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25章最新章节

第125章最新章节

第125章 ⊥财产安全?”杜衡看了沈冬一眼,答非所问的说:“你看到我们带东西来了?”“呃!”杜衡进店的时候,好像唯一的行李就是沈冬。笑什么,剑不算行李吗?“我懂了,有储物法宝…”沈冬恍然大悟。修真界都是属蜗牛的,全副家当都随身携带,这样好!至少不怕迷路。仔细想想,是没有北斗神州特快的古时候,修真者要不就是死宅,要不就是居住定所,其中真相就是——他们出远门会迷失方向!所谓方外之人半仙大师居无定所的真正原因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反正全副家当都在身上,随便再挑一个青山绿水洞天福地住下呗。如果是池茂那样连储物法宝都买不起的小妖,就扛着蛇皮袋到处走吧。相信这种一穷二白的小妖,也不会有啥值钱家当,更不用担心被偷。茂密的森林、开阔的水面、沙洲、楼船画舫,这景色真是赏心悦目。只不过问题是,飞的白鹭、河边的树、还有水里的鱼虾,你没法分清它们是客栈景观设计,还是跟你一样的住客。刚才沈冬睡醒后看到河里翻出大红鲤鱼正悠哉的吐泡泡,就想到了肥美的酸菜鱼锅子,风尘客栈前面就是火锅店,捞一条上来打打牙祭多美。结果鱼是抓住了,可那条红鲤鱼随即惊恐大喊“非礼啊”,震得不少妖修都跑出来看热闹。沈冬很懵。太不划算了,那冰冷的鳞片有什么好摸的,手感差透了,为这个被扣上举止不端,行为不谨的帽子,多倒霉啊!尤其一扭头看到杜衡从船舱出来,沈冬一头黑线的准备解释,然后转念一想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可是凶名在外的十方俱灭,就算做了亏心事也不怕鬼敲门!河道是首尾相连的椭圆形,中间是沙洲。楼船就一直在河面上顺水飘,两岸风景再好,沈冬也不敢随便伸手了,只是路过各种猎奇客房时东拉西扯两句,一心要扯开话题。他们闲散的看风景,看热闹的妖怪们也没闲着。“要离那个十方俱灭远一点…”红鲤鱼惊惶失措的游回去,八卦瞬间就传遍了河底。众妖修心有戚戚焉的狂点头。兵者,大凶也。修真界恶名昭著的凶兵悍将不少,但谁能拿的出曾屠十万妖魔的彪悍功绩?修真界的妖修与幽冥妖魔不同,它们不吃人,一心求道,走的也不是旁门左道,当然战斗力就稍微薄弱了点,比不上幽冥妖魔的凶狠残忍。“是啊,它杀掉那么多妖魔,十万啊,就是站成一排完全不动的让我砍,我也砍不完…”这一百年新化形的小妖都被建木培训班洗脑得很彻底,提起北邙山血战就特别兴奋。“喂喂,你听说没有?那些从仙界回来的前辈,说到断天门,好厉害啊!”“啧,电视里面天天放,孤陋寡闻!”“你怎么知道的,我们都住在河里,客房根本没电视机啊。”“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杜衡住的楼船那么大,你还是不是妖怪,不会挂在栏杆上偷看?”沈冬决定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手里拿个锅,到甲板上晃一圈,如果发现栏杆上有奇怪的东西,就抓起来,放话说要一锅炖掉!这年头,做恶人简单多了,还能找乐子。什么名声,从北邙山那一役起,十方俱灭还能有什么名声可言?沈冬发现杜衡的耐心涵养确实好,听到再离谱的议论,也很少会喜怒形于色。想想也对,断天门那种教育里出来的门人弟子,如果不能比师父更扭曲,那就只有旁若无人淡定如初,否则就会成为秦峰剑仙那样悲催的存在,被使唤得团团转。沈冬伸伸手脚,不行,还是太酸。他趴在甲板上晒太阳,完全不想动。逐渐,就只剩下水流的声音,妖修们不是去前面去打工赚钱,就是在努力修炼。实在是天赋差劲的,也要背书考四级。这世上,无论是谁,想好好活着,都不容易。沈冬没精打采的琢磨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完成反推占便宜的大计。比力气?好像比杜衡差一点。比手段,这个差得就有点远了…对了!杜衡那天为什么会坚持不懈的要把自己灌醉呢?他猛然一翻身,下意识的想跳起来,结果腰痛得他立刻又趴回去了。沈冬恼得捶甲板:“我就不信,修真界就没有一个…”话说一半,戛然而止,沈冬伸头看船边有没有潜伏的鱼虾,河面上有没有路过的白鹭。“一个什么?”