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67、最新章节

67、最新章节

67、 67、最新更新被木**吞下去的那团黄纸没入一片漆黑,这是个只进不出的法术,更准确的说,这就是古代游方道士常用驱鬼降魔咒,从前他们拿着桃木剑,摆下祭坛,脚踩七星步,又是洒狗血又是画朱砂,然后手中符纸就忽然燃烧起来。但能不能驱鬼降魔,还是要看这方士的修为。这个符非常好画,稍微懂点玄术,都可以将一张纸凭空丢进幽冥界,技术高的也只不过是用这张符裹走恶鬼妖灵一起丢。通俗的讲,这种符就是火车票,看起来没有啥购买门槛谁都可以去买,但真正能买到票送走妖魔鬼怪的…咱们笑而不语。大多数游方道士都声势漂亮,威风十足,其实只表演了一番空手送票、画地为牢的把戏,该送走的乘客还待在原地没动呢。俗世凡尘中那些有两把刷子,能送恶灵妖魔上幽冥界单程直通车的高人,也不一定知道原理,反正代代都是这么学的法术,除掉为祸世间的妖孽。至于这班车的终点站是幽冥界还是地狱,不是关注重点。而知道**的修真界大众――明文规定,所有的广告纸必须由绘符暗纹的纸张制作,以便在一定时效后直达垃圾箱。否则发传单的宗派或个人要缴环境破坏罚款,这方针政策多么适合死宅修真者。超市特价广告与各店铺优惠活动单,都会在过了有限期后自动消失,不需要你去收拾洞府,家里也不会乱七八糟啥都有。随即这项应用就变本加厉的发展到包装袋、便条等等,最后终于出现了垃圾桶上,太适合死宅了,都用不着出门去倒垃圾。所以说科技发展到某个进度,与修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往便捷的通路发展,培养更多的懒人。但幽冥界的住户生存环境就不太妙了。最深的,与凡间完全没重合的地区,被刑天贰负霸占了,剩下来的区域,也被凶兽穷奇宣誓了主权。剩下来的住户都要忍受凭空出现的垃圾,最多,范围最广的就是符纸。譬如今天幽冥界的天气预报(如果有的话)肯定是:结界崩溃造成魔雾妖氛持续流失,没有大雾,不适宜睡觉,建议出界运动,因为全境有重度符飘飞污染。为什么呢,中秋节刚过,各种广告纸纷纷在八月十六过期。就像下酸雨,大家也只有忍受,缩着躲着,别傻呆呆挨淋就行,就算被盖个正着。最低级的妖魔也只会被符脱掉一层皮,死不了。好比凡间下大雪,如果没有实力强悍的妖魔扫毁这些飘荡的符纸,幽冥界的低等妖魔们就只能蜷缩不动十天半个月,等魔气将这些废纸侵蚀消融掉再恢复活动。既然有刑天贰负霸占的毫无污染地区,当然也有遭受垃圾倾倒特别严重地带。这些地方都与神州风水灵脉相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种地方都是传承几千年的大宗派,生活垃圾特别多,所以住在这里的妖魔都是被排挤来的倒霉鬼。沈冬丢掉的**纸团恰好掉下来砸中某只家伙的脑门。它掀了下眼皮,没动,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再痒再烦也没心情搭理。在幽冥界,即使是实力强大的妖魔,也不会无聊的去看修真界的广告纸,无他,看不懂啊!这里的文盲水平,只会比修真界低,永远不可能高,刑天大神只认得甲骨文,不学无术的穷奇还连甲骨文都不认识呢,它从洪荒时代开始就是一个纯粹的文盲,只会欺凌弱小。贰负与危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懂隶书。这只被排挤到这里的怪物放出魔气,很快纸团就消失了。它还没来得及得意,当头就是一锅滚烫的炼丹金水浇下来,烫得嗷嗷叫,身体太长,它刚试图躲避,又遭遇一桶用于淬炼法宝的寒窟水,当即滚倒,某些皮肉经不起这样折腾,直接就开裂了。这持续不断嗥叫,终于惊醒了贰负。他晕沉沉的晃着脑袋,发现站着很累,就下意识的喊:“危?”结果没有应声。贰负一惊,终于彻底清醒,也看到了盘在自己身边的白蟒,一半身躯都血肉模糊,生生染成了红色,脑袋垂在一边,尾巴更是直接少了一截。那些漫天飘飞的符,更是让白蟒不断抽搐,就好像撒在伤口上的盐,造成的伤害不足以致命,却足够痛得死去活来。“谁干的?”贰负愤怒的声音在黑洞洞的幽冥界里回荡。他记得自己好像在追那只旱魃,怎么会忽然回到幽冥界?等等,他似乎拿起了一个全部是刺的硬壳,一种无比可怕的气味…难道是修真界设下的诡计?危是拼命保护他逃回来的吗(起因完全错误,结果却特别正确)。这些伤口几乎全部是生生撕开的痕迹,不是兵器所伤,而且修真者不会吃上古怪物的肉,一定是饕餮,还有余昆!“哗啦!”恰好在这时,不知道修真界哪位仁兄倒了一盆全是无患子味道的洗澡水进来。贰负湿漉漉的站在那里,怒气值几乎破表:“修,真,界!”此仇不共戴天!贰负变回原形,缠起不能动弹白蟒就往前游。这倒霉地方的住户,看起来也像蛇,但一个头下面却分叉出两个身体,有翅膀但多半折毁,有六条腿却细小得很,它们哆嗦着纷纷躲避贰负。在幽冥界,它们战斗力不算太差,但将它们撵到这倒霉地方住的就是贰负。贰负看到它们一个脑袋两条蛇状身体就烦。――谁都不能在二boss面前说二,用身体搞暗示的也统统该死。恰好这种怪物名叫肥遗,出则天下大旱,历朝历代的修真者都不遗余力的屠灭它们,恨不得全部砍完或者扔进幽冥界。