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92、最新最新章节

92、最新最新章节

92、最新 92、最新虽然真的勇士,都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可这人生,也太惨淡了点!让一个怕水的人用游的方式在水里赶路,太挑战极限了,可是贰负的原形近似一条蛇,蛇喜阴暗潮湿,“贰负”要是不肯待在水里,非要在潭边走,傻子也知道不对。倒霉到家了,竟会遇到一个认识贰负的家伙。沈冬越想佯装若无其事,手脚反而越不听使唤。八重天水潭互相连通,越靠近大瀑布潭水也就越深,寒气萦绕,缓缓从脚底灌入,这种过度阴冷的气息,让沈冬极其不自在。游得慢吞吞,还同手同脚,就在他狂冒冷汗的时候――肩膀后明显靠到东西,手肘也被一条有力的手臂托住,这种落水后抓到稻草的心情让沈冬一下子就松懈下来。尽管杜衡这个动作的幅度很小,除了手臂接触外,身体跟沈冬也有一定距离。但龙头人身的怪家伙,黑眼珠中泛起的疑惑立刻烟消云散,然后就一个劲的发出古怪又沉闷的笑声。这家伙斜眼先打量“贰负”脖子上的浅浅的红痕,浴袍被水冲开,左肩锁骨上有一块很明显的斑点淤痕,再加上“贰负”脸色白得都透明了,动作僵硬奇怪(沈冬:我那是怕水,怕水啊混蛋),唔,简直一目了然!“哈哈。”这货笑声特别像天边的滚雷,偏偏他自己以为很豪爽,还极力的挤眼睛表示愉快,龙头上那两道高高突起的眉骨就只有跟着抽风似的弹动,“危,看来要恭喜你得偿所愿!”“……”沈冬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能打消这家伙的疑惑当然好,但他对贰负与危的八卦真的没兴趣啊!至于杜衡――他扶住泡水就脚软的沈冬,除手臂外身体刻意保持距离不是欲盖弥彰让人脑补,而是对着贰负的模样,没法演下去。某剑修的心情复杂,嘴角也是默默的抽了又抽。论演技修养这种课程,修真界是全部不及格,实力高并不代表心理承受能力强大。眉不皱眼不眨违背的本来性格,与没有好感的人谈笑无忌,动作出格,这…这难度要求比渡劫还高!如果这芯子里面不是沈冬,杜衡连手都没法伸出去。与他相比,沈冬反而好点,一旦镇定下来,立刻强打精神准备忽悠人。谁怕谁啊,憨厚质朴这种品质,现在可没法在人间找得到,谁不会说两句荤段子,就算口头上被调侃占便宜也绝对能面不改色,沈冬张口就说:“羡慕就去找一个!”这是刺激孤家寡人的万能句,先把调侃扣上可怜啊你没有的大帽子,一般人都会呵呵。然后自觉转开话题。可是在仙界――杜衡手一抖。青色龙头也瞬息歪了下,紧跟着咳嗽不止,一股股白雾从龙嘴里不断往外冒,天上又立刻开始淅淅沥沥的落小雨。沈冬也看出来了,之前狂风暴雨搞不好就是这家伙捣的鬼。他生怕这个贰负的旧识,来一段当年回忆感叹,得赶紧改变一下话题:“应龙…嗯,我是说应龙待在十六重天,那里防守严密…当然,你的本事我知道。”沈冬想觑着计蒙的表情说话,这样比较有把握,然而现实只能让他在心里默默画圆圈――这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从一只大龙头上面分析出表情?要判断对方情绪现在只有看眼睛,说谎话还要全神贯注看对方眼睛,这压力很大好么?沈冬赶紧送出一顶高帽子,决定瞎掰一个逻辑。“就算你让十六重天灵气过浓,塌了。”沈冬摊手,反问,“能让你安全逃回十五重天的时间,应龙他们也能跑下来。”