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93章节最新章节

93章节最新章节

93章节 夜幕漆黑,暴雨如注,碎片状散落的古仙元神,极其瑰丽明亮,一下子就引起了附近神仙的注意,顿时围拢上来:“杀了他们!”杜衡根本没法用别的兵器,幸亏这刀是危自己的,身体对兵器有一定的记忆力,加上杜衡神识强制性的以剑意驱使,虽然没有剑气,也没有十方俱灭的凶性,但却能近距离下极精确的斩下古仙的头颅。至于沈冬,他已经喜欢上了用掌风拍得别的法宝没准头,只能半空滴溜溜转。这些看似厉害的古仙,一旦手中没有法宝,近身战斗简直不堪一击,除非带着防御法宝能勉强挡下逃过一劫,否则捏法诀也是需要时间的,计蒙横冲直撞,追不上就一口浓浓的白雾喷过去,刹那间那倒霉神仙周围就开始下局部冰雹,被砸得晕头转向。杜衡也不吭声,硬是用刀做剑,干脆果决的削断这些家伙脖子与手臂。这就是兵器的最基本用法,一点花俏都没有。一旦元神脱出,计蒙会立刻赶过去砸玻璃似的挥拳头,顿时无数金色碎片空中飞舞,而一旦法宝主死掉,无论那是多么难对付的法宝,也立刻坠落,纷纷掉入水潭。“哈哈,厉害!有趣!”计蒙大笑,吸风吐雾,暴雨更猛。之前那些轻敌失手的古仙全部愤怒谨慎起来,但不是所有坐骑都像毕方那样倒霉,这些会飞的家伙全部掉转身体,以各种方式扑向袭击者,反倒是那些侥幸逃过追杀的小仙,不但没有过来相助,反而驾着云没命狂奔,头都不回。“一群废物!”沈冬牙痒痒,给终南山那些枉死的小妖机会,它们肯定会恨恨扑过去与方士同归于尽。这些没用的小仙,怨不得他们被像砍瓜切菜一样的追杀。沈冬一脚踩上一个黑漆漆石块似的法宝,猛地朝天空劈出一掌。贰负这门泰逢掌的修为,比沈冬自己厉害多了,掌势雄浑,恰逢暴雨,灵气比九重天还要浓厚,随意一带,就把漫天砸落的法宝像牵风筝似的往旁边偏掉几十米。仙器纵然没有形成器灵,仍然会本能避开危险。沈冬的神识…让它们觉得很危险,沈冬神识所携带的凶煞气息,是毁灭许多件法宝兵器,屠戮数万幽冥妖魔折腾出来的。所以掌风一带,仙器们也就顺势避让了。古仙们恼恨不已,纷纷狂捏法诀,可法宝还没控制,他们的坐骑也跟着造反了,沈冬顿时傻眼:“不会吧,这群家伙的坐骑全部都是抢来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半古仙陨落了,元神被计蒙拍碎,还有一半狼狈逃走。沈冬往四周一看,满地乱七八糟的法宝,坛子破伞玉佩,水潭里也飘着几具古仙的尸体,还有散落的扇子衣服等物,很多法宝都还是完整的,只不过是主死了。这是不是赚大发了?神仙的衣服比浴袍好啊!等等——沈冬拼命给杜衡使眼色。他们的神识既然能跑到贰负与危的身上,没理由不能借古仙的尸体用用啊!怎么着,也比两条蛇靠谱吧。不过没三秒沈冬就泄气了。满地尸体,不是身首分离,就是缺胳膊少腿。杜衡神色阴冷,配上危的长相,简直恐怖了,他看到沈冬的眼神变化,没能理解意思,反而又误会了,看了看手里的刀,顺手丢进水潭。——如果不是现没能力,杜衡绝对会将这刀折断毁掉。沈冬压根没看到,他手忙脚乱的换衣服,某古仙的披风,材料不错。他路过一只趴伏地上的云鹤,它受伤有点严重,抬头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然后周围或蹲或躺的仙兽都开始轻轻叫起来,有一条小蛟竟然蹭到计蒙面前,发出古怪的呜咽声。“没用的小东西,别的坐骑是好当的!”计蒙冷笑着拎开这条小蛟。小蛟不肯罢休,还是缠了上来,拼命往瀑布的方向指。“它说什么?”沈冬很纳闷。“还有什么,八重天抓到的小仙元神不够,决定拿各自的坐骑元神充数。”计蒙不耐烦的摔开小蛟,闷声说,“但这些古仙自以为是,没把坐骑放眼里,这些话也不避讳着它们,就那么大喇喇的商议,所以不是被抢来的坐骑,刚才也全部造反了。”计蒙说完后忽然抬头:“贰负,怎么会不懂蛟龙说的话?”“……”沈冬咒骂自己好奇多问惹祸了,硬着头皮说:“关幽冥界太久了,好多事情都忘记了。”“幽冥界是什么地方?”“就是黄帝啊神仙啊,包括修真者扔垃…不,封印厉害魔物的地方。”