现在贰负看到它们,就想到有同样技能的郑昌侯。“小旱魃,我要杀了你,一点一点把你撕碎!”贰负愤怒的一口咬碎一条肥遗的脑袋,才恨恨离开。远远的,出现了刑天的大嗓门:“老二,你跑哪去了,是不是躲着我?你说我的头在余昆手上,头呢?”可想而知,贰负又深深地在心里给刑天狠狠记了一笔,留待日后。声音逐渐远去,好半晌,才有一条肥遗轻轻动了一下。然后它们就迅速聚拢到一起,伤心的看着那条被咬碎脑袋的同伴,它们早就被长久的幽冥界囚禁生活给关出了血缘关系(啥),它们不是**有成的怪物,也不是该物种只此一条的稀缺奇种,长年累月下来,有生有死,现存的肥遗都有或远或近的血缘关系。肥遗带来大旱天灾,它们甚至不会哭,只能扭动身体,头颅凑在同伴的尸体上,不停的舔舐流出来的鲜血,发出一阵阵刺耳尖锐的哀嚎。如果说幽冥界是座监狱,它们就是最惨的,在监狱里还另外发配坐牢的倒霉鬼。被狱霸欺压,于是囚犯们都跟着踩它们几脚,最过分的就是穷奇,如果那白老虎醒着,甚至会跑来叼走一条肥遗当零食吃掉。继续这样下去,它们迟早会死光。某条肥遗忽然从同伴的尸骸上抬起头,这片漆黑区域到处都是修真界丢下来的垃圾,消融速度永远都赶不上扔垃圾的频率,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它就是误吃了某颗炼错的丹药,所以比同伴脑筋灵活得多,除了本能之外,还会思考更多的事情。――听说有很多妖魔都追逐着灵气,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比东海还要远。当然这种名词对它来说是没有丝毫意义的,作为能带来灾难的上古生物,这条肥遗甚至没见过太阳,没见过云、蓝天…更搞不清楚“人”长啥样了。现在这个概念非常清晰的出现在它脑海中。离开幽冥界,到人间去。***看着沈冬毫无所觉的睡相,杜衡忽然目光一清,立刻抽回了手。他刚才好像有点不太对,就像有什么东西干扰了他的思绪,心境非常不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又想拿出剑鞘来封印沈冬。这样就免得沈冬整天跑来跑去,这个念头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却跟北邙山下遭遇天劫时的不祥预兆很相似,竟然让他有点坐立不安。都能飞升的修为,打坐却无法静心。这得多离奇。杜衡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同一时间,在擅长术数推演的承天派,绝峰之上云雾飘渺,整座道观异常宏伟,它在修真界是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正说话的黄芩掌门忽然手一抖,整个人跟着僵直,旁边白术真人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摔下来的智能手机,心痛的斥责:“我刚从山海易购买来的,你也不小心点。”黄芩脸色发白,抬手就开始掐算,眉头皱得都能打结。白术真人把手机揣回袖子里,抬眼一看,顿时不解:“掌门师弟?”他们师兄弟二人其实年纪差距三十岁,但对修真者来说,五百七十岁与六百岁没有多大区别,一样的鹤发童颜,修为频临渡劫。但黄芩更醉心于星象命数,虽然坐到了掌门的位置,但平日里压根不理事,他若是忽然紧张,只有一个解释。“天机乱了,有大祸将临。”“什么?”白术真人也跟着站起来,他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灾难,幽冥妖魔在内讧,大批妖魔跑到大洋彼岸去了,最近勉强称得上事的也就是――“难道与建木开花有关。”“不知。”黄芩掌门闭目凝息半晌,仍然算不出个所以然。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就连当初北邙山血战,黄芩也在事先得了一个不胜不败,变数横生的提示,后来果然如此。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变故,竟然能比杜衡临战渡劫的级别还严重?“杜衡近日已经得回了十方俱灭…”白术真人边说边看自己的师弟。他虽然修为高深,但在术数这一途,确实没什么天赋,否则掌门的位置也不会让给师弟。白术真人见黄芩还是不言不动,愈加纳闷,最近修真界确实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余昆从鹏变成鲲,总不算新闻吧?黄芩的眉拧得越来越紧,脸色已经惨白,大颗汗珠从额上滚落,半晌后忽然喷出一口血往后就倒。白术真人惊得手足无措,还没想好到底是打神农谷救助热线,还是找余昆,就听到他师弟低不可闻的声音:“大旱…快找郑昌侯!”作者有话要说:解说,准备【越狱】or【逃跑】or【反抗】的肥遗一族,会招惹来弥天大祸杜衡就算明白对沈冬的心思,也不会忽然暴虐上头,这明显不对吗=-要相信某剑修的涵养与忍耐功夫最后黄芩他看到的提示就是大旱,然后他自己想到赶紧找郑昌侯

看网友对 67、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