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94章节最新章节

94章节最新章节

94章节 八重天中心瀛洲岛,距离天河瀑布尚有几万米,仍然整个都笼罩于水雾中,烟涛微茫,山石嶙峋起伏不定,从岩石缝隙中可以清晰辨别出细腻莹润的内里,说明构成整座岛的石块,只要剥开来稍稍打磨都是美玉。芝草珍药遍地丛生,时不时就有成精的首乌灵芝悄悄翻开土壤冒出脑袋吸取灵气,这时不远处的岛岸礁石中,忽然有一股逆浪拍啦上来,首乌灵芝娃娃全部身体一缩陷回土里,原地竟不留丝毫痕迹,这些小东西已经深通土遁之术,哪怕挖地三尺,也休想把它们揪出来。“总算到了!”沈冬一身水,从水里冒出头来,趴一块礁石上,一副险死余生的后怕表情。开玩笑,他就是进套着救生圈进游泳池都会抖,看到水库就晕眩,而八重天瀛洲岛说是位于东辰湖,可这哪里是湖?!游了这么多天,估计单是瀛洲岛占地就不小于东南的一个省。不过还好,东辰湖靠近瀑布的地方为最深,大约有一千米,这纯粹是瀑布冲击出来的,大多数地方也只有十来米的深度。八重天的地形非常有趣,边缘的烈焰山熔岩不断喷发,堵塞了东辰湖往四面八方分散的最终支流,那里温度恐怖,但陆地比较多。中间区域则是因为前方水道堵塞,出现了大大小小许多水潭,道路狭窄崎岖。再往前,陆地就彻底消失,进入浩荡的东辰湖。“这绝对是见过最糟心的湖!”沈冬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忍不住嘀咕,“比太平洋还大,竟然好意思叫湖!会飞的神仙就可以没范围概念?”对不住,还真没有,如果让神仙去住繁华都市的高层公寓,他一定以为那是蚂蚁窝或蜂巢,那么点大的小格子到底是塞还是住?飘起来就会撞到天花板跟墙壁的地方到底要怎么待?“病得很严重啊,连路都不认识了。”计蒙特别忧心,还谴责的看危。——就算们可以随便折腾,但也不能折腾得贰负手软脚软,们这是寻欢作乐了几天几夜啊?这么长时间都恢复不了?杜衡实不知道该说什么,沈冬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拒不承认老年痴呆症比较严重这种话。“看,好多年没回来,这里全变了吧!”计蒙兴奋的晃脑袋,沈冬继续低头看水面。一路上,他们真是听够了计蒙侃古说从前。据说贰负老家就八重天,那时候天上没有多少古仙,八重天住着各种喜水异兽。统治这里的家伙叫窫窳,首蛇身,很专横又难说话。上古异兽或多或少都性格残暴,所以这压根算不得什么。不料贰负比较奇葩,一两次被窫窳迁怒的大骂,没反应,天天被窫窳踢踩,还是不吭声。异兽脾气都不好,哪怕做臣属被君王踩踹几脚,不敢反抗至少也会怒吼几声,这下好了,窫窳觉得贰负懦弱无用,更是不喜,没事就骂几句,觉得这种臣属简直丢脸。手下竟然有这样的废物,还是守八重天其中一方的大将,不行,得把这个废物换掉,改让别去。然后?没有然后了,某一天贰负带着他自己最忠心的手下危,砍掉了窫窳。以下犯上是大罪,还发生仙界,最要命的是这种丑闻,前所未有,就因为君王觉得手下没用,天天骂几句踹几脚,孰料臣属太懒不想吭声,,某天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家都要被抄了,忍无可忍就去砍掉君王,这…也太不像话!公孙轩辕从十八重天派遣古仙捉拿贰负,这种阵势,贰负与危当然抵挡不住。