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91、章节最新章节

91、章节最新章节

91、章节 91、最新更新章节残檐断壁下幸存的几个铜铃被风一吹,声音单调悠长,九重天落下的天河水形成了几千米高的瀑布,水雾蔓延几十里,轰隆声隔了很远都能听见。这是很明显的目标。“我们应该在八重天…”杜衡辨别着缓缓流动的灵气,得出了一个准确结论。沈冬却有点战战兢兢,不时侧眼看脚边。左边是水潭,右边又是另一个水潭,中间只有一条忽宽忽细的小径,最窄处跟独木桥差不多,仅有半个手掌宽。全部长满杂草,往往走一步能滑出去三步,这还是赤脚走的效果,要是穿了鞋子估计现在已经摔得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幸好仙界的杂草也是好东西,叶细长柔软,没有硬茎与倒刺,但常在河边走,一定会摔进去吧――沈冬眼皮狂跳,心悬到嗓子眼,他不像走路,倒像进了地雷阵。就在他第六次失足滑进水潭,被杜衡眼疾手快拽住拉上岸后,抹着一脸一身水的沈冬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我们非要用走的?”神仙的交通应该是飞!“那道瀑布,一定是八重天的中心。”杜衡语气平淡,答非所问,“按照水流的方向,我们应该就是从那里冲下来的,顺水潭逆流而上,才能找到‘我们’。”“啥?”沈冬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不是应该由别人来找他们?怎么是――对了!他们自己的身体!沈冬顿时脚下一滑,又摔了一跤:“等等,你是说,‘我们’…我们原来的身体在水潭里?”“我们晕迷的时候,神识并没有脱离身体。”杜衡沉吟,他盯着远处那道恍如山壁的巨大瀑布,很像天空撕裂了一道伤口,从云雾中气势磅礴的砸下来。单单是水花飞溅的高度就有几十米,这力道绝对能将所有坚硬物体拍成碎片。“也许是激流骇浪拍得我们神识与身体分离,又或者…”杜衡也难得迟疑起来。沈冬顺着杜衡的目光瞄了下瀑布高度,骤然一激灵:“难道我们是从瀑布最上面掉下来的?”这高度,早就摔成肉泥了吧!不对,他是一把剑,剑是不会摔死的!沈冬下意识的看杜衡,后者淡淡说:“不用担心,我若没命,你就不在这里了。”这倒也是!沈冬立刻转而担心自己。脑补一下,从瀑布上摔落,剑会立刻沉到泥沙里吧?难道要刻岸求剑?爬回九重天扔个差不多重量的东西看它落到何处?不知河底的泥沙多不多,好像念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提到古时候一件奇事。黄河边上有座千斤重的大铁牛,洪水冲走后愣是找不着,最后竟是翻滚到了上游泥沙里。这…没准他要找到自己,也得来个仙界河道总体清理工程==!这难度,光想就能晕过去。接下来一段路,沈冬一个劲的往水面上张望,脚滑次数明显增多。“你在看什么?”杜衡皱眉,走路不看路是怎么回事?沈冬认真说:“在找你。““……”杜衡不解,但还是说:“神识只对自己的身体有感应,你我同修几百年…神识有部分重合相融,照理说你也应该能找到我,但终归没我自己的感应深,你把路走稳就行了。”“啊?”沈冬茫然,又忍不住张望水面,“我觉得你比较好找啊!”这什么意思?杜衡疑惑瞥来,刚才他们两个的脑回路好像又没搭上。“你不是飘着的么?”“嗯?”这话从何说起。“我肯定沉下去了,你比较好找,肯定在水面飘着呀!”沈冬很笃定的说,虽然吧,这种情形可能有点像浮尸。“……”如果说话的不是沈冬,杜衡会毫不客气的一剑过去,唔,没剑也要先狠狠揍一拳――竟敢质疑剑修的本能?除了双臂折断,除非濒临死亡,否则剑修绝不可能让剑脱手(剑自己要跑是例外…)!天下最严重的事情,就是毫无理由的质疑一个修真者坚持的“道”。换谁被这样对待,都会翻脸的。更别提杜衡曾经(无可奈何)丢过剑,对这种事情很敏感,以剑修的原则,不打一场决不罢休。可是现在说这话的是沈冬。面对自己的剑,剑修只能把原则这种东西吃了算了,得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有什么不妥?”沈冬发现,“危”那张脸是白了青,青了又惨白,诡异吓人,眼神游移,很不正常。“没什么。”声音是牙缝里挤出来的。不过危的声音比较低沉,不像贰负嘶哑阴沉,所以沈冬还真没注意哪里不妥,掉头又张望水面:“雾气太浓,稍远一点的地方都看不见。”“别看了,你在哪里,我就在什么地方。”怎么可能飘在水面上!“啊…噢!那也好,人埋在泥沙里总比剑好找。”有点遗憾,沈冬不着调的想。――嗯,以后有机会回到人间,可以轻描淡写的对雷诚说,神仙生活太惊险刺激,一不小心,我就把自己的身体弄丢了。天越走越黑。沈冬警惕抬头,发现前面的路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他们之前一直在烈焰山阴影范围内行走,炽热的熔岩照亮了八重天边缘的天空,一旦脱离这个范围,就陷入噩梦般的浓黑夜色。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贰负身上锁着银链,走路比较吵,但杜衡却能放心的走在前面,有了这种声音,就不怕走半天后一回头,后面人不见了,啥时候摔进水潭都不知道。