“那我就在十五重天等着他们!!”计蒙咆哮。“然后呢?你再塌一重天,追进十四重天?”怎么连仙界的怪物异兽脑子也这么直?孰料!计蒙瞪圆了一双琉璃珠似的黑眼睛:“那当然不行。““嗯,看来你想明白了。”不错,还有救!循循善诱这种事太难,让一个横冲直撞的家伙懂唇亡齿寒,大家一起玩完,真麻烦!沈冬还没来得及舒口气,忽然听到计蒙认真说:“十四重天,有断天门的剑仙,傻子才去找揍的!”“……”艾玛这个时候到底该为断天门骄傲一下,还是该为这家伙的智商哭?沈冬晕头转向,杜衡忽然说:“断天门已经撤到了第九重天。”“什么?”计蒙吃惊。“对,对,你现在千万不能上去!”沈冬赶紧附和。“噢!他们竟然挪地方了…”计蒙茫然点头,然后它脑袋一摆,那动作特别像逢年过节舞的龙灯,大嘴一张,“不对啊!你们不是刚从下界回来的吗?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别管,我就是知道!”沈冬大咧咧的手一挥。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意味着另外编谎话,天知道会不会搞出漏洞!“也对,你是贰负嘛!你的脑子比我们好使多了!”“……”这样也行?沈冬憋闷的想,又得感谢贰负的品行不良!从勾搭手下到出坏主意…念头一转,刚才拼命忘掉的尴尬事又冒出来,太坑了,着两条蛇,直接就在水潭里胡天胡地肆意那啥啥――沈冬捂住额头,算了,就当观摩体验了传说中的5d电影!他忍不住咬牙切齿,那个倒霉情况下神识依附到危身上的竟然是杜衡!!当然也不是要换成别人,而是杜衡…是杜衡就没办法打击报复,这亏白吃了!“好吧!我知道你也不甘心!嘿嘿!”计蒙误解了沈冬脸上的表情,伸手拽着嘴边两根长须,闷雷似的笑,“快,我们埋伏到瀑布下面去,九重天下来一个神仙,我们就袭击一个!”“看到断天门的剑仙到八重天,我们就可以上去找应龙麻烦了!”杜衡眼都不眨的说。多好的主意啊!三个人眼睛都亮了,当然为什么亮这另当别论。“那我们尽快赶去?”计蒙兴致勃勃的说。“不!”沈冬赶紧否决,开玩笑,他跟杜衡的“身体”还有可能在某处水潭里沉着呢,找不到断天门的人没关系,但是找不到自己的身体,这问题就真的要命了好么?可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理由,只能强硬顽固的说:“就这样游过去…挺好的!”才怪,如果有幸脱离这种寰常他这辈子都不想下水了!“嗥――也对,我一旦离开水,八重天就会下雨,埋伏是不能惊动别人的。”计蒙继续掐着自己嘴边的长须大笑。据说龙须是鲤鱼长须的模样,可是计蒙手臂上是羽毛不是鳞片,手掌不是手指,而是锋利弯曲的猛禽爪子,用这个掐胡须,真的很傻很像小龙虾…唉,不是所有长得像龙,又会下雨的家伙都是华夏神龙!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霉运,接下来的一段路非常不顺利,他们陆续看到有神仙从天空中飞过,还有个别在水潭旁边停下来休憩的。这些神仙多半模样狼狈,要不就是头发焦黑,要不就是身上沾血,愁眉苦脸。终于有个不开眼的家伙看到在水里不快不慢游着,又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沈冬杜衡,立刻悄悄靠近,注视水潭――好家伙,下面有个阴影!