最后就用锁神链捆住,右脚绑一起,手臂反缚,丢到间的某一座荒山里。——那还真是患难与共感情深。沈冬随即黑线扯头发,这都什么跟什么,为啥忽然就想歪掉了。贰负应该是很倒霉才对,还好有个一直跟着他的手下,就算被捆得不能动,要是有危陪着…等等,怎么又想歪了!贰负与危的经历,跟他有什么关系啊喂!沈冬很头痛,赶紧用眼神示意杜衡:找到没有?杜衡缓缓摇头。东辰湖大得出乎意料,分散的支流太多,哪怕一条条的搜索,都需要很久。因为根本不知道神识与身体什么时候分散的,搞不好身体还沉第九重天呢!“那要怎么办?”沈冬急得问出声。虽然做一柄剑感觉很奇怪,但总比变成蛇要好啊!何况终南山那些遥远的记忆恢复后,他已经对自己是剑这件事没什么排斥心理了,可是蛇就…旁边计蒙不明所以的顺口嚷嚷:“还能怎么办?直接找上日照宗!他们要是不肯,就下冰雹砸飞他们的炼丹炉!”“这…不太好吧!”沈冬眼皮直跳。“有什么不好?”计蒙瞪眼。杜衡想了想,找到一个借口:“听说修真者万一炼丹不成功,会连炉子一起爆掉!日照宗上下至少有三四十个炼丹炉吧,如果…嗯,来得及跑?”“啊!”计蒙用爪子挠挠凹凸不平的后脑门,重新缩回水里:“说得也对,贰负,那的主意是?”“绑架…不,抓一个日照宗的,然后让他们用药来换!”“可是,听说日照宗的家伙整天只守着炼丹炉,们要怎么才能抓到?”沈冬抽了下眼角:“那就连炼丹炉一起绑架!”“好主意!”计蒙猛一拍脑袋,仰天大笑,“们根本不用抓日照宗的!只要把他们的炼丹炉全部偷走,他们肯定什么条件都答应!”“……”糟糕,好像会惹出不得了的事情!沈冬终于醒悟,这世上有些不能忽悠!就他头痛的想再说什么,否决掉计蒙的“好主意”时,他忽然感觉到身边水波晃动,远远看去,一条白色的长长水线,从湖底浮起,一路往这里游。“不好!”计蒙怒喝一声,死死盯着那条水线。这东西的速度很快,沈冬索性爬到礁石上。他嘀咕着仙界总不会有鲨鱼之类的玩意吧,等等,可能会是更凶残的东西,譬如说计蒙啊贰负,这种上古异兽,沈冬一紧张,五指张开,充沛灵气悍然掀开湖水,掌力余劲不绝,愣是翻得前方水域动荡不休,喷涌出成片水幕。“哪个混账?”声音虽怒,却有气无力。水幕中依稀有道影,手上寒光一闪,方圆一里的湖水竟这一击下自动分开。水花飞溅,下雨似的落,计蒙眼睛霎时瞪得滚圆,杜衡微惊,沈冬已经囧极——为什么每次都能砸中路过的翎奂剑仙,天上是,水里也是!找到能帮忙的了!沈冬先是一喜,然后看到翎奂剑仙满是杀气的模样,心就慢慢沉下去了。他看杜衡,杜衡也看他,这一刻两难得默契的想到一起:这事千万不能告诉翎奂剑仙,情况够乱的了,要是再被这个不着调的祖师干扰,会发生什么真是天知道!“贰负,快跑!”计蒙已经腾跃上半空,卷着狂风暴雨就跑了他,还算有点义气,至少逃命前喊了一嗓子。杜衡拽着沈冬飞速游过岸边的礁石,到水浅的地方就迂回走了一个诡异路线,身后水浪与礁石破碎的恐怖声音不断响起,杜衡却每次都恰好停剑光没触及到的一小块区域,比脑后长了眼睛还精确,很快就扯着来不及回神的沈冬滚到了药草丛里。等翎奂剑仙怒气冲冲上岸,提剑飞到那里一看。下面是一道缓坡,延伸到茂密的树林中,有很明显滚下去的压痕,但水渍半途就没有了踪迹。“两条小蛇,哼…先让们跑着,看不把们剁成肉酱。”翎奂剑仙恨恨的将剑插地上,支撑不住的坐下来喘气,长乘门主说用游的,翎奂绝对是老老实实不敢打折扣,不敢用法力仙术,硬是艰难的游到了瀛洲岛。