此刻银链接连异响,杜衡停下脚步,也就刹那间,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有很大的雨滴砸到地上,起初稀稀疏疏,顷刻间暴雨倾盆。“麻烦了。”沈冬喃喃。大大小小彼此串连的水潭,深幽漆黑,水中灵气浓厚,却很难浮起东西,神仙也不能直接在水面上行走,除非使用仙器作舟。沈冬苦着脸将浴袍裹得更紧。杜衡也没辙,虽然修真者的法力能使身上滴雨不沾,但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法力要怎么用?隔行如隔山啊,就算是修真界也不会专门培训妖兽本体妖力使用方法,专门为神识附体应急。“这真是…脚滑偏逢下大雨,不摔死就怪了。”沈冬还在嘀咕,杜衡猛然拉了他一把。“不对,有东西过来了!”天空漆黑一片,狂风肆掠,很明显能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压力迎面扑来。水潭边的杂草全部倒伏在地,杜衡当机立断:“往水里跳!”“不――”沈冬一声惨叫,已经被拽下去了。他拼命想扑腾,杜衡却从后面将他按得死死的,虽然觉得藏身水潭中才安全,但是怕沈冬反应太大,刺激到贰负本来意识,最后还是露了个头在水面上。雨势越来越大,杜衡已经能很明显的看出天空中有个晦暗不明的黑影,一掠而过。杜衡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黑影远去的方向骤然传来一个声响:“咦?”那黑影又飞速奔回来了,还一头扎进这处大水潭。杜衡瞳孔一缩,立刻攀上岸,沈冬晕头转向的趴在一堆湿漉漉的杂草上,还没搞清楚情况,忽然雨停风止,清风徐徐,仿佛刚才的狂风骤雨全是错觉。杜衡冷冷盯着水面,这时水潭里一点荧光冒出,涟漪泛开。一个青色的龙头赫然出水,长须鹿角,下颔有珠。沈冬:……在天上看到龙,应该是很正常的,要镇定。青龙眼珠漆黑,晶亮剔透,情绪似乎也挺愉快:“贰负,怎么是你?”“……”这样都能遇熟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公孙轩辕不是一直把你关在人间吗?啊,对,听说他死了。”硕大的龙头微微仰起,紧跟着脖子就露了出来。原来不是龙,只有龙头,身体是人,两条胳膊上并排生着无数青色羽毛,全不沾水,根根分明,羽毛根部颜色最深,往外渐变为浅青。露出水面的胸膛小腹,肌肉横生,十分凶蛮。杜衡全无慌乱,以危的声音平缓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套话万能句!这个龙首人身的家伙唉声叹气:“难道你们不知道,十八重天出事了?”沈冬也镇定了,故意说:“反正离这里还远着呢!”“远什么?应龙那个混蛋,出的什么馊主意,各重天都在肆意夺取实力不济的小仙元神,三重天与二重天的小仙们没处逃,全跑到一重天去了。嗥――天天在我家门外喊打喊杀,拿东西塞耳朵都不行!!”这怪兽一声吼叫,有白雾诡异的从嘴里喷出,而远远传来的回音竟恐怖如雷鸣。沈冬瞠目,这么厉害的家伙为啥会住在一重天?“他们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就让他们那里天天下大雨!嗥――看到底是他们填元神散灵气的速度快,还是暴雨携带的灵气浓,哈哈哈!”青色龙头嚣张的狂笑,“贰负,你最聪明了,快跟我一起去吧!”“……”***此刻八重天中心,瀑布下的瀛洲岛。刑天闯关破坏后的痕迹十分明显,没逃到九重天的神仙也陆陆续续回来了,距离瀑布最远的西北角,有处屋宇没有丝毫损伤,但所有窗户都在往外喷白烟,隐隐能看到里面红光闪烁,气象万千。“果然天塌了,这群家伙还在炼丹!”承天派诸仙逃到这里后。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开始喊话。“喂,哪位道友不在炉子前,承天派来访。”“啪!”几乎所有窗子被一致推开,每扇窗户里都钻出一个蓬头乱须,脸上不是红就是黑的脸,老老少少什么年纪都有,异口同声的问:“来得正好,快帮忙算算我这炉丹什么时候能出!”“……”鬼谷子轻咳一声,拎着手里的日照宗沙参长老示意了下:“你们门派有晚辈飞升,我们路过遇到,帮忙送过来。各位道友还是看炉子要紧,火候不对,就算出丹品质也差。”“哼!”所有窗户又齐刷刷砸上。半晌,才从楼里走出一位穿葛衣麻鞋,鹤发童颜的老人,风轻云淡的看承天派这三十多位神仙,笑着做稽:“诸位如此声势,未曾远迎,望请恕罪。”“…咳,久违久违。”承天派仙人都有些汗颜,毕竟举家逃命这码子事,被人戳出来说,还是有点那啥的。这时暴雨骤降,众人闪避不及,纷纷错愕抬头。仙界有白天黑夜之分,但是雨雪雷电,都是不正常的。不过没事,承天派掐指一算就可以了――咦,光山山神计蒙!那个只要出门,就会下大雨的家伙。哎呀,糟糕!它岂不是把下面几重天的灵气全部化雨带上来了!

看网友对 91、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