这神仙顿时激动了,现在这种四处奔逃的日子,要是找到一个无主的仙兽坐骑,多好啊!哪怕不会飞,会游的也勉强过关,现在多个脚力就是多条命,要是飞不动,不是被抓了取走元神,就是天塌下来跑不快。他看了水潭里的两个一眼,哼,天灵地宝,谁抢到就是跟谁有缘。这神仙大喝一声,猛然击出一掌,威势十足,水花四溅,水潭也跟着激动出数个漩涡。不过下一秒,看到怒气冲冲从水中冒出来的青龙脑袋,某神仙立刻吓得转身没命狂奔。甭管是哪条龙,只要是龙,一般神仙都惹不起。计蒙咆哮声震动十里,它猛然跃了出来,刹那间天空就划过一道亮弧似的闪电,风云巨变,好几个路过的无辜神仙被劈了个正着,下饺子似的扑通掉进附近水潭。计蒙已经追上了那个倒霉神仙,大手伸出,锋利的爪子下金色血液狂喷,计蒙兀自不解气,把那神仙抡起抛上半空,一拳砸飞。“这招式好眼熟!”沈冬低声说。杜衡还没来得及问,沈冬已经想到了:“泰逢掌?”也对,自家剑就学过这么一种功夫。沈冬悄悄抬起手臂,按照神识记忆,试探性的往前一推。“哇――”某个刚才水潭里爬出来的小仙措手不及,横飞出去。误伤,对不住了!不诚心的歉意看那小仙一眼,随即沈冬就低声跟杜衡嘀咕:“能用,看来贰负也会这掌法,总算翻到了一点本钱,不然…”话还没说完,前方骤然传来一声厉喝:“这边有不少小仙,围起来!”天空中数十道流光划过,这些神仙全部驾云或骑乘仙兽,手中有仙器,跟**一样的追捕立刻展开,许多小仙无处可逃,全部跳进水中躲避。“麻烦了!”杜衡这时也顾不上膈应贰负的脸,死死揽住沈冬就准备往水下潜。“不行,他们一定会追上来!那些小仙跑不掉!”这景象,多么眼熟,神仙飞来的流光如箭雨,到处都是拼命躲藏的小仙,就像当年终南山上的那场杀戮。沈冬手足并用往岸上爬,迎面就看到一件伞似的法宝当头罩来,贰负本来就不是善类,加上现在这神识是凶器,杀意顿生,不退反进,伸手灵气汇聚,狠狠砸到伞骨上。一阵牙酸的咯吱声响,操纵法宝的神仙先是一怔,然后大怒:“区区一条怪蛇,也敢向古仙动手?”能看出贰负原形,确实是很厉害的古仙,肯定是十重天以上的。沈冬的手臂没法从伞里抽出来,索性又是狠狠一拳,大量汇聚的灵气强行拉扯着伞状法宝左摇右晃,那神仙还要催动法诀,忽然感到全身发寒。这掌力看着很像普通洪荒异兽都会的泰逢掌,可中间蕴含的凶煞之气,使他猛然愣住,咬牙松开抓住坐骑的手,两手同捏法诀,也恰好在此刻,他骑乘的那只全身火红,只有一条腿的巨鸟骤然一掀翅膀,锋利喙直钻他脑袋。“孽畜!!”古仙狼狈的从地上滚开,法诀转而击得巨鸟胸骨深深凹陷下去,委顿趴伏在地。“你也敢…呃!”古仙泄愤的话没有说完,一道冷光就贴着他的脖颈掠过。杜衡站在不远处,手中拿的是危的兵器,一柄奇形怪状的刀。古仙缓缓倒下,他的元神从眉心冲出来,是一个与他本人没有区别的虚影,张口就要叫嚷什么,骤然一道金光,却是飞回来的计蒙,一拳生生将这家伙的元神打得四分五裂,雨点似的飞散开来。那只巨鸟的抽搐着,发出一种很难听的叫声,拼命用翅膀扑了一下成碎片的元神,就**死了。“这家伙的坐骑?”沈冬也扯下了裹住他手臂的伞状法宝。“大概是从别的神仙那里抢来的?”计蒙用爪子捅了下大鼻子,发出沉闷的声音,“毕方是十六重天以上的神仙才有的坐骑,这个家伙太差劲,应龙在十六重天杀了很多神仙,他们的东西应该被别的神仙抢空了。”毕方,性桀骜啊!

看网友对 92、最新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