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77、最新章节

77、最新章节

77、 77、最新更新“喂,我找展远大师…对!赛特拉亲王就在我们天衍宗百宝阁,他还有张破坏博物馆的罚单没有缴纳,按照修真界规定,帮助追缴罚单的人也可以得到一成奖励…好嘞!大师您爽快,合作愉快,对了,听宗主说您修为又精进了,很快就要立地成佛,要来我们百宝阁精炼一下法宝吗?听说天上太乱,没实力不行啊!”“边儿去,做生意都做到我头上来了!”展远干错利落的按掉电话,忽然发现整个特殊部门的员工都维持着僵硬的姿势朝他行注目礼,个别眼镜都滑到鼻尖了,那眼神不是看大熊猫,简直是在看恐龙化石。“啪!”一个文员的签字笔从桌面滚到地上,大家才猛地回过神来。“大…大师,您要成佛了?”“你们不是早就知道?”展远对他们私下说的小话是一清二楚,他额间的朱砂更加醒目,但之前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暖意却荡然无存,不是没有,而是不着痕迹,毫无端倪。“是听说佛门要轮回十世,但是…”大家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说说而已,再说修真者的一辈子五六百年都有,谁知道展远啥时候才能过完这辈子。好比人人都知道自己会死,但是没多少人觉得自己明天就得死啊,以为很遥远的事情猛然拉近,他们当场傻住,顺带眼神再在展远身上溜无数圈。立地成佛…这太玄乎了,能看到活着的佛多难啊!其实立地成佛跟飞升一样,在修真界只是一个象征名词。好比只拿到天界居住绿卡,其他的还是两说。展远连大雷音寺的罗汉资格证都混不上,充其量也就一个行者,几乎就是大寺庙里的知客僧外加沙弥,佛这个字,非同小可。如果天上乱成一锅粥,他还不如留在人间给修真界收拾烂摊子呢。展远沉重的走出办公室,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无论哪个修真者,都把成仙上天当做终极目标,怎么展远一点也不高兴?修真者的心思真难懂!此刻身在百宝阁喝茶的血族亲王,并不担心那张罚单,他忌惮的是郑昌侯。莫名其妙弄丢了郑昌侯的乾坤袋,要是被旱魃找上门,他乐子就大了。茶喝得是没滋没味,因为山海易购会员余额不足,赛特拉亲王还晕乎乎的在百宝阁卖掉了自己一颗门牙――吸血鬼恢复能力快,亲王的两颗门牙很厉害,不过再长三十年就有了,不用担心,凭他的实力,打架也不用直接拿牙齿咬。“唉,亲王大人,你不再留一天?很快就到法宝拍卖会啦!““不不,尼们的东西很有意思,但我要汇家!”“来中国一趟多不容易…”赛特拉亲王一头冷汗,脸色更苍白了。“真遗憾!”天衍宗炼器**纷纷用看原材料的眼神惋惜的跟血族亲王道别。等到赛特拉亲王匆匆忙忙消失在人群中,才有一个修真者忽然拍了下额头:“等等,我忘记告诉他,一旦有神仙下界,神州结界就会自动**,只要不是凡人,谁也出不去的!”亲王,你就是坐飞机,只要有你在,那飞机也没法飞出中国。“可惜了,他只肯卖一颗牙!”天衍宗众**继续站门口叹气。不知道还以为他们热情,送客送到别人走远了还没散。“是啊,这种材料我们神州没有,宗主说了,哪天等郑昌侯破产,想办法让他也卖一颗牙,看看是不是能铸造出一件上好兵器。”“旱魃的牙?那兵器会自带干旱属性吗?谁肯买这种法宝回去!”众**纷纷摇头,觉得这是个臭主意。“宗主说,不能做兵器,放在博古架上当摆设看也挺有趣。”“救命喂,宗主的收集癖又严重了!他老人家上次花大价钱从商君那里将破损的凌天衣买来,放在百宝阁大堂里,标注这是遭遇两次九重天劫的传奇羽布!太糊弄人了!”“别聊了,电话响了!”一个年轻**匆忙奔回去接。其他人慢吞吞的往回走,一边控诉凡人的东西就是用不惯,百宝阁里东西太多,各种奇怪声音也层出不穷,虫鸣鸟叫都不稀奇,乱糟糟一片。乍听电话铃响都没反应,毕竟这玩意也就是最近十五年才有的。“这里是天衍宗百宝阁,请问…啊,这个号码,道友你对我们装潢的洞府满意吗?”电话那头,沈冬正拿着话筒发呆。自从租住的破房子被整修过一遍后,他就经常在墙上找到莫名其妙的东西,他对修真界装潢队竟然连电话也贴心安装的事表示疑惑,电话前面是叠起来的竹简,还好上面刻着的是繁体字,嗯,大半是数字。沈冬猜测这是电话号码。第一列,山海易购,这号码他熟,没兴趣。第二列,神农谷救助热线,赶紧记下来,省的下次杜衡再吐一口血,他手忙脚乱。沈冬没觉得他担心杜衡安危有哪里不对,他活得挺好,还不想稀里糊涂跟着杜衡死掉。沈冬以为第三列是夜色餐厅之类的东西,这是常理推测,除去超市外,最重要的那个是医院,然后就应该是饭店外卖,但他忘了,在修真界吃饭是最无关键要的一项。第三列,对洞府装潢有任何疑惑,请拨打此号码。沈冬悄悄探头,发现杜衡不在外面客厅,就一个电话挂了过去。