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88、章节最新章节

88、章节最新章节

88、章节 88、最新更新章节刑天舒展筋骨,气势汹汹。他这趟上天非常不顺利,搭的这趟顺风车竟然任意停靠站点丢乘客!刑天直接被丢到二重天,扛着斧子,身体转三百六十度张望。他丢进来的贰负不见了!跟在前面冲进来的危也不见踪影。到处都是厮杀声与仓皇逃跑的小仙,好像整个仙界都在打群架。这倒也罢,竟然还有不长眼的朝他动手,刑天这个暴躁脾气哪里会客气?直接抡着斧子就上了,越战越勇,硬是在二重天反复冲了n个来回,而且手下是绝不容情的,沾到就是断胳膊瘸腿,不像那些神仙抓元神,这家伙连元神都劈,凡是跑得慢的都倒毙在地。如果不是追着一个家伙跑上三重天,刑天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事情!――得恢复实力,然后去砍了公孙轩辕。他立刻提了大斧,开始漫长的“通关”之路。刑天在人间待的时间太长,缺乏灵气,又没了脑袋,实力下降很多。不过没关系,边打边吸取灵气,所以开始神仙们还以为是一个疯子,漫不经心的派人阻拦,结果全部变成了“送菜的”,刑天愈战愈勇,也越来越强,一个劲的冲击每重天的交通枢纽,仅仅四个月,就横扫八重天,逼近白玉京。一众实力不济的神仙都快崩溃了。这边天要塌陷,大家都赶着往下跑,结果下面又来了一个凶神,似乎是当年杀上姬水天宫的刑天,追撵得众仙不得安生,他们有心要躲避,又不敢,因为一旦离开每重天中心城市,外面就是杀戮场,得,只能再次往上跑,像赶鸭子似的。神机子好整以暇的跟翎奂剑仙看热闹。“这来得,还真是快!”塔高视野开阔,看的清清楚楚,比沈冬杜衡那边的小窗子好多了。刑天这家伙能抵一个破坏拆迁大队,眼见着就有一小片楼阁被扫中,残缺不全,总算材质不错,还能顽固伫立。白玉京势力复杂,单单五座高塔就分属不同的古仙,神机子住在这里,也是因为掌管这一座塔的古仙看上他的实力,才这样礼遇。现在谁肯牺牲自己这边的人手,任刑天破坏?造成冲出去的神仙虽然多,就没个阵势,也就各自守住自家地盘。承天派的仙人们也出来看热闹了,就站在那座水榭的飞檐与房顶上,还很新鲜的指指画画,笑语不绝,并不是每个从人间飞升的修真者都见过无头刑天,不过这个典故倒是耳熟能详,大家门儿清,知道刑天一心一意只想找黄帝算账,这闹天庭的事情,神仙也都是当传说听的,十八重天往上的天庭,大家都没见识过呢。“呵呵!”神机子也像看戏。枯坐四个月都没等到徒弟来找的翎奂剑仙心情极差。看着一众神仙被刑天打得抱头狼狈逃窜,不是兵器断了就是法宝碎掉,或者干脆虚晃一招,故意把刑天引到别人家的地盘去,导致有几堆人直接就在刑天身边掐上了,怒喝声不止,看似打得热火朝天,实际上众仙节节败退,刑天稀里糊涂的猛砍狠劈,又摧毁十余座建筑物。“谁敢拦我?”明明被人引得走曲线了,还兀自得意,刑天也不吝啬力气,一栋楼阁接一栋的拆迁。“蠢材!”翎奂剑仙翻眼。一群被刑天毁了住所的神仙,愤愤不平,打也打不过,灵机一动,故意仓皇逃窜,硬是将这无头巨人逐渐引到承天派驻地。原来乐呵呵看热闹的承天派众仙脸色一变,鬼谷子仙风道骨的面容上隐隐有狠戾一闪,出手如电,直接飞过去,一手一个,抓了两个祸水东引的神仙就往刑天面前一丢。巨斧劈下,两声惨嚎,那两个家伙就断手断脚的跌落下去。对神仙来说,只要元神无恙,再严重的伤也能恢复的,不过修为也要大减。