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

程芊芊跟孙白默也没他办法,只能依着杨牧,孙白默接问道:"你们现在无依无靠的,孙姨想让你拜入
门下,有个依靠",杨牧低头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小姪想先守住父业,拜师后要有尊师之道,小姪无法

侍奉师傅,不敢拜师",程芊芊跟孙白默两人对视脸色难看,又无法反驳杨牧,林长锋跟徐清江从外走
进来,林长锋笑道:"小姪不必担心,只是给个身份方便而已",徐清江接着说:"现在世俗里,有些都是

挂名弟子,在世俗界里帮自己的门派经营产业,也有些是经营自己的产业",孙白默突然想到什么说
道:"你看如果你杨家永安堂拿得回来,你可以用这个身份请门派里帮忙,如果有困难还可以待在附

近门派产业里帮忙慢慢等待时机,依职务工作每月还有一定的月俸可以领",杨牧听完动摇了,无声
半刻后,跟众人行礼说要回去问骆元铭就离去,徐清江看杨牧离去后给孙白默一个奇怪的眼神,孙 

白默抿嘴一笑,向屋顶喊道:"师傅,您跟程殿主可有听清楚",两老出现在四人面前,姜子远跟程万
里满脸不好意思,程万里咳了声道:"我跟老杂毛,就四处走走,刚好走到这",姜子远连忙跟着附和

隔天骆元铭带着杨牧两兄弟找到孙白默,说昨天他们提的事没问题还问是否两兄弟都要拜师,孙
白默说杨宣还太小没有办法,等他到了杨牧这个年纪应没问题,孙白默最后吱吱唔唔留下一句

要同时拜他师兄,跟林堂主为师,人就离去,骆元铭错愕张大嘴巴“啊”了声,杨牧两兄弟疑
惑的看着他,孙白默到大堂把这消息跟众人说,说完只有两老高兴得脸上开花,底下四人看了疑

惑,林长锋开口问道:"岳父,小牧没法修练,我几人都看过,怎么您跟徐观主,好像很看好他似的", 
程万里高兴得脱口道:"机会一半一半,他是因. ..",程万里的嘴马上被姜子远给捂着,姜子远不悦

骂道:"老药头你不要命啦,你不要命离远点再讲,别拖我下水",程万里听完马上禁声,姜子远才说
道:"这事你们不用管,反正收就对了",说完笑着离去口里还念着"我来推算个良辰吉日",程芊芊

看向程万里叫道:"爹,这是....",程万里抬手示意她别问了说道:"老杂毛说得对,收就对了",说
完也笑到脸上开花的向姜子远离去的方向消失,留下满头雾水的四人,林长锋偏了偏头后说道
:"杨家出事后不久,血魔教副教主炼屠天带了十多名魔教好手,强行破开边境防御,大闹凌
天门,凌天门掌门出手,两人不相上下,最后凌天门师祖出关才压退炼屠天,唐门也是,三日后

一名神秘老者,一掌击败凌天门师祖留下杨崇焕三字后就消失,程仲贤弟夫人是唐门二小姐
唐门找上凌天门说得过去,炼屠天说凌天门栽赃嫁祸毁他英名勉勉强强,那名杨姓老者就让
人有很多猜疑了,会不会是两老知道些什么?”,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还是一头雾水. 

姜子远通知众人二日后辰时拜师,程芊芊面有难色的拿着一套素青色衣服到孙白默房里,孙白默
房中桌上也放着一套道士童服, 芊芊看见问道:"师妹也在为这事伤脑筋"孙白默点头回道:"穿

我极道观的道袍,程殿主一定会跟我师傅闹,穿师姐妳们药王殿的青衣,我师傅也一定不肯,我快
被两老给气死了",程芊芊想了一下把青衣折一半,对齐孙白默放在桌上的道袍开心笑道:"师妹, 

妳看这样可好",孙白默看桌上一半黑一半青的童服"噗哧"笑了出来道:"还是师姐想得周道",两
女随即动手剪裁缝制,二日后,林长锋跟徐清江协商没让其他弟子观拜师礼,只有他们几人,骆元

铭充当司仪,杨宣在旁看着茶水,林长锋,程芊芊,徐清江,孙白默四人正坐在茶居外台阶下,


着一黑一青奇怪的衣服走来,林长锋,徐清江两人看了脸上都露出相当无奈的表情,台阶上两老
相视一眼同时"呿"了声,骆元铭喊道:"侍师奉茶",杨牧捧起放在端盘里的两杯茶跪在林长锋,徐

