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78、最新章节

78、最新章节

78、 78、最新更新深幽的漆黑里,一条体型夸张,足足有几十米长的白蟒正缓缓盘起身躯,那些血肉模糊的窟窿在浓密黑雾的滋养下缓缓恢复。幽冥界现在很空,连肥遗都能逃出去,当然说明不少妖魔都搬迁到大洋彼岸去了。“这,这就是幽冥界?”精卫觉得自己被骗了。“是啊,马马虎虎能睡觉。”刑天扛着斧头走在后面,洪荒时代,凡人都住洞穴或树顶,连房子都够呛,所以刑天对居住环境的要求不可能高,精卫却是从天界下来的,就算是最差的小仙,住的也是亭台楼阁,悬浮仙宫。幽冥界本质上就是一个垃圾场。但这样的妖氛魔气,很适合精卫满身的怨力,所以她也没再说什么。只对虚无空间般的周围很不满,没有任何家具,也没有摆设,这到底要怎么住?“穷奇!!”刑天咆哮了一声,远远传开。盘起的白蟒身边忽然显现出一个身影,在精卫看来衣服怪里怪气,头发短短一层(摇滚风),虽然看不出来原形是什么,但衣服上那些银色锁链她认识,顿时一惊:“梏神链!”贰负本来懒洋洋的表情一凝,仔细看刑天带进来的这个小姑娘精卫的模样停留在她死的时候,精卫这种鸟羽毛全黑爪子鲜红,所以小女孩是黑衣红靴,衣服的样式非常古老,贰负也是从那个时代活过来的,怎么可能不认识。幽冥界整体还是与人间隔绝的,贰负待在这里等危的伤势转好,他不知道精卫在外面惹出了一番大动静,只是懒洋洋的说:“刑天老大,你别叫了,穷奇早就奔到大洋彼岸去了,我们再吵也没用,这些没用小妖,眼皮子太浅,哪里有灵气它们就会赶去,想约束住它们,除非你动手砍掉一小部分。”“哼!”刑天压根不管幽冥界妖魔,他连天庭都敢独个闯,这些不成气候的家伙谁稀罕拿来当手下?精卫睁大眼睛数着那些梏神链,忽然明白过来:“你,你是杀了e窳的贰负?”白蟒变回人形,死死盯着精卫。“别动,这可是炎帝的小女儿,哈哈,说起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危,不要那么紧张,你退下!”贰负摩挲着下巴,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精卫十分紧张,拽着刑天的手臂,焦急说:“刑天叔父,你不能相信他!”有位天神名叫e窳,人首蛇身,他很倒霉,在某天被他的一个臣属杀死了。那臣属就是贰负。在上古时期,敢于谋逆杀死首领的事也是很少的,造成的影响非常深远,也就是恶名昭著!甚至再往后无数年,凡人所谓的忠臣不事二主,反之就是贰臣,谋逆就是不义、负君。谁敢收容贰负,让贰负喊自己老大?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贰负杀掉他同族老大的前科是明晃晃的。刑天不耐烦的收起大斧。幽冥界说大不大,真正耀武扬威带着一群妖魔横行霸道的是穷奇,刑天对谁做老大没兴趣,不过要他喊别人老大也是不行的,他一辈子只做炎帝的臣属。既不想带领大军征服修真界,也不想占领人间屠戮凡人,他只想上天。“女娃你说得对!”刑天愤怒的问,“我的头,到底在哪里?”贰负摊开手,还是懒洋洋的毫无顾忌:“你说你的头丢在人间,现在还有谁比鲲鹏活得时间更长,在修真界能耐更大?我推测是在他手上!”刑天比较直,一根筋,听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精卫只是一个小女孩,也没多少见识,她对贰负再警惕,也反驳不了,只能拽着刑天蒲扇大的手掌,连声说:“现在天上不能去!”“嗯?”贰负也忽然想到,精卫似乎上天去了,没道理出现在幽冥界。“黄帝呢?”贰负阴森森的问,梏神链就是黄帝下令捆住他的。“别说黄帝,就连玉帝…也不知道去哪了!”精卫急切的说。“哈哈!”贰负当即大笑,站不稳直接靠在危身上,丝毫不掩饰话里的讽刺意味,“你也不过是炎帝的女儿,死了之后只是一只长得像乌鸦的禽鸟,还玉帝…你能见到玉帝吗?三十三重天你能上得了前九重?”精卫脸涨得通红,狠狠盯着贰负,却说不出话。“看来你也不过是道听途说!不过能下界跑回人间,这运气确实不错。”贰负冷笑,在他眼里,只有刑天的实力确实强悍,精卫还比不上修真界大门派的长老掌门,无论在哪里,实力才是最能站稳脚跟的东西。贰负对天上的变故兴趣缺缺,刑天一心追问的只有他那脑袋。“那你说,如果连余昆都不知道,我要怎么找?”“那就想想,没了脑袋也能上天的办法!”精卫还要试图劝阻,但她尖叫的声音再大,没耳朵的刑天也听不到,只全神贯注与贰负对话。“我这次出去发现了一件事。”贰负笑得十分狡诈,他没骨头似的靠在下属肩膀上,伸出一根手指,神神秘秘的说,“修真界种了一棵建木!”“什么?”即使是刑天,也很震惊。“对,就是曾经被斩断的天梯。”贰负并不吝啬说出这个秘密,他肆无忌惮的欺骗刑天,也是笃定了刑天的性情,只对找到脑袋或上天报仇感兴趣。上古时期,没有天劫,修真者与散仙只要能力足够,就能通过桃都与建木这两棵大树去天界。天梯被斩断以后,才有了飞升这种说法。“大概是余昆拿出来的种子。”贰负继续说:“他们瞒得很紧,对那棵没有长成的建木保护得也很好,用了很多符与法术来遮蔽,但恰好这棵建木在开花。”那么大的一棵树,即使看不见,落下的花瓣还有花期时散发的强烈灵气,也会随风散向神州各地,修真界拼死也不能全部遮掩住。“你确定?”“建木花瓣的味道,非常特殊,你也闻过!”