灵石在地,众人四周升起一片光华,骆元铭面有难色的看了所

有人一眼,林长锋像是知道意思介绍了一下程芊芊,那一男一女,中年男子的是极道观姜子远的
大弟子徐清江,女的是二弟子孙白默,两人是双修道侣值得信任,介绍完林长锋便开始说起凌天

门陆刑峰灭了杨家一门的事,骆元铭流着泪接说他们逃亡到目前的事,杨牧虽然面无表情,两行
泪还是不停流着,程芊芊跟孙白默也频频拭泪,林长锋也说几个跟杨程仲交好的人,都 暗地里在

找他们,真的只是想好好的安置他们,没有别的意途,全部讲完所有人听了都气愤难当,程万里
首先发作挥拳打断凉亭柱脚,吼叫道:“老杂毛,走跟我去凌天门,我要把姓陆的王八蛋,头拧下

来当尿壶”,姜子远也气得冒烟叫道:“好,我们走”,说着就把阵法收起,林长锋跟程芊芊拉着
程万里,徐清江跟孙白默拉着姜子远,徐清江急忙劝道:“师傅,您跟程殿主冷静点,那凌天门

是以武入道,人家掌门不是摆设”,姜子远叫道:“打不过,我打那姓陆的两巴掌泄泄气,我也,
爽,我跟老药头跑,还没人能追得上”,程万里也叫道:“老杂毛,说得好,我踢断那姓陆的命

根子,绝他后”,两老好像达成共识,奋力要摆脱众人,杨牧这时在两老前跪下,磕了个头说道
:“多谢两位老伯仗义,不过这样会泄漏我们行踪的”,两老一听才冷静一点,不过惨了那个

凉亭,被两人打成了粉,杨宣跑来抱住杨牧,杨牧安慰他道:“放心,你看骆叔跟大哥都没事” 
,杨宣还是惊恐的看着在场的人,杨牧拉着他到林长锋跟程芊芊前行礼道:"小侄杨牧偕小弟杨

宣见过林伯父,林伯母",林长锋大笑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后道:“我听我岳父说了,你有你父亲
的风范,你杨家也算后继有人啦”,程芊芊注视着杨牧的脸皱眉跟程万里念道:“爹啊,您怎么

把沙蜥皮给他,要让他学您戴着四处框人”,姜子远讪笑回道:“老药头输给他的” ,程万里不
悦叫道:“我跟他换的,你那聚灵旗才是输给他还叫他给撕了”,换姜子远不悦回道:“我那才

是换的”,两人又杠上,你一言我一句,众人摇头苦笑,不理两老,领着骆元铭跟穆萱宁六人
到大堂,一群人或坐或站,林长锋开口问骆元铭道:“骆管家,日后有什么打算”,骆元铭说

杨程仲交待他带两兄弟到兴安岭盘古城的永安堂,那是杨家的产业,林长锋沉思一下说道:
“杨家出事后一个月,永安堂就人去楼空,不过很奇怪就在永安堂关门三日后,又重新开张 

,现在的掌柜是个生面孔,只说是顶下永安堂,也没什么买卖,每天开口关门,只有那掌柜
一人负责没其他伙计,杨家的事一问三不知”,骆元铭低头想了一会儿,答道: “家主最后的

交待,无论如何,我也要带他兄弟二人去看看”,林长锋点头说道:“再一个月后,我们跟极
道观也要回兴安岭,虽然药王殿跟极道观不在盘古城,不过我们药王殿有一家行丹阁,我可以顺

道送你们过去”,徐清江发问道:"那这三位是?",穆萱宁自行介绍了自己三人,徐清江跟林长锋听
完惊讶相视一眼,徐清江急忙问道:"夫人可识得盘古城万宝楼董世芳,董大掌柜",穆萱宁点头道

:"识得,是我丈夫,这两个孩子的爹,我们也是躲躲藏藏闪避贼人要回盘古城",林长锋才高兴道:"
唉呀~嫂夫人啊,董大掌柜急死啦!四处拜托人找你们啊,还不惜重金悬赏",徐兄要麻烦你了, 