沈冬绞尽脑汁的找说辞,计蒙刚才拍灭古仙元神像拍碎花瓶一样的场景他可没忘,再拙劣的谎言也要试试说,“而且仙界现大难,间情况也不好,不然,会跟危这么糟糕的时候回天上来?”计蒙掐着龙须想想,也是!于是点头问:“间也有麻烦?是什么?”“都是绝症,就是治不好的病…比如艾滋癌症白血病什么的。”沈冬还着重强调了一下,反正这种常识修真界不考到六级都不懂,不怕揭穿,“很可怕的,会让本来能吃三顿饭,变成只能吃一顿,最后什么也吃不下…还有的身体跟作对,没让没精神,不能打架,甚至一道小伤口都愈合不了,就这样死掉…”计蒙的嘴跟着越张越大,惊悚得差点掐断自己的龙须:“那凡岂不是死掉很多?”“嗯。”沈冬很冒汗,赶紧把话题扯开,“还有一些病呢,虽然不会死,但是很麻烦,比如说忽然一条胳膊就不能动了,不能走路,又或者突然不记得把东西放哪里了,今天还认识,明天就不认识了,嗯,叫…”不能说健忘,必须得用学术名词,这样才听不懂,沈冬一咬牙:“老年痴呆症!”“所…所以,得了老年痴呆症?”计蒙同情的拧着自己鼻子。“……”一声低不可闻的异响,沈冬扭头一看,发现杜衡正站旁边,面无表情的看水潭。——就是笑,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沈冬恨恨的想,又忍不下这口气:“听名字就知道了,这病年纪大了就会有,会有,计蒙也会有的。”“放心,不会去间的。”计蒙哈哈大笑。“……”是谁说笨蛋便宜好占的~!!计蒙摸着脑袋上长长的角,跳进水潭,暴雨逐渐停歇,他很义气的拍着胸膛说:“有病就要吃药,八重天有日照宗,他们什么丹药都有,去帮抢,一定能治好那个老年…什么症!”沈冬哑口无言。日照宗,这么巧?“好!日照宗的丹药是最好的!”“贰负,看危都这么说了,快走快走!”计蒙赶紧催促。沈冬疑惑瞥杜衡:想干什么?***此刻九重天也乱成一团。漆黑的天空中出现两道夺目剑光,一前一后,光照千里,从东到西,凡是看见的神仙无不动容,甚至有些欣喜若狂的奔走转告:这些该死的剑仙终于闹内讧了!曾经十四重天中心,清寰洞天,被断天门抢夺,聚拢了所有修真界飞升而来的剑仙,虽然数最少,却是十八重天最可怕的一群。天界劫难开始之后,这些剑仙干脆利落的跑了,现十六重天暂时稳定下来,很多都想趁机霸占清寰洞天,但又不敢,矛盾着呢,要是剑仙们自己内讧,这简直是破天荒的好消息!白玉京天河畔,站了三个傻傻看天,陆续有恢宏剑光破天而来,落到他们身前。转眼就到了四位剑仙,他们都疑惑的看着躺地上晕迷不醒的杜衡,然后向最前面那个白衣剑仙行礼:“长乘门主,这是…怎么了?”那位腰佩玉璜,檀冠乌发,衣袂当风,眉眼如画般清俊的白衣仙默默看天,不答。恰好天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厉喝:“混账,再追,不客气了!”“就这一个徒弟,是师祖也不行!咱们没完!”翎奂剑仙气急:“又不知道…正好会砸中承天派驻地,还让杜衡落入天河,徒弟而已——啊!敢削头发,,!”对啊,要怎样?围观所有神仙急迫的想看翎奂剑仙发飙,翎奂虽然一直大骂不休,但确实手下留情了,一直逃,不过心虚也是主要原因。此刻他气得倒仰,猛然一个转身,不跑了。冰晶剔透的长剑横于胸前,怒喝:“大不了把徒弟赔给!”“…,徒弟,去的,徒弟是的师父,他会干啥?他只会睡觉瞌睡说梦话,连挑剑炼剑都是师兄教的!他卖出去都不值钱,能和杜衡比么?”“那要怎么样?”“砍了——”“混账啊啊!”翎奂剑仙没办法,只好继续逃,而且正对着白玉京飞奔而来,隔着上万米就看到那位白衣剑仙,顿时眼睛一亮:“师父,救命啊!”“……”“是要徒弟,还是要徒孙?要徒孙就快来救,不然真的忍不住要劈他了!”这选择,真的是选择么?怎么选都是救吧==长乘门主表情不变的一挥手:“去,拦下他们!”一时数道剑光横空,好不容易才结束了这场稀里糊涂的追杀大战。就这样,杜衡的师父仍然不肯罢休,试图伸脚去踹翎奂剑仙,幸好长乘门主及时说:“抱上徒弟,们去八重天日照宗,先用丹药试试,至于翎奂…”长乘门主侧眼,冷冷一笑,蓦然出手掐住翎奂剑仙的脖子,狠狠砸进奔腾不休的天河里:“给游到八重天去!!”

看网友对 93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