贰负将手指压在嘴唇上,露出诡异笑容,“浓厚的血腥气,焚烧尸骸的味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味道,建木开花时会发出那些修真者所说的‘道’之气息,如果闻到别的味道,那就是心有外物,飞升很难。”刑天陡然发出一阵大笑。“好!就这么办,有了建木,还怕不能上天!!”他那怪异的眼睛一转,最终还是不放心将精卫留在幽冥界,索性说:“贰负,你带着危跟我一起去找那棵建木!”凭精卫的能力,只要穷奇不回来,贰负不在,偌大的幽冥界并无可惧。贰负对刑天发号施令毫无不满,只是问:“如果修真界的人赶来?”“那又如何?”刑天咆哮着说,“他们难道不希望建木赶紧生长,能让他们避过天劫?”“以前是这样,但现在…”天上乱成一锅粥,哪个修真者肯飞升?“谁敢不满,我就砍了他!”没有精卫,就是再遇到群殴,刑天也毫无畏惧。贰负阴森的笑意愈加明显,危站在他身边垂着手不说话,精卫看着战意浓厚,恨不得立刻出去的刑天,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修真界诸大门派对建木即将发生的危机一无所知,他们全都在悄悄讨论天上的事。崂山紫云观这样的小门户,没有参与围殴刑天,当然不知道□消息,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们多半也躺在那里发发呆,觉得天塌下来也是有人扛着的,轮不到他们去操心。从日照宗到承天派,掌门长老激烈争论的事不是没法飞升,也不是天界难民会对人间造成灾害影响,拿黄芩真人的话来说,就是这种事多想无益,操心也白搭,因为没法阻止啊!他们忧心忡忡的是师门历代飞升的那些前辈怎么样了。听说天上太乱,小仙死掉很多。当初要飞升,每个修真者都做了充分准备,但是你想啊,计划赶不上变化,连剑修的剑都能被劈飞,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那些倒霉被劈死的就不说了,就算渡劫成功,随身携带的法宝不是全毁也是赔掉一大半,就这样衣衫不整,一个铜板木有的去天界混,你说能混成啥样?比不上别的神仙有资历吧!比不上很多神仙有职称吧!哪怕人家是小小的x花仙子,x守塔小将。越琢磨,越觉得师门前辈活在水深火热里,现在天上还要打仗,这可怎么办?大家急得团团转,把宗门传承谱拿出来,那些金色篆字标注的名号,越往前数越多,最要命的是再急也没用,远水救不了近火。何况他们面对还是冲天大火,一碗水能顶啥用?“喂,展远大师?您不是要飞升了吗,拜托帮个忙…”“…对对!这是我们承天派飞升前辈的名单!”“大师帮忙带个口信,让我神农谷的前辈赶紧想办法撤到人间来,天上混不了,宗门永远在这里啊!”“日照宗家大业大,什么生活都供得起!买不下山海易购,小半个还是没问题的,丹药才是修真界硬通货!”不用怀疑,这边说话的是开山斧,他家主人还用不灵光手机呢。展远差点□成八个来接电话,十世大**的心境都差点崩溃,他赶紧眼一闭,默念贪嗔痴毒,再念佛有千相,贫僧今天就暴躁一次!豁然睁眼,八个□一起对着话筒吼:“你当天界是超市,要找人打个广播就行?三十三重天啊,还不包括灵山大雷音寺、昆仑仙境、蓬莱紫府、三清天外天…听说每一个都有太阳系那么大,我特么到底要上哪找人去?”“呃…”话筒那边一起沉默。其实他们想说,就算在山海易购,他们也经常会找不到徒弟好友什么的。没人再说什么,都默默挂掉了电话。展远听着八个嘟嘟的忙音,愣半天后,也一声长叹。这时手机响了“罚单罚单满天飞,你猜谁倒霉”,展远没精打采的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余昆这个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家伙。“喂?”“咦,大师你怎么了,声音为何如此沮丧。”“贫僧得了飞前综合症,你有话快说!”“……”大师你珍重,这病神农谷也治不好!余昆摘着黑线想,这个,也可以理解,原来修真界公认最倒霉的是杜衡,现在大家都要羡慕,你看实力再高,也没有飞升的危险,能继续待在人间多好啊!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百年河东,一百年河西啊!“咳,是这么回事,我觉得眼皮狂跳,心惊肉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作者有话要说:展远手机铃声改自《飞天》“烟花烟花满天飞”,歌词赞,适合在ktv里面吼,歌也挺好听,且描述的是佛教壁画中的飞天,(*^__^*)很适合吧,如果沧海枯了,还有一滴泪那也是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蓦然回首中斩不断的牵牵绊绊你所有的骄傲只能在画里飞大漠的落日下那**的人是谁任岁月剥去红装无奈伤痕累累荒凉的古堡中谁在反弹着琵琶只等我来去匆匆今生的相会烟花烟花满天飞,你为谁妩媚不过是醉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漫天飞,谁为你憔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看网友对 78、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