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24章最新章节

第124章最新章节

第124章 废墟被强烈投射光照得灯火通明,四周拉满了黄色的警戒线。倘若说这里闹鬼,总会有胆大包天嫌生活太无聊的人偷偷溜进去找乐子,但地层空洞这码子事,大家就避之唯恐不及了。毕竟这年头三不五时就能在报纸上看到地面忽现坑洞,行人车辆坠跌的新闻,何等触目惊心。几只野猫蹲在废墟的阴影里,爪子磨砺着沙石,尽情撕扯着被丢弃的沙发家具。它们对这种强光很不满,时不时发出让人一声毛骨悚然的叫。“呵呵,春天到了难免的…”一个守着警戒线的民警跟同伴打趣。“老张,你说这里是不是有古怪?”他的同事靠在车门边,打量着废墟深处那几栋楼房,放低声音,“不然,局里面为什么会调周队长来?周队长管的是刑事…那鬼楼里面说不准发生过命案。”“没影的事!我管这一片,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十年来老城区发生过的案子最多也就是持刀抢劫…啊,对了!你还记得四年多前,闹的那个连环杀人碎尸案?新闻没报出来,其中有一个受害者就是在这个小区开杂货店的。”“那案子有结果吗?”“不知道,说是机密,也不清楚有没有破案,也许成了悬案…咦,怪事,怎么越说越冷,这鬼天气!”黑色的小狸猫慢吞吞的从他们面前走过,钻过亮黄色的警戒线,然后选在路灯最底下,影子被压得最小的地方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玩自己尾巴。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马路上空空荡荡,路灯像一个个幽灵,在雾气里散着昏黄的光辉。一个拖着清洁车的人影缓慢的从远处走近,然后停下来拎着大扫帚开工。“榴~”石榴探出脑袋,然后用爪子将一堆东西往前推了一下。“小猫,你又捡罐子了?”穿着环卫工人马甲的大爷笑眯眯的蹲下来看,发现除了压扁的几个空汽水罐外,还有一个椭圆形的塑料把手,这玩意环卫大爷看见年轻人用过,是将塑料袋挂在把手下面,就可以轻松晃悠,免得塑料袋太沉,将手指勒出几道深痕。这塑料把手大概是废墟里面翻出来的,有点污垢,不过回去洗洗还可以照旧使用。老人摸摸石榴的脑袋,然后将这些东西收进挂在清洁车上的塑料袋里,又翻出半块硬饼放到地上。饼大约是昨天早晨买的,油很少,上面也看不到葱花与芝麻,却很厚实。小狸猫也不动弹,埋下脑袋就开始啃。雾很浓,省城现在的雾往往要到下午才会消散,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接连几天看不到晴朗的天空。偶尔路过的车辆,就像从浓雾里冒出来的怪物,只露出隐约的轮廓。有些垃圾是从车窗里扔下来的,飘到马路中央。老人拿着扫帚清扫,半个身体都被雾盖住了,只能看到身上的亮黄马甲。正在啃饼的小狸猫忽然抬头,死死盯向路边。“榴榴——”声音忽然凄厉无比,扫地的老人吓了一跳,他一直知道这只小猫发声古怪,大概就是被丢弃成为流浪猫的原因,毕竟快五年了,这只猫完全没长,听说丁点大不会长的猫狗价格都很贵,现在骤然听到这样的叫唤,就像被一盆冷水当头盖下。老人悚然惊骇,身体僵住,没来得及回头看,就感到扑面一阵风,冲得他跌坐在地。一声尖锐的刹车响,将远处的民警都惊得往这边赶。通常出现这种声音,路面都会留下长长的刹车印,有时候还会发生车祸。“怎么搞的,大半夜站马路中央,找死啊!”汽车里面伸出一个脑袋破口大骂,司机一身酒气,惊魂未定,刚才他紧急刹车拼命打方向盘的时候,看到一个狰狞恐怖的黑影迎着车窗玻璃扑过来,硬是将他整辆车推得冲上了绿化带。“驾照拿出来!雾这么大,还开那么快的车…酒驾!你等着重新去驾校考试吧!”民警绝对不介意客串一下交警,反正这年头每辆车都有指示板,撞毁绿化带的赔偿是绝对跑不掉的。“别,别…我就喝了一瓶菩了没两口,它又忽然抬头看黑漆漆的天空,因为没脖子,这个姿势很吃力,只好努力的翻眼睛。半空中飘来两个声音:“师兄,我的神识告诉我,有东西在盯着我。”“胆小鬼!那是天狗…就在你脚下!”“啊——”正在说话的司机与警察全部吓了一跳,纷纷回头看。可这条路空荡荡,连过路的车都没有,哪里来的惨叫声?“笨蛋,小声一点,被凡人听见是要缴罚单的!”“噢!”“快去干活,别磨蹭!”“这就来…”石榴的毛全部炸开了,它飞速的奔向废墟,身形如一道黑色闪电,半途中影子就脱离身躯,在夜色雾气里变成一个巨大无比的狰狞怪物,窜到摇摇晃晃的楼房前,无视重力,三两下就攀爬上腐朽的窗框,一爪子拍在房顶上,满是杀意的抬头盯着虚空中逐渐显现出来的人影。左边的那人紧张的放出八件法宝,上下左右全部围住。然后他很快就被旁边的人狠狠拍了一记:“瞧你那出息,这只是杜衡养的宠物,上次我来装修见过。再说不就一只天狗,拿个罩子罩起来就行啦。