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84、章节最新章节

84、章节最新章节

84、章节 84、最新更新章节煌煌天界,三十三重天。修真者对于仙界的了解很少,还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有一些是私自下界的神仙不经意间说出去的,至于精卫?没有谁会跑去问它天上的方位图,精卫不过一介小仙,只有一件趁手的法宝,连修真界没渡劫的高手都能打败它,这种小仙在天上要多少有多少,实在不算什么。九重天以下,浓云密雾,仙气飘渺,从人间来的飞升者会被随机扔到这里的任意一层。越往上,灵气越厚,云雾也逐渐消失,据说十八重天往上都是漆黑天幕,仙灵之气如同实质,陷入其中就跟掉进沼泽没两样,无法动弹,实力差点的估计连骨骼都会被挤碎掉。所以有关天庭,在小仙们听来也跟神话差不多,从未见过。十八重天之下,仿佛自成一界,几乎所有自人间飞升而来的神仙,还有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仙全部住在这里,天界最不缺的就是空地房屋还有灵气,哪怕是最底的一重天,照样得飞大半天才能看到一个人影。如果非要按照人口划分,那么神仙最多的地方是二重天,就算被灵气压得飞不起来,也没人肯留在最底层,说出去多难听。最早沈冬觉得自己坐着热气球在飘,这气球还是大鱼形状的。后来就吃够了苦头,余昆一旦恢复原形,就能疯狂吸取灵气,身上羽毛金光灿灿,硬度都在逐渐加强,还御风而行,风力少说也有15级,简直就是一个移动风暴中心,飞到哪卷到哪。开山斧都现原形趴着不动了,这时候发现个子矮还是挺有好处的。“唔…应该就在这附近吧,我想想。”翎奂剑仙果然厉害,杜衡脸色都有点发白,他还全无反应,只是思索,“那个日照宗的人参,有没有带淬灵丹上来?”“近年来修真界灵气匮乏,淬灵丹大量炼制,都给初入门的修真者服用了。”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作为日照宗大长老怎么会带着这些东西,大长老一头黑线,“还有…晚辈叫沙参。”被风吹得头晕脑胀的沈冬觉得自己幻听了。什么,沙僧?还八戒呢。果然他们是上西天小分队!呃,这名字好熟,杜衡**当年确实提到过,什么日照宗后起之秀…这一晃眼,就是几百年过去,白术真人名字这么简单依旧活着,胡桃上次见到了,东边山头的牛黄早就死了。翎奂剑仙不耐烦的看了沙参一眼,一声轻啧。“停下,余昆你变回来!”沈冬脚下一空,跟着杜衡稀里糊涂的飞起来,一抬头!我去,这是哪里来的一坨肥肉!!余昆现在是一个标准的球体,胖得没边了,显得五官特别小,手指上的肉更是挤得手掌只能弯曲不能伸直,那模样既滑稽又可笑。“差点被灵气撑爆。”余昆嘀咕着摸头发。没错,又是满头的头发,然后他就傻了,众人也傻了。金色的一头竖毛,大家这才后知后觉想起鲲鹏的羽毛与真正的大鹏金翅鸟不同,应该是黑色的,但刚才余昆变化的时候就是一身金羽,难道这也是仙灵之气的影响?现在这模样说他是人,也没神仙会相信。“咳!”某剑仙才不关心胖子头上有毛没毛,得意的负手说,“在仙界住了这么多年,我虽不理俗事,但重要的地方还是记得的。”众人随着他往前一看,顿时怔住。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接仙台只不过是苍玉筑造的一个大平台,他们一路过来,看到多是一些琉璃瓦的亭台楼阁,压根不算什么,修真界大宗派也是那种建筑,导致众人以为天界与人间的差别就是造房子的材料稍微高级一点。穿过浓厚的云层,拨开重雾,眼前赫然出现恢宏景象。数不起的檐牙屋脊,连绵起伏,如同十二条盘龙,将五座高耸入云的白塔围在正中,成五行之势,每座塔的外观都截然不同,顶端没入高高的云层,有雷光在那处缭绕不休,电弧此起彼伏,无比壮观。高高低低,每一道飞檐都精巧万分,下面悬着一个古铜色的铃。所有建筑都像是用汉白玉堆砌的,从第一条“龙”首开始,一道如同玉带般的河川从整座悬浮天宫里穿过,在一些有高低落差的亭台中间,还形成了小瀑布,无数仙灵植株就生长在川流边,它们与建筑本身一起散发出洞彻明润的白光。时不时就能看到有神仙乘风御宇,或驾云腾雾,或坐蛟引凤。互相之间并不争斗,与一路所见的混乱景象截然不同。“这是?”白术真人有些瞠目结舌。飞到近前,才发现这片悬浮的建筑物有多大,方圆八千里,塔高五千尺,贯穿东西的河川宽度最窄处也有几十米,不亚于人间的大江大河。“天上的地皮真不值钱!”这是沈冬唯一的感想,以为他会激动羡慕的翎奂剑仙险些从云上跌出去。“兄弟你错了,这里哪来的地给你做地皮?”开山斧不以为然的张望。白术真人完全没听到他们的吐槽,只喃喃说:“白玉京…原来天上真有这样一座城。”可不是,与之相比,路过所见的那些精舍房屋,就跟乡下砖瓦小楼似的,眼前这个才是像模像样的城市。杜衡却盯着白塔顶端的雷光看。沈冬也跟着瞄了几眼,脱口问:“那里是第十重天?”