清江前举起奉茶,骆元铭再喊道:"拜师",杨牧磕了三个头后道:"徒儿杨牧,向二位师傅,师娘请

安",林长锋,徐清江两人笑着起身同时扶起杨牧,林长锋给了杨牧一枚青色的玉牌,徐清江给了

一枚墨黑色的玉牌,说这是两门的身份玉牌,有特殊妙用会教杨牧如何使用,程芊芊给了杨牧一
个白色的储物袋,孙白默给的是黑色的储物袋,这时两老赶紧跑来,姜子远把林长锋四人赶到一

边,程万里在骆元铭耳边说了些话,两老就在原来林长锋,徐清江坐的椅子上坐好,骆元铭这时
喊道:"侍师祖奉茶",林长锋四人惊讶同时"啊"了声,杨牧所有礼仪全部再来一次,两老乐歪了

同时扶起杨牧后,程万里得意道:"来这是师祖给的",翻手拿出火龟壳,姜子远咬牙道:"妈的,老
药头你还真舍得","啍"了声翻手拿出一颗全黑色像玻璃的眼珠,有意说得很大声道:"来,这

个是师祖给的",程万里吼叫道:"天机神瞳,他妈的,老杂毛,你想比是不是",两老吵了起来,开始
拿出自身的法宝一件件的比,林长锋四 赶紧把骆元铭等人带离开,骆元铭跟杨宣回到屋里,杨

牧跟着四人来到大堂,林长锋教杨牧滴血让身份玉牌确立身份,并说宗门祠堂登记文件都已送出
孙白默教杨牧如何使储物袋,储物袋一般人也可以使用,只是放进去的东西会缩小,拿出储物袋

会变回原来大小,所以要放进去的东西不可大于储物袋的袋口,并帮杨牧收好天机神瞳,火龟壳
跟身份玉牌,林长锋,徐清江跟杨牧述说两门的教义跟宗旨,讲没一半,程万里就大笑进来带走杨
牧,姜子远臭着脸在后面进来道:"老药头你别得意,不就你上午我下午,我还没轮".


忙照看杨宣,这天清晨,程万里在新建的凉亭里,教授着杨牧,林长锋远远看着,徐清江走到他身

旁,林长锋无奈道:"我这便宜师傅倒是什么事都没有,碰都碰不到人",徐清江苦笑回道:"我还不
是一样,真不知道两老在想什么,小牧无法修炼,只能像这样传业授道",两人说着眼睛突然一亮

徐清江惊讶道:"程殿主在教小牧霸炎拳",林长锋摇头道:"是霸炎拳没错,不过,没有灵力炼体, 
炼气,空有招式只能算是一般世俗武技,强身健体,防身倒是不错",下午姜子远给杨牧一把小木

剑教他两仪剑法,十多天后的下午,姜子远叫来徐清江跟孙白默说道:"小牧,你看你师傅跟师娘
一人阳仪,一人阴仪,相互结合发挥出两仪剑法最大的威力",杨牧认真的看着,徐清江跟孙白默

舞完两仪剑法,到杨牧前徐清江说道:"小牧,你舞一次给师傅看看",杨牧点点头,走向空地,拿出
小木剑,又去地上捡了根树枝,一手阴,一手阳一人舞着两仪剑法,让姜子远三人看了惊讶到阖不

笼嘴,杨牧舞完两仪剑法,丢了树枝向三人行礼道:"请师祖,师傅,师娘,教导",姜子远笑到嘴角都
要拉到耳垂了一连说好,捡起杨牧丢的树枝就拉着他往程万里住的方向去,留下徐清江跟孙白默

两人,徐清江叹了口长气道:" 惜这孩子无法修炼,不然一定相当出类拔萃",孙白默也点头说道
:"我现在有点了解师傅跟程殿主,为什么一定要收小牧为徒了". 

姜子远跟程万里,看着杨牧一人同时舞着两仪剑法,姜子远开心直笑着,程万里不悦道:"老杂毛, 
你显耀个屁啊",姜子远收起笑容难得没跟程万里斗气翻手拿出一卷玉简丢给程万里,程万里看

了一下玉简惊讶道:"老杂毛,你不会是想.....",姜子远挑眉道:"这炼体心法是我从一个小门派
里得的,基础中的基础,只有三层,怎样要不要试试",程万里皱眉道:


心,看到他一人同时舞着两仪剑法,我表面开心,心里痛啊,所以我决定一但出事,我耗尽修为也
会保他周全"


看网友对 一半一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