那道天河大瀑布,灵气充沛,蕴含的力道非常恐怖,神仙一般都是飞上飞下,只有穿过八重天与九重天时才扎入水中,就这样,很多神仙都必须携带防御法宝,不然无法通过。翎奂这次是真正体验了一次“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高空坠落,与瀑布一起砸下来的时候,耗掉了他全部力气,好不容易才从水底浮上来,然后!迷路了!水雾太浓,瀛洲岛笼罩里面,从远处看,根本无法分辨。短短一段路,翎奂剑仙愣是绕了两天,才碰对了方向,隐隐看到岸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一掌砸得从水里翻出来。是可忍孰不可忍!断天门的剑仙确实强大,尤其是翎奂剑仙,有十八重天的实力,只片刻调息,双眼豁然一睁,神采奕奕,原地飘起,伸手拔/起长剑。剑身晶莹剔透,半点泥土都没沾上,一些水雾飘到剑锋上,也诡异的凝结成珠,缓缓滑下。翎奂剑仙倒提长剑,气势万钧的踏入密林。他的名声仙界一直都很糟糕,就是因为不讲理与睚眦必报。眼前枯藤倒垂,林间药香四溢,混杂出一股古怪气味,翎奂剑仙傲慢的轻轻一挥剑,剑气立刻绞碎了帐幔似的长藤。“噼里啪啦!”一堆刺球果从天而降,诡异的漂浮半空中。“雕虫小技!”某剑仙冷笑,剑气一卷,全部粉碎。密林中杜衡正带着沈冬踩着树干往前跑,忽然感到身后极远处传来赫然剑气,杜衡往后一瞥,立刻换了个方向。一路曲曲折折,沈冬头得转晕了,最后被落叶覆盖的树根下面找到一个能藏两个的大洞,杜衡飞掠进去,还顺手一挥,重新让落叶将洞口盖住。“走了么?”沈冬低声问。杜衡摇头,不让沈冬说话。没一会,忽然有刺骨的寒意逐渐蔓延上来,沈冬醒悟,这是剑气,翎奂剑仙大概距离这里很近了,凑叶缝里往外望,看到的却是一只脚!呃,就飘停头顶上!这也太惊险刺激了,被剑仙追杀。事实证明,实力彪悍不一定洞察秋毫,翎奂剑仙再厉害,可他宅啊,一辈子不管事,加上杜衡早就把翎奂看透了,躲藏都是专门找的地底下,翎奂剑仙不肯落到地上来,那目光搜索得最仔细的地方都是天空与树梢,没一会就走了。“们还是说清楚吧!”沈冬扒开树叶爬出来后,忍不住擦汗,“这情况也太糟糕,要是不明不白被砍死,才叫冤呢!”“不觉得奇怪?翎奂祖师为什么会湖水里?”杜衡看着刚才翎奂剑仙离开的方向,神色不善,“又恰好一拳砸到,天道之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是说?”“对,只要天道是搞鬼,就算们想说,也一定会被什么倒霉事给打断,如果不逃,才是真的会赔上一条命!”杜衡低声说,“一旦神识毁了,们就三界不存,入轮回都没可能。”沈冬生生打了个冷颤。“那现?”“要对付天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按常理走!”沈冬茫然看:“比如说?”“去把翎奂祖师的剑抢来怎么样?”“啊?”沈冬惊悚看,丫没疯吧!“要绑架的话,剑仙的剑,比日照宗的炼丹炉有价值多了!”“这,这不可能!”沈冬声音都抖。杜衡按住他肩,低声说:“完全可能,用的神识对那柄剑说话,它会自己飞来的!”“……”——计蒙哪里,快回来,现觉得那个偷炼丹炉的主意真是太安全了。

看网友对 94章节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