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68、最新章节

68、最新章节

68、 68、最新更新“你说真的?”余昆差点把眼睛瞪成o形,他手里还抓着中秋节销售额账单,一时拿不定主意,扭头看旁边:继续销毁过期食物的饕餮一只,昏昏欲睡的fh一个。齐珑这胖女人,纯粹是凡人考核成绩优异才能在山海易购有个不错职位,说到战斗力实在惨不忍睹,昆吾山fh的原形就像一只猪,吃掉它的肉能治好做噩梦的毛病,别的…指望不上啊。“你怀疑贫道信口开河?”白术真人当即质问余昆。“我…我没那么说,但你不觉得奇怪吗,干旱而已,叫破葫道长做法就是了,怎么会让你师弟推演天机到**?”余昆百思不得其解,凡间的事情,在他看来不算什么,鲲鹏的原形随便动动尾巴拍拍翅膀,那就是堪比灾难的16级台风再加水龙卷。当然,假如他这番作为使凡人丧命,天道就会扣走余昆的德行与运气,东方修真界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非常看重,远比耍威风重要多了。“所以肯定不止如此,搞不好是一连串变故将由天下大旱引起。”白术真人推演天机没啥天赋,但其他事情还是灵光的,他对着才买的手机的怒吼,“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贫道现在要看顾师弟,你赶紧去想办法!”“这样没头没尾叫我怎么――喂,喂!你别急着挂电话啊!”余昆挫败的看眼手机,顺手揣进口袋,然后纳闷的想修真界如此太平,还能出啥事?“余经理,要通知杜主管吗?”齐珑听出不对,在一边问。“不用!”余昆赶紧说,他可没忘今天早晨沈冬下班回家时,杜衡瞥过来的那一眼!完全是警告啊!余昆抹冷汗,决定这两天最好都别去招惹杜衡,再说,山海易购人才济济,难道没了杜衡,大家就办不成事?“你去将收货部的鞠主管找来。”没十分钟,一个戴着白色耳扣,嘴唇惨白,眼窝下面全青,萎靡不振像有重度毒瘾的年轻人来了,他习惯性的往墙角阴影处一站,没精打采的看余昆,刚准备问这大白天到底有啥事,就被余昆猛地拖到了日光灯下。“现在、立刻,马上出去找郑昌侯!甭管他躲在哪个坑里,都给我挖出来!”鞠主管也不说话,神色阴鸷的看余昆。“鞠如,山海易购就你跟郑昌侯最熟,平常他带着飞僵队来送货,也是你负责!”余昆喘口气,努力让表情维持在问题很严重,事态很糟糕的级别,“找到后,告诉他等在原地别动,等我们去找,承天宗出了一个让掌门都被演算反噬的大难预兆。”山海易购收货部主管静静听完,张口反问:“那你是唯恐天下不乱?”“胡说八道!”余昆瞪眼。“旱魃出门只是缴环境罚款,我要是出山海易购,展远就要给我定个破坏社会罪了,后果你承担?”鞠主管笑容阴鸷得让人毛骨悚然。余昆肉痛的摸出一颗表面凹凸不平的金色小球扔过去:“罗汉舍利子,可以压制你身上的煞气,这十年内,我不会再给你发工资!”鞠如也不吭声,一把接住,靠着墙的阴影就往外走。从山海易购建立开始,这二十年来他就没出过超市门,再宅的上古异兽也憋坏了。无数金色纸鹤从承天宗飞出来,散往神州大地。那些刚逛完中秋购物节的修真者,也就刚来得及洗个澡,处理一下杂物琐事,正在交代徒弟训斥门人,还没开始闭关,忽然被砸了这么一个噩耗。于是各路人马纷纷出动,找郑昌侯的是釜底抽薪派,准备盯死这家伙,倒要看看究竟会出什么幺蛾子。还有一些人太紧张,忙着开启护山大阵,或者给徒弟写遗书,把徒弟塞进地窖藏好,当然他徒弟表示有生之年已经收到**的第十封遗书了,习惯就好。更多的人则是拼命使用自家门派传承下来的术法,试图推测这场灾难到底是怎么来的。崂山紫云观,破葫道长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说:“师弟,你真的看准了?”“没错,观雨术显示,最近神州雨水充沛,根本不会有旱灾。”“这就奇了…”破葫道长摸着脑门上大包,开始叮嘱师弟,“不管谁写信来,你都回复说我命不久矣,病体支离,如果没有天材地宝,我怕是不中用了。不管他们开什么价,你只要微笑就好,一切有师兄做主。”“呃,师兄,发天灾财,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舒舒服服活上几百年就够啦,咱们崂山紫云观的法术,也就在这种时候才有用,没别的看家本领,打仗也不行,难道你还指望修到渡劫期飞升吗?别说天雷能不能接下,单论渡劫期,咱们紫云观几代人都没出过这样境界的高手啦!”破葫道长苦口婆心的劝说自家师弟,“你看,那些想飞升的,钱财于他们都是身外之物,留下来给我,不是很好吗?”索性胡扯那些人不好意思把这些阿堵物送掉,你费心给他们解决难题不更好?但师兄如师,不可吐槽,烂瓦道人默默忍了。破葫道长则躺在床上一直嘀咕,奇怪,怎么没人上门来请他做法呢?――因为大家都没找到郑昌侯在哪里啊魂淡!于是继破葫道长神秘失足被困幽冥界后,修真界再出失踪奇案,夜色餐厅那整整一窝僵尸都不见了!展远大师提供证据,夜色餐厅在之前被饕餮、杜衡砸了。余昆提供最后线索,郑昌侯说自己正被贰负追杀。“但是贰负与危,已经被赶回幽冥界了!”余昆纳闷看众人。