徐清江点头拿出一块白玉牌,对白玉牌念念有词,不过只看他嘴巴动没听到他说什么,徐清江说

完捏碎玉牌跟穆萱宁说道:"嫂夫人,我已通知盘古城内玄挚门的弟子前去通知董掌柜"穆萱宁母

女三人行礼谢过众人,林长锋等人说道:"今天大家都累了,先散去休息吧,我看那两老,也要吵上
一阵了",骆元铭等人离去后,大堂里剩林长锋,程芊芊,徐清江,孙白默四人,林长锋叹口气道:"徐

兄,相信姜观主有跟你提过我那杨牧小姪的事吧",徐清江点头道:"这对你那小姪来说是天大的
好事,怎么林兄忧心忡忡的样子",程芊芊知道林长锋的担忧答道:"两老盛名在外,同时要收同一

人为亲传弟子,消息立马会炸开锅,怕凌天门会不善罢干休",三人听了脸色难看直点头认同程芊
芊的说法,徐清江也皱起眉头说道:"依两老的个性,一定会不顾一切,这可怎么办啊",四人沉默

了半响孙白默开说道:"我说个办法,大家参酌参酌,看看是否可行",三日后杨牧把药王神典写
完交给程万里,穆萱宁三 女被大队人马接走,两老开始围着杨牧转,程芊芊跟孙白默硬

拉着两老说有要事要谈,两老心不干情不愿被拉走,到大堂里,姜子远不悦指了指徐清江道:"什
么事,不就你跟长锋作主就可以了,不然留老药头在也可以,我还忙着呢",说完要走,被程万里拉

着道:"你想得美,要走一块走",程芊芊无奈叫道:"唉呀,爹啊,您跟姜观主就听听嘛,事关那孩子
的事",两老眼听杨牧的事就乖乖坐好要听,底下四人对看苦笑不已,程芊芊说出他们的忧虑,果

然两老当下不理会,不过程芊芊希望两老能为杨牧多想想,


师傅您跟程殿主两老盛名所累",两老虽脸色难看,也沉思了起来,姜子远看了四人一眼道:"你们
四个早就商良好了吧",底下四人左顾右盼没回答,程万里向姜子远道:"老杂毛,我觉得这样可以

,看你啦",姜子远叹了口气道:"只能这样啦,倒是便宜了清江跟长锋两个臭小子",程万里也"呿" 
声不悦道:"我们俩忙了老半天,到头来变成师祖了",程芊芊看两老垂头丧气的样子没好气道:" 

不是提都还没提,让我跟孙师妹去问看看",两老听了想要跟,被程芊芊给拒绝,说如果他们两老
要跟就让两老自己开口问,两老勉为其难同意不跟去. 

程芊芊跟孙白默拿着食盒到骆元铭他们住的屋前,看到杨牧在看火煎药,就靠了过去,杨牧见到
两人前来站起行礼叫道:"见过林伯母,孙姨",三人进到屋里跟骆元铭寒暄一阵,看到杨宣在练

字,程芊芊开口问道:"骆管家,想不到你还会教书写字",骆元铭不好意思笑道:"妳误会了,我那
有那个本事,是大少爷在教二少爷",两女对视一眼满是惊讶,却是沉得住气没表现出来,杨宣写

着抬头跟杨牧叫道:"大哥这几字我写完了",杨牧走到桌前拿起杨宣写得歪七 扭八的字看了一下
摸着他头道:"小弟有进步,很好很好",杨宣高兴的直对杨牧笑,杨牧收起字再拿出一张,写了二十

几字,跟杨宣说道:"再练练这些才可以吃伯母带来的甜点,知道吗?",杨宣"嗯"了声直点头,杨牧
就说药煎好了,他去去就回,两女也说要告辞了,出了门外看到杨牧在倒药,程芊芊跟杨牧小声说

:“小牧,你忙完,我跟孙姨在前面茶居等你,有些事想问问你”,杨牧应声说:“好”,程芊
芊跟孙白默慢步走着,程芊芊说道:"


道:"我那丫头可野的到处给我惹事,她有小牧一半我就烧高香了",两女闲聊间来到一间竹搭的

简易茶亭,泡起茶来,过了半响杨牧也走进来,向二女行礼问候,程芊芊问道:"小牧,那脸上贴这样
着实不好看遮住你大半张脸,现在安全了,你怎么还一直贴着",杨牧恭敬的回答道:"小姪实在有
其它想法,想先用这个面容生活下去,等诸事大定,会取下"


看网友对 气愤难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