可事到临头,他吭哧半天,才问了一句:“这装潢,多少钱?”“咦,我们已经收过钱了…”“我顺口问问。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到哪里能找到一个好徒弟?”“呃,我们只定做法宝炼制洞府,不…不订购徒弟。”接电话的修真者傻傻回答。“修真界就没有什么…潜在培训班?”沈冬觉得不可思议,就连参加奥运的国家体育代表团,那些为国争光的运动员最早也是省体育队,省比赛中被教练看重培养出来的。偌大的修真界,没有义务教育就算了,什么四级六级就当是自学考核,但修真基础幼儿园也不搞一个,就算不像娱乐海选那么复杂,至少也得集中挑挑有修真潜质的小孩吧!可持续发展都不懂,下一代都不注重,这修真界还有啥前途?“枉死厉鬼培训班?”“不是!”那个是准备去混修真界的预科吧,他要的是幼儿园!!那种几岁大,有修真潜质的小孩!!谁要已经化形妖怪跟厉鬼!百宝阁的**有点晕乎:“那你的意思是?”“国家特殊部门是干什么的?展远大师只专门负责收拾烂摊子,不管别的?”沈冬也懵了,正常人其实对修真界应该是有向往的吧,看,能飞,能活几百年,有可能成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只要修真界提出要找有潜质的小孩,哪个国家政府都会举双手双脚赞成。――冬子,你又忘记了,修真者还讲究一个词叫“缘法”。徒弟是传承宗门的,是继承求“道”这个理想的。道可以强求,但不能刻意。万事要说缘法,那是选徒弟,又不是在超市选大白菜,水灵灵的一堆,你随便挑个顺眼的就能带回家…沈冬这番话问得百宝阁接电话的**晕头转向,就好像有人问你,高考有啥意义,按照擅长什么学科分类培训人才不是更好?乍听有点道理,但又不是那么回事,关键是这种事情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猛然推翻,不晕才怪。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炼器门派接订单的啊!这种问题为什么不去找展远?或者他孤陋寡闻,修真界已经流行死宅到连找徒弟都托人寻觅,自己坐在洞府里打订购电话就行了?“我这里有展远大师…还有余昆的电话,道友要不要?”“算了!”沈冬闷闷的挂断电话。头一抬,吓得立刻跳起来,电话在青石床上滚了三圈。“你什么时候来的?”杜衡走路不带声,也是正常现象了,他的目光从电话移到沈冬身上,不答。“哈哈,你不是说你当初没来得及收徒弟吗?我琢磨了一下,这确实是件很严重的事。”沈冬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瞧,他又没做啥见不得人的事,不就是给杜衡拿主意吗,没必要遮遮掩掩。要不是杜衡提起没找到徒弟,北邙山之战就开始的表情,有种没法说的惆怅,沈冬才不想费这个心思。“天上到底啥情况暂时说不准,你赶紧趁着不飞升还有时间,去找个徒弟。”沈冬理所当然的给杜衡排计划,“传承这种事情就好像跑接力赛,你把棒子交掉,后面的事情就归你徒弟管了,你看多轻松!”“……”杜衡真想告诉沈冬,当年东海断天门翎奂散人跟他徒弟,就是徒弟指望**做事,**忙不迭的把包袱扔给徒弟,一个叫嚣着“有你这样做**的么”另外一个理直气壮“不然我收徒弟干啥”…好好的门派,就是这样解散掉的。“对了,找个好点的!”沈冬认真点头,表情严肃,“我觉得你**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找你做徒弟。你至少比他靠谱吧!我们好不容易才摆脱那话唠老头的,你可千万别找一个整天爱问为什么的徒弟,要安静、听话,就跟石榴一样,乖乖待在那里就行。”“榴~”小狸猫蹲在卧室门口,脑袋歪了一下,迷惑看沈冬。杜衡看着沈冬那认真模样,好半晌才找着声音:“你以为有修真潜质的小孩,那么好找?”不等沈冬回答,杜衡又说:“而能做剑修的,一百个有修真潜质的小孩里面都很难有一个,我们就是站在马路边,天桥上一个个看,看十年没准也一无所获。”“站天桥上干啥呀?”沈冬本能回答,“我们应该去幼儿园…不对,肯德基麦当劳,也不对,其实应该去医院妇产科,但太小的孩子麻烦啊,没法养,你会吗?(杜衡下意识摇头,沈冬摊手)反正我不会,唔,游乐场你觉得怎么样?”“……”你真的不是拐小孩么?沈冬真觉得这没什么,杜衡他**还平地一阵狂风卷走孩子呢,有这种不良例子在前,无论干啥事都很心安理得。他念头一转,终于想到小孩有父母亲人,这很难办。于是脱口而出:“要不咱们跑福利院?这个简单,只要领养手续就行了!”杜衡:……――沈冬你没救了,你真的没注意“你们”去“领养小孩”这行为…哪里不对吧?

看网友对 77、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