从承天宗金色纸鹤传讯各大门派,到大家跑到山海易购开会,也只过了三个时辰,天色刚擦黑,这天还没结束,但所有人都很紧张。演算天机,获取预兆这码子事,从来都是小事很准,大事含糊,越严重的事情,征兆来得就越迟。倘若凡间在今天毁灭,估计修真界得到征兆的时候距离全毁只有十分钟――如果是陨石撞地球,这神通预兆还没卫星监控来得快呢。“杜衡呢?”日照宗大长老忽然发现他们中间少一个人。“他就算在,能抵什么用。”剑修更不擅长掐算天机。真是怪事,郑昌侯就是钻老鼠洞,鞠如也能把他找到啊,因为鞠如就是,咳,一只比较高级的洪荒异兽版老鼠。余昆这是小看手下了。实际上鞠如已经站在一排疑似拆迁的平房前,他习惯站在阴影中,身形也比较瘦小,乍一看很难发现。一个穿着省城环卫马甲的老大爷正在跟邻居说话:“这可怎么办,那些耗子药拌过的饼干都不见了,找不到老鼠尸体,该不会谁家孩子偷溜到我屋子里了吧,人命关天啊!”“您别瞎操心,没有的事,你出去都锁门,哪有小孩去你家。”“可我家杯子、茶壶里的水也干了…昨天不是说要停水吗,我晚上特意接了满满一桶水放在屋里,今天回来一看,又没了。”“该不会是撞邪?老家那边经常说有胡大仙黄大仙,就爱钻到屋子里偷吃东西偷喝水,赶紧想办法请出去吧。”“这得怎么请?”“去买些香,然后…”两人就站在门口说话,鞠如绕到窗前往里看,果然看到破桌子上方的墙上挂着一面圆镜子。指捏灵诀,传音进法宝。“郑昌侯!”“是谁?别闹了,贰负在追杀我!你快去告诉余昆…我给他帮忙费!”“我就是余昆派来的。”镜子里面忽然出现郑昌侯的脸,瞥见外面的鞠如,顿时大惊失色:“你怎么跑出来了,难道神州要陆沉?”“……”鞠如认真思索,也许劫难的原因是旱魃乌鸦嘴?算了,他阴测测的咧嘴一笑,作为异兽,他又不能飞升,这辈子活着都只能跟余昆混,余昆开店他当员工,要是神州陆沉…呃,好像真的很麻烦,余昆是条鱼,他是老鼠不会游泳啊。“不知道,余昆叫你乖乖待着别动。”鞠如绝非好人,恶意的添了一句,“据承天宗掌门说,劫难应该就是从你身边开始。”“啥?”恰好在此时,破房子里放着的电视机在播天气预报“…局部地区有大到暴雨”,看电视的人都在嗤之以鼻,算了,反正天气预报不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鞠如忽然低头,他脚边的一摊污水正在逐渐消失,留下干涸的黑色污渍。旁边平房里正在洗澡的小孩也愣愣的抓着玩具鸭,看着盆里的水逐渐减少。一条街外大排档正在喝啤酒的小青年,更是傻眼看着半瓶啤酒迅速蒸发,空气里都开始弥漫起一股酒香,然后被风一吹,就无踪无迹。惊惶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鞠如立刻抬头,发现郑昌侯还待在那面镜子里,再说郑昌侯也没有这种威力,旱魃带来的干旱是持续性的,又不是抽水机,怎么会有这种效果?省城并不是灾难最严重的地方,露天蒸发量也就小半盆水,但空气一下变得比三伏天还要窒闷,个别不注意的人,甚至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但是在东海上空,近岸海水大量消失,顷刻就露出了礁岩,许多来不及游走的鱼挣扎着乱蹦,船也搁浅了。在灰黑色的空隙中,有许多蛇首两身的怪物游曳出来,它们有点呆愣的看天空,看海水,骤然激动的拍打水面,准备循着灵气的方向往大洋彼岸游。但是!一团形似雷光的黑球出现在海面上,许多渔民看不到漆黑夜色里在海水中游动的肥遗,却很明显发现了那个不明漂浮物,一时人心惶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玩意。海岸边散步的人拿着手机就开始拍,还有人说这是ufo,紧跟着一个人说该不会是核武器吧,看着迅速消失的海水与**暴露出来的海床,人们立刻惊恐的四下奔逃,再也没有人敢直视那团黑光。几分钟不到,它就从中裂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与此同时修真界所有人都霍然站起,不约而同望向东海那个方向。――好磅礴的灵气!睡得正熟的沈冬也突然坐起,正好对上表情深凝看窗户的杜衡:“我怎么有种天劫又来了的感觉?”沈冬可没忘九重天劫紫霄神雷往下劈的时候,来自上界的灵气就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漏,这也是修真界大众信心坚定,在灵气干涸的今天一门心思求飞升的原因,天庭压根不缺灵气。杜衡却死死盯着窗外的天空,戾气隐隐从他眼底闪过,他按住沈冬的肩,阻止他爬起来跑去看天,声音沉稳而冰冷:“不是天劫,是下界。”有上界仙人强行撕裂天地秩序,到人间来了。雷光似的黑球已经消失,海面上漂浮着五十多条肥遗的尸体,它们大睁着眼睛,似乎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久住幽冥界的它们被纯正强悍的灵气迎面撞上,当场横死,旱象立刻解除,连刚才消失的海水也逐渐恢复,重新漫过了礁石。

看网友对 68、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