哎呀,这房子都破成这样了,再不修就彻底塌…”狰狞的黑色怪物被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当头罩住,拼命的挠,却半点用都没有。站在楼下瓦砾里的小狸猫动动耳朵,眼神里露出愤怒的光。楼上检查房屋受损情况的人继续絮叨。“哇,师兄你看这墙,好深的印痕,这得是多锋利的兵器!”伸手一碰,周围还很牢固,不是立刻散架,很明显这不是兵器,而是剑气。“修真界第一高手就是不凡!”装修队师弟感叹不已,“这是帝屋木,我法宝抡废掉才能砸出一个坑的好材料啊!”那个师兄却很纠结,从一个手镯式的储物空间里摸出罗盘开始测量房屋大小:“这杜衡,没事拆房子做什么?这年头人间灵气匮乏,各种木材产量逐年减少,价格翻了好几倍,有钱也不能这样挥霍!”装修队师弟显然对绝顶高手什么的还带有一种朴素的崇拜观,摊手说:“这师兄你就不懂了吧!像我们说梦话梦游最多踢翻桌子凳子,剑修…不!剑仙不小心一挥手,就拆房子啦!”“是吗?我觉得这破坏痕迹像战场!”这时,忽然有一只金色纸鹤飞过来,那个师兄皱眉接住。“展远大师发来的?”“啊!难道是我刚才叫了那一声!!”师弟骇了一跳,第一次下山来人间,第一次跟师兄出来搞装修,罚单果然好可怕!“胡说八道!”那师兄不耐烦的横了他一眼,展开信笺。下一秒,他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两眼发直:“这,这不是真的!”“师兄?你怎么了?”纸鹤已经自动燃烧,化成灰烬,想偷看都不行。“展远大师…他委托我们把旁边的废墟也清理出来,造一栋房子。”“啊?”——致百宝阁装修队,你在给杜衡修房子吧,旁边那块空地,修真界已经通过国家秘密部门买下了,请在三个月内造出一栋房子来,什么材料坚固用什么,内外都要设置最严密的阵法。请注意,不是防止外人闯入,是保护房子本身!断天门的剑仙即将被分配到住进那里,你懂的!帝休寺展远。混账啊,这种事谁会懂!百宝阁以前飞升的前辈,这些天就在门派里讲仙界的逸闻趣事。出现最多的字眼就是断天门剑仙,什么霸占第十四重天收过路费啦,他们的门主连大罗金仙都敢砍,总而言之,神仙都惹不起,大家必须躲着走。装潢服务最揪心了,面面俱到吧,客户嫌弃太贵。不便宜也不贵吧,看了洞府布置还说不合心意。有的妖修还强烈要求装潢设计越凶越好,最好建成凶宅,不够凶,煞气不够重客户就不满。杜衡就养了一只小天狗,有的道友宠物很凶悍,主人不在都不敢装修!“弃单,赶紧打电话给杜衡,就说我们百宝阁装修队突发暴病,不能来了!”“呃!暴病…什么病?禽流感怎么样,我昨天才背的四级参考书,人间总有这个病。”“笨蛋,修真界谁会得禽流感,说走火入魔!”“噢!那个…师兄我不会打电话!”“你活着做甚!!”装修队师兄痛心疾首,抢过手机就画符箓拨号。随即他傻眼看屏幕,杜衡他,不存在是什么意思?“走,我们去找余昆!有事找余昆,宗主说的!”某条鱼在山海易购里面狂打喷嚏。“关门,把超市的门给我关好喽!”余昆坐在餐厅里乐呵呵的看电视,里面是修真界对剑仙的最新追踪报道。“展远大师决定让断天门的剑仙暂时入住风尘客栈…”“哈哈!”余昆幸灾乐祸的大笑。饕餮大厨在旁边吃过期红肠,没办法,超市不营业,蔬菜水果这些东西还能放在有阵法的仓库里保鲜,人类生产的真空包装食品就没办法了。大厨兴致缺缺的看着屏幕里抱着脑袋只管睡觉的猛豹,不屑说:“这玩意几万年前还挺有趣,可是现在退化得太快了,你看看,脸都圆成什么样了,还有这身材…不吃肉的动物,味道会差。”“这是好事啊!”余昆笑得合不拢嘴,“展远正好可以把它带回去。”他说的没错,翎奂剑仙不顾阻拦,拎着猛豹回去给长乘门主时,只得了一阵嘲讽:“尔等欺我太甚,这哪里是猛豹?不要以为皮毛长得像就可以糊弄我!”漆黑长发散落在赤/裸的肩背上,腰间就围着带花斑的豹皮,赤足,还露出两条修长的腿,明明啥衣服也没穿,就偏偏能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凌人的威势,金瞳深邃,神态睥睨。余昆张大嘴,喝茶的杯子摔到了地上。长乘不屑的转身就走,乌发一动,绯红色的小凸起就在发丝间若隐若现。还好修真界观众多半是不动情/欲的,最多瞠目结舌,最多有一些女妖兴奋莫名的趴到电视屏幕上。天界来的神仙则是面面相觑。——不要以为长得像就可以冒充长乘门主了,这个不穿衣服的到底是谁啊?展远手忙脚乱的喊人送走那只古名叫猛豹,其实就是大熊猫的滚滚。长乘伸手砸出某样东西,正中翎奂脑袋。就是那张豹皮上的尾巴,长乘压迫感太强,翎奂剑仙恨不得矮一截,但是嘴上还是不服输:“这也是尾巴啊!”“笑话,我的尾巴上没有斑纹!”“……”翎奂剑仙默默的将那根尾巴从头上拽下来,转头对着展远吼:“修真界哪里有犳!割一条尾巴给我!!”风尘客栈,电视机前的沈冬同情看杜衡:“那个,你要想开点,剑仙们不知道现在人间有个事,叫现场直播。”

看网友对 第124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