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82、最新最新章节

82、最新最新章节

82、最新 82、最新“啪!”白术真人那柄被天雷劈出裂纹的拂尘第一个“壮烈”,从云层上方传来的威压势比泰山,简直是不由分说当头罩下。白术真人顾不上可惜毁掉的法宝,拼命拽着日照宗大长老后退,后者手短腿短,早就站立不稳啪叽一声趴倒。“完了,这下完了!”开山斧作为兵器,对杀气非常敏感,立刻感到这股怒火腾腾的威压非常可怕,这个过路神仙好像本来就窝了一肚子气,此番迁怒后果可想而知。他抱头果断蹲地。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躲,兵器才没有什么尊严输赢呢。沈冬被这股杀气冲得往后退,还好他身后就是杜衡,才没被压得直接摔倒。余昆张口结舌,先是惊惶,然后变成惊喜,一个劲的看杜衡,可惜杜衡没表情,其他人都手忙脚乱完全没注意到。曾经,修真者与神仙都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以势压人。有矛盾,被挡道,或者看人不爽,也不用动兵器抄法宝,直接放出灵气法力形成威压,拍得你站立不稳,不肯趴硬挺着那就等着内腑受伤,拍得你脸色忽青忽白吃闷亏。当然只能对实力比不上自己的人使用,后来人间灵气匮乏,修真者数量锐减,大家不认识也眼熟,这坏习惯就不流行了。没想到神仙们依旧保持这种传统!云层上传来一声傲慢的冷哼,显然此仙对下面诸人没被压趴很不满,再次加力,苍玉铺成的平台发出细微咯吱声响,余昆满头大汗,扯着嗓门想喊,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并不洪亮,低得就像蚊子哼:“翎奂散人,喂…是我,余昆啦!”风太大,听不到==沈冬咬牙,他拼命想站稳,但又不像开山斧懂得收敛气息审时度势,一不小心,青色剑光就透体而出,散发出逼人寒意。“咦?是剑气!”威压陡然一收,苦苦支撑的白术真人跟日照宗大长老滚成一团,余昆也气喘吁吁的躺平,看什么看,体积大受力面积就大,很可怜的。沈冬也收势不住,直接往前一趴,他想爬起来结果一抬头!――浓密云层被人撕棉花糖一样的拽开一个口子,首先看到的是一只手,袖摆上绣有仙鹤,然后是一张很年轻的脸,眉眼俊逸,神态悠闲,就这样眨着眼睛凑在云洞口往下望。众人:……“尔等是才飞升的?”这神仙就这样趴在云层上,像透过玻璃洞的天窗对着他们喊:“哪个是剑修?”众人齐刷刷看杜衡,如果不是对方敌友不明,天界情势诡秘,估计他们就要不约而同伸手指示意了。“唔,是你…”那神仙显然有些惊讶,仔细看了杜衡一眼,注意力就被沈冬吸引过去了,越看眼睛瞪得越大,到最后杜衡干脆将沈冬挡住。“剑灵,竟然是剑灵,这不可能!从来没听说过剑修的剑能变成…”神仙揉揉眼睛,然后又给自己加了一个神情目明咒,还在怀里掏出一小面镜子照照,最后终于确定不是眼花,顿时像划水似的双手连挥,激动的将厚厚的云层撕开。很快,一个头发乱七八糟,衣服乱七八糟,光脚没穿鞋好像从火灾现场逃出来的神仙就出现他们眼前。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余昆就一个鱼跃扑上去。“翎奂散人!!”那神仙吓了一跳,闪身避开:“等等,你是谁?”“我是余昆啊!”“余昆是谁?”神仙还是一脸茫然。“呃…北海的那只鲲。”“咦?是你,啊哈哈哈。”那神仙当即狂笑起来,指着余昆,手指都在抖,“你怎么变得这么瘦,谁能认出来?是人间太穷了吗,还是世间沧海桑田,北海变成陆地把你给挤成这样?”“……”好,好毒舌。脑袋被门挤了算什么呀,看剑仙嘲笑胖子减肥的终极技能。“喂,我们好歹也是老朋友了。”余昆黑线,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留!“谁是你老朋友?”剑仙笑完,立刻又恢复了桀骜自负,冷哼一声背起手,“我只不过是把你每年路过我潜修的东海岛屿,当做年历季节算,每次擅自打招呼的人是你,我有应声么?”众人同情看余昆。这哪里是不给面子,这是连里子都不留啊!“那个小子。”翎奂剑仙根本不是用下巴看人,他漂浮的那位置,脚都比众人头顶高,模样看似悠闲,但神态极其嚣张,“你是那一派的剑修,峨眉?还是天山?”余昆很澹杜衡微微一滞,还是沉声说:“无门无派。”“这不可能,剑修想要飞升,没…”“**杜衡,拜见翎奂祖师。”“呃!”某剑仙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一件事,他好像当年…嗯,把断天门给解散了。于是连声干咳,不屑嚣张的架势全没了,直接从半空中落到地上,神情尴尬:“你是杜衡,听过听过…咦,不对啊,你不是应该还有一百多年才能飞升吗?”眼睛瞪得溜圆,连声追问:“难道你修为精进神速?你**刚飞升没几十年你就到渡劫期,现在已经收完徒弟三百年了?奇才啊,连你的剑都化成剑灵了,不可思议。”