“哈哈,不错,竟然被你一眼看出,也算难得。”翎奂剑仙虽然这么说,但表情却很不以为然,他就这样朝一座白塔直接飞过去,众人没办法,也只好跟上。“什么人,擅闯…呃!”迎面飞来的三个神仙脸色骤变,其中两个掉头就跑,剩下来的那个穿一身青色宽袍,头发雪白,也是有模有样的仙人,可是神情无比僵硬,那架势好像随时准备跑路,连声音都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这个…通往第十重天的道路已被**!”“废话!”翎奂剑仙眼一翻,当头就是两个字砸过去。真的是砸,神仙不说话都能施加威压,何况是这种“口吐真言”版==那倒霉神仙仰面一翻,狼狈不堪的飘飞数尺,目中全是怒意,却发作不得。翎奂剑仙连正眼也不看他:“昨天我才从十重天下来。”那神仙无可奈何,就一个劲的看杜衡等人,大有把这笔账算在他们头上,以后有的是机会坑你们。这时从白塔中间的一层飞檐里又掠出一道金光,人未至声先到。“哎呀,稀客,翎奂剑仙…咦,你怎么没带着你徒弟?”前半句还是寒暄,后半截完全不搭好么?沈冬莫名的看着才飞来的这个神仙,赤色仙衣,明显地位比较高,先前愤愤不满的家伙垂首低头,避让到一边,目前看起来神仙长相完全高出修真界平均线一大截,无论有多老,都容光焕发,气势不凡。“你家才飞升的后辈!”翎奂剑仙也没有怎么动作,白术真人就站立不稳一头栽了过去。赤衣仙人先是惊喜;“多谢,多谢!承天派足足有几百天没见着飞升的…”他声音戛然而止,叹息看白术真人,摇头苦笑:“这多事之秋,你还飞升上来做什么,在人间待着多好!”白术真人有时候虽然不通情理,但不至于是块木头,他一瞥陆陆续续飞出来的神仙,到嘴边的话就咽回去了,只是汗颜道:“这个…这位…”“神机子,好久不见。”余昆从后面冒出头。“余昆道友,你竟然上天了?”赤衣仙人神机子无比惊奇,那模样就好像蹲在窝里的喜鹊看到一只猪唰唰地爬上大树,跟自己面对面一样。神机子是承天派的开派祖师,这辈分比翎奂剑仙都要高出两代,所以某剑仙尽管嚣张,却没给神机子冷脸看。白术忐忑不安的拜见后,有些尴尬的说:“**虽出身承天派,却不擅长推演之术,对天机一无所知。”“好啊!”白术真人一惊。不料神机子是真的在称赞:“太好了,这狗屁天机不看也罢!糊涂才能自在!”说着笑容可掬的看白术,顺手就拿出了两件仙器做见面礼。余昆众人:……杜衡没这么样,沈冬却觉得喉咙痒痒。神仙跟神仙也是不一样的,看人家祖师当得!翎奂剑仙有些不自在的冷哼一声。“瞧我,只顾着见后辈,怠慢你了。”神机子赶紧伸手肃客,别有深意的看着翎奂剑仙,似笑非笑,他不用星盘龟甲推算也知道,翎奂这家伙肯定又迷路了。不知道怎么着,竟然让他撞到了人间几个才飞升的后辈。仙界的每一重天其实都很古怪,只有边缘没有尽头,跟人间一样是个球体。白玉京恰好在第九重天最中间。也就是说,就算是顶级路痴,只要顺着直线往下一直飞就能到达白玉京,当然,如果你是连飞直线都不会的超级路盲,我们就==翎奂剑仙被神机子这一眼看得恼怒不止,差点摔袖子走人。但是想到跟徒弟走散…他只能憋着一肚子火直接飞到这座白塔里。按沈冬话来说,这哪里是塔,一层的面积比十个足球场都大,远看像塔是因为白玉京整体建筑面积吓人。最要命的是白塔好像有很多层,没有一层中间是楼梯,神仙都是走窗户的。什么你问电梯楼梯?麻烦你自己飞。神机子带他们来的这一层,有一个半弧形的穹顶,上面全部都是周天星辰,还在缓缓移动,中间贯穿的那一道就是银河,绚丽璀璨,连开山斧都忍不住仰着脖子啧啧称奇。相比较室内摆设就很寒酸,偌大的空间,只有正中一张方桌,四面几个**。那些也不知道看热闹,还是充场面的神仙全部散去,只留下神机子一人。这赤衣仙人伸手捏了一个法诀,穹顶上的周天星辰都跟着移动,星光大盛,直接将四面八方罩住,他敛了一直挂着的笑容,冷肃问:“前日我演算天机,得出一个小小端倪,由此吾辈或许可得一条生路!看来果然有小仙逃到了人间,你们是怎么上来的?”“……”果然是开派祖师的实力!白术真人想起算天机算到**才算出肥遗的掌门师弟,揪然。翎奂剑仙不吭声,没法说啊,他知道的还没杜衡多呢。余昆看见神机子比翎奂剑仙还心虚,目光躲躲闪闪,不虞他因,当初神机子就给他起过一卦,说他若想飞升,难度好比天崩地陷,天河倒悬。如果神机子言无不中,这仙界的情况…杜衡思酌了片刻,简单扼要的说了精卫下界,展远飞升,他们几个莫名其妙被拉上天的事情,多余的废话一句没有,神机子听得连连点头,但因为杜衡无关紧要的细节不说,所以神机子只看出沈冬是剑灵,却没发现沈冬与杜衡的关系,他当即奇道:“天道,为何会单单拉扯你一个人?”当时吸住的是沈冬,其他人纯粹是倒霉滚葫芦进来的。“我也不知道…”沈冬郁闷,他觉得搞不好是杜衡得罪天道了,就被阴了一笔,你看,把剑修的剑拽上天,杜衡你在人间能怎么混?抓紧不放,也没关系,天上更乱更危险,坑的就是你!――剩下的余昆是躺枪的,搭了顺风车。搞不好还是飞升末班车!

看网友对 84、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