引祸的神仙们见势不妙,纷纷散开飞,鬼谷子哪肯罢休,追上抓住一个,就恶意往刑天那里丢,他本领高超,手法玄妙,几乎是一抓一个准,到后来索性对准刑天的斧势走向,将手里的这些家伙稳稳丢过去,看得窗户后的沈冬瞠目结舌。――简直就像一人丢球,另外一人抡棒子砸球的体育运动!以及…果然是天下战乱里混过世的高人,这份狠辣果决不留情的手段,难怪当年传世扬名教的是兵法。沈冬这么想,杜衡也想到了。“北邙山一直由岳元帅驻守,而小岳将军守建木,他们太过辛苦,若是…”有个能换班的多好啊。别看修真界多的是高手,自己布个阵法还行,玩带兵打仗那就纯粹是纸上谈兵,术业有专攻,日照宗炼丹就好,其他人有炼丹的时间还不如去赚钱,到时候买就行了,省得辛辛苦苦炼制效果还不好,天衍宗擅长炼器,其他人赚钱就好,法宝兵器这东西刻错一个符就完蛋,会报废材料。懒怎么了,懒人才能推动修真界有序发展==“可是我们回得去吗?”沈冬对这点很怀疑。杜衡顿了一下,随即坚定说:“一定可以。”“你有主意了?”语气如此坚决,难道有戏?“没有。”沈冬差点绝倒:“那你说个什么劲?”“凡人形容一件事困难,常说难如登天,现在呢?”杜衡不答反问。沈冬噎住。人类登月宇宙飞船也挺难的,修真者飞升要被雷劈更难!但这次就这么轻松搭了顺风车,被免费捎带到天上,他们这番经历容易的都刺激了遭遇两次九重天劫的翎奂剑仙(没看错,他**一次,他自己一次)――其实是因为天道知道仙界要毁灭,不在乎多扔上去几个人吧!反正都要死。“我就搞不明白!”沈冬垂头丧气的说,“从前我租一个破房子,为了房租去超市应聘员工,一千五的薪水我就很满足,天天有烧烤啤酒当夜宵就美透了,结果呢!我倒不想长生不死,但你又一时半会死不掉…”这叫什么话!外面刑天也站住了,无论怎么挥斧子,都能恰好砍中,这让他也有点糊涂,搞不清状况当然要停下来看个究竟,于是站在房顶上的承天派仙人,齐刷刷对上刑天那对怪异的眼睛后,纷纷嘴角抽搐,干脆的往最近的一座白塔一指:“去十重天往那边走。”“噢!哈哈没事,我认识路!”刑天冲出去好几百米,才回过味来,这不对啊,怎么还有指路的?不是一个,是三十多个,还穿得差不多…对了,肯定是修真者,下界飞升的,在仙界只有他们特异独行,非常好分辨――你直接说一群神仙里面看着很不正常的全是修真者,更准确!最靠近承天派驻地的白塔还能有哪一座?“这群小子!”神机子笑骂。结果他还没怎样,翎奂剑仙忽然说:“这刑天,可有当初的八成实力?”“这我怎么知道?”神机子很纳闷,刑天上回砍黄帝的时候,他还没飞升呢,不对!他还没出生!只要是走飞升路线的修真者,都没见过当年爬天梯一路砍上姬水天宫的刑天。这座白塔所属的神仙仓皇试图阻拦,刑天很明显是越战越强,到白玉京也没多长时间,实力就又提升了,周围不断抛飞出一片淡金色的血光。“你说,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又如何?”翎奂剑仙手上骤然现出一柄通体冰晶透明的长剑,不由分说一招削断这层穹顶凸出的飞檐,生生将神机子的暂住地毁了小半面墙,砖石横飞,砸中好几个无辜神仙。隔了这么远,沈冬都觉得眼前一黑,扑面而来的凌厉杀意将皮肤都刺得发痛。杜衡眼疾手快的将他往后一拉,沈冬才清醒过来,一张脸煞白。“很可怕…”这种带给兵器的感觉已经不是战意,而是惊惧。杜衡的脸色也很难看,眉头紧锁。不用看也知道,是翎奂剑仙动手了。神机子跟着飞出来,没好气的念叨:“找不到徒弟,也不用这样!”没错,翎奂剑仙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有刑天这么个对手,要打几天打几天,打到他徒弟找到他为止,刑天这么好的利用价值,过白玉京就没机会了!