杜衡哑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断天门的传承,真的…没救了。沈冬也一头汗,赶紧帮忙岔开话题:“不是这样的,我们根本不可能飞升…我是说,我们完全不是飞升上来的?”“那你们是怎么上来的?”翎奂剑仙更奇了。“被拉壮丁。”开山斧憋屈的说。白术真人知道眼前这个是杜衡师门长辈后,非但没有松口气,反而更紧张,表情维持在崩溃与破罐子破摔的边缘,张口就说:“是一位十世大**的佛修飞升,我们在附近,莫名其妙被拉到了天上。”“还有这种事?”翎奂剑仙没形象的惊叫,一叠声的问:“那就是没天劫咯?”众人齐刷刷摇头。只有沈冬嘀咕,最早那个吸力明显就是专门拉扯自己,剩下来的人全部是倒霉滚葫芦跟进来的,他跟杜衡早就过了九重天劫,还能再劈什么雷下来。“天道不公啊!”翎奂剑仙仰天长啸:“当初我是多么千辛万苦,才过了八十一道雷,累死我了,你们竟然不用过!!可恶至极啊啊――”伸手狠狠一劈,剑气森然,整个平台一分两半,众人再次滚倒。远远看去,所有云雾都争先恐后的排开,极远处一座琉璃顶宫殿发出清脆的喀拉声,两三块瓦片滑落下去。“……”众人面面相觑。“等等,我们是倒霉…倒霉到杜衡连徒弟都没来得及收啊!”沈冬赶紧说。“那就更可恶了,我断天门没传承了啊啊!”又是一下,平台现在悬浮着成四块,还摇摇晃晃,这时候在平台上方写个东南西北,八个侧面填上内容,俨然就是人间曾经最盛行的游戏。余昆恼怒的低声责备:“你怎么说话的?”沈冬还没辩驳,杜衡就面无表情的说:“这些事情,他迟早也要知道。”“但也不是现在…”余昆还想再说,忽然发现翎奂剑仙戾气全无,没事人一样的走过来,余昆赶紧闭上嘴,如果说神仙与修真者是柿子挑软的捏,那剑修的升级版剑仙明显就是不分敌我,看不顺眼一样扁,说错话的下场很严重。“来来,祖师没什么好东西,这个就给你了。”翎奂剑仙从袖子里掏出一根红线,就这么拎在手上,笑容可掬的递给杜衡。――好像他手上的不是一根线,而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眼神还带着一点可惜与不舍得。众人又再一次的:……杜衡只能默默接住。“这是?”沈冬抽嘴角,很好,面部表情有点恢复了。该不会是他想的那玩意吧!“这是月老的红线啊,我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天上地下,现在就剩这么一根了!”“噗…”余昆喷了,随即发现不对,赶忙追问。“为什么只有这一根?”翎奂剑仙用一种你果然很蠢的眼神望过去:“当然是因为月老死了。”“吓?”月老也能死?天界也太乱了吧。翎奂剑仙自矜的点点头,傲慢的说:“你**找我要,我都没给。”――那还真是谢谢了啊!杜衡无语,沈冬忍不住用袖子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因为没有法诀,所以只有最简单的办法。好徒孙,你若是看中哪家仙子,直接就把红线拴在她手指手腕上,应该效果不错…噫?”翎奂剑仙张大嘴,表情僵硬看杜衡。众人也傻乎乎跟着看杜衡。沈冬是彻底石化掉的那个,他眼睁睁的看着红线绕过自己手腕,瞬间消失。“你…我…”翎奂剑仙歪了下脑袋,半天都调整不好脸上表情,最后只有木然说:“这是你的剑,不是人参,不需要用红绳栓的!”沈冬骤然回神,立刻暴躁的一把扯住杜衡衣领,愤怒追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红线当垃圾吗?垃圾就可以随便往剑上绕?我就不应该费神,管你被天雷劈!咱们那会儿就该一了百了…”“没有仙子,就是给你。”杜衡淡定的将沈冬的手拉下来。“还人参呢,仙子个毛啊…我要这玩意干啥,等等…”沈冬茫然看杜衡。杜衡伸手给他理了一下因为气急崩开的纽扣,再把领子拉好,上看下看,听满意的,拍了下沈冬眉心正中,轻描淡写的说:“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沈冬眼神从疑惑到惊怔,灵力短暂的灌进来,让他稀里糊涂,却又再清楚不过的感受到杜衡要说的意思,那不是文字,也没法描述,就是一种深刻的意念。永不背弃,永不分开,各种意义上的。“翎奂祖师,我们刚来天界,想知道这里到底怎么了?”杜衡无视掉同样表情震惊到呆滞的余昆、白术真人,径自从张大嘴的开山斧面前走过,对还搞不清数状况的翎奂剑仙说,“**的**呢?他在哪里?”“噢,他…”翎奂剑仙迷迷糊糊的开口。“砰!”杜衡霍然回头一看。发现沈冬直愣愣的摔倒在地上,晕了。惊骇过度==“啊,你给你的剑红线是――”翎奂剑仙惊叫,他看四周,余昆擦汗头,白术真人神经质的摸脑门,开山斧蹲地上不动,大长老看天。杜衡只点头,不说话。于是仙界十八重天以下最出名最跋扈嚣张的翎奂剑仙当场脚一软,坐倒在地。

看网友对 82、最新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