杜衡就坐在沈冬旁边,大概看出沈冬的窘状,刚伸出手,还没碰到沈冬的腰,后者立刻警觉:“你要干什么?”“……”沈冬说完就后悔,这种反应过度,好像他怕了杜衡似的,不行,太没面子了!“咳,我的意思是修真界就没有一个事后恢复的办法?”沈冬将事后两个字说得无比小声,还自我安慰,这只是怕被偷听!那什么,做一次又不会少块肉,只不过发生得太突然了。沈冬唯一后悔的是当初他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没动歪念头呢,平白错失了大好良机,让杜衡先下手了,想想就怄!是被灌醉了上下其手啊!——算了吧,你早就不知被上下其手多少遍了。“你要怎么恢复?”“那还用说,至少让我…咳!”当时就缓过气来,反压回去啊!杜衡不知道沈冬在想什么,这次他不顾沈冬暴躁,伸手一揽,直接将人拽到怀里,压住肩膀腰背,不让某只动弹。半晌后,才低头说:“其实,我们做的那件事不是双修。”沈冬翻眼,没好气的说:“当然不是,就是…总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双修是很严肃正经的事,你师父泰岳剑仙把常识全部啰嗦过。就算是欢喜禅那也是严肃正经的找炉鼎在双修,根本不是你这样!”杜衡指蕴灵力,缓慢的给沈冬按揉着后腰,那种暖融融的感觉总算驱散了酸胀:“只论本性,非关道行。我那时让你什么都不要想,就是不让你用神识与我融合。不动灵力,不以法诀,忘记自己是修真者,只把自己当做一个凡人。这样才是最稳妥安全的。所以,就是事后,也最好不要用功法恢复。一旦你习惯,难免中途会出岔子。”“咦,为什么?”沈冬很迷糊。“这世上,绝没有既能提升修为,又能纾欲的好事!”修真界最苦逼的就是欢喜禅,要按照固定的修炼法门做那事,做归做,神智却不能稍有动摇,更不能迷失,否则就前功尽弃走火入魔。这比不沾情/欲更难,只有能忍常人不能忍的修真者,或者脑子坏掉的家伙才会走这条路。杜衡神情平淡的说:“到了你我这样的境界,做这种事,总是损修为的。”“那你还做!!”沈冬气得乐了。他不在乎杜衡是不是修真界第一高手,也不在乎十方俱灭凶名多甚,沈冬只明白一件事:剑是剑修的本命法宝,这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倒霉走运都是绑一块的!杜衡要是脑子不清醒,他绝对不介意敲到杜衡醒。“我刚才说了,只论本性,非关道行。”杜衡眼底有一丝笑意,转瞬又消失了,他看着水面说,“天道之下,总有空子能钻。”“但那个狗屁天道很记仇,你忘了?”沈冬愤愤说。“…你只要什么都不想,不妄动真元法力。你与我,不是剑修与剑,也不求更多。我们只是在做十丈红尘之中人人会做的一件事而已。”沈冬张口结舌,尴尬窘迫。——这叫什么话!杜衡怎么能眼都不眨的说出来!要是说得粗俗也就罢了,男人都不吝啬说荤段子开玩笑,不就那么回事,但这种跟论道似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摔!一回神,发现杜衡已经起身,抱着自己就往船舱走。“喂喂!”沈冬死命抓住窗框不放,纠结万分的说,“你说得太玄乎了,我总感觉那码子事不能随便做,不是生命危险就是修为倒退,你说那个时候谁能管得住自己身体跟神识啊!不行不行…要来也是我来,我一定能很顽固的相信我是一个正常人,会老会死的那种凡人。唔…杜衡!!”沈冬脑袋一偏,躲开后恼羞成怒的吼:“你连话都不让我说完?”“不用说话,你只要什么都别想…”杜衡手臂收拢,低声说,“这房间有阵法,没人能偷听。”“我不是担心这个!”沈冬欲盖弥彰的用更大声音嚷:“我说,让我来!谁知道你会不会中途一岔神,就想到修行上面去了,你练功练了几百年,还没惯性吗?”“不会。”“怎么不会?!”“你就是我的道,我岂会分心?”“……”沈冬彻底傻眼了。然而衣服还没被揭开,船舱外就传来一声高叫:“这不公平!凭什么给断天门造房子要我出钱!杜衡你躲到这里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余昆冲进没关门的舱房,下一秒就僵住了。“你…他…”余昆瞠目结舌的看着衣衫凌乱的两个人。∩他们都不是你这种抱法!”余昆无比混乱的说。

看网友对 第125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