“吃我一斧――咦,好剑,不错哈哈哈!有点意思!”刑天被生生击飞出去上百米,整条胳臂都迸裂出鲜红血液,一脚蹬塌一座楼阁的顶珠,激动的飞回来再战。天空中剑气纵横,完全看不到云雾。原本乌压压一片神仙也纷纷仓皇落回去。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在天空中飞,花草树木,仙禽异兽,还有断檐残壁,破铃碎栏,断面都整齐无比,刑天用盾牌左隔右挡,终于暴躁起来。斧头一抡,半座凉亭的残骸就势若奔雷般直飞过来,上面还趴着一位狼狈不堪的仙子,惊声喊叫,气流逆卷,她想飞也飞不起来,不过好歹是神仙,很努力的想控制方向,险险擦过某座回廊,然后拐了一个很离奇的弯,被河川灵气一托,狠狠砸中承天派驻地一角。这走向太怪异了,承天派仙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糟糕!!”被砸那个位置,正好是临水闭关用的一排房间。慌手慌脚的飞过去,就看到开山斧掀开身上的石板,赶着去旁边废墟里拖沙参,余昆完全没事,因为他又胖了三圈,想压死他真的很难,都被肉弹回去了。唯独中间的房子尚且完好,只是房门上的聚灵阵,被三片金精石砸中核心,不断的往外冒青烟,然后就是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不好!!”房子全没了!白术真人好不容易从废墟里爬出来一看,余昆全身黑漆漆的躺在那里冒烟,开山斧变回原形顶着一块石头不落下,而杜衡沈冬原来所在的闭关室,已经被夷为平地。承天派的仙人也灰头土脸,事情发生得太快,他们往前扑也没来得及。四个月下来,他们已经知道杜衡,是断天门的。于是――三十多位擅长演算天机,通奇能异术的神仙你看我,我看你,冠歪发乱,狼狈不堪,用眼神默默交流:这个,他们是不是应该逃命?呃,赶紧神识传讯给祖师神机子吧,徒孙们仁至义尽了。然后再顺手捞走茫然搞不清状况的白术真人,要照顾晚辈,不能落入断天门的魔爪。最后一个跑路的鬼谷子还特意拽上了晕迷的日照宗大长老沙参,摸胡子想,把这个送到八重天日照宗驻地当见面礼去,请日照宗暂时让他们承天派避个难。甭管那么多,先跑再说。所以没人掐算杜衡沈冬到底怎么样了。实际上,承天派的仙人完全用不着跑,因为杜衡与沈冬没事,他们只是掉到河里去了――对,就是河里,在废墟旁边,那条环绕五楼十二城的天河。“咕噜噜!”沈冬被灌得一个激灵,从晕迷的冲击中醒了。他拼命挣扎,怎么划拉都上不去,就一个劲的往下沉。正慌张着,忽然感到有人在拉扯自己,沈冬嗓子发噎,眼睛也睁不开,天河水的灵气太强,他依稀觉得那个应该是杜衡,这只右手再熟悉不过了!很好,不会被淹死了。下一秒,沈冬就被灵气灌得迷糊了,所以他不知道,杜衡抓住他之后,动作也越来越轻微无力,逐渐两人就这样沉入天河中。天河是流动的,顷刻工夫,就把他们冲出来上百米。等神机子火烧火燎的奔过来看情况,一掌击得天河水波翻涌,也没在废墟四周看到任何端倪。苦着脸开始掐算。没死,但困于灾厄之中。神机子大疑,再算。断天门会找麻烦么――与转机有关。现在该怎么办――与转机有关。神机子抬头,看着上空还在战的刑天与翎奂剑仙,忽然发现徒孙全部跑光了,只有余昆留在原地躺着,顿时捂住额头:天道,你这是玩我呢?他一顿足,也很果断的!跑了!算一下徒孙们去了哪里――八重天。很好,那一定是日照宗!

看网友对 88、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