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26章最新章节

第126章最新章节

第126章 断天门昔年在人间的赫赫威名,能流传下来的只有飞升前做师父的顶着紫霄神雷追着徒弟跑这件事。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小妖们都不知道这个奇葩的门派。就算各大宗派还记得断天门,但杜衡师徒两代,都没有“为祸”过修真界,剑仙能造成多大破坏力,许多人都没概念。就连说起杜衡,大家都知道他飞升前是修真界第一高手,有一柄很厉害的剑,叫十方俱灭,然后重点就转移到剑身上去了,什么绝世凶器啊,杀戮万千啊。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杜衡,剑还厉害什么?由于余昆每天上电视说书,讲述天界溃灭绝地大逃亡的真实经历,断天门这个名字终于在修真界达到了家喻户晓,连禅房偷油的老鼠都听说过的地步。——断天门在满是古仙荒兽的天界都敢肆意横行,修真界,够看吗?余昆就是有一种挑起恐慌,耸人听闻本事,他上电视说的大多数都是实话,可是挑的重点非常好。极其到位。你看说到翎奂剑仙,斑斑劣迹暂且不算,单是翎奂剑仙履历中的某一条就足够惊翻众人了:经历过两次九重天劫。然后是洛池剑仙,据说生性懒散,连驾云都不肯站着驾的人,竟然能修炼到飞升成仙,这得是多高的天赋,身为翎奂的徒弟,跟师父过不去还能活得滋润自在,这得是多高的实力(翎奂剑仙挨了一脚,充当衬托台阶)。秦峰剑仙,在各大门派的记载中,这是当时来往最多的一位断天门剑修。不像翎奂洛池懒得连帖子都不想拆,凡是大宗派盛事,秦峰剑仙多半都会来,尽管没干过啥惊天动地流传千年的事,但直到他飞升,修真界都无人在他手中赢过一招半式,不败纪录啊。修真界记载最详细的剑修之剑,除了十方俱灭,就是名剑观日。剑长两尺七分,通体银白,乍看平淡无奇,剑光却如朝阳初升,一瞬间万千光华平地涌出,穿云破雾。据说当初不开眼或手痒去挑战“传说中断天门剑修”的修真者,回来后差点得了惧光症,这种丢脸事,大宗派都是内部传,根本没说出去。导致一千年后,秦峰剑仙籍籍无名。然后就是秦峰的师弟,真正籍籍无名的泰岳剑仙,在修真界啥名声都没有,属于正宗黑户。可这家伙是杜衡的师父,懂不懂?就算在天上,泰岳还当众追杀翎奂剑仙几万里,这种彪悍事,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还有四位在修真界真正威名赫赫的散修剑仙,这四人没有门派,但名号却是最响亮的!无他,实践认证品牌效应!剑修的传承虽然不算少,可是那些传下功法的剑修本人——都没有成功!照着学,你可要想好喽。咦,你问有没有成功案例,有啊,就是那四位的传承,可遇不可求。修真界大众一般听说你是剑修,都会先肃然起敬,大家都要走飞升的独木桥,只有剑修那条路特别窄,如果命途多舛,那就跟不幸的人比比,瞬间就安慰了。“肃然起敬”完了后,就会询问,你得的是哪位剑修的道统啊?如果是那四位成功过关者的名字,恭喜,大家都会感叹你真好运,如果不是…肃然起敬就变味了,好像在瞻仰另外一个终将死于岸上,为后来者铺垫的浪花。好了就是这么一群剑仙,他们还有一位门主呢!余昆还没说到长乘门主斩落大罗金仙,长乘门主就先在电视直播里自毁了形象——好吧,是半裸出镜,让感叹世风日下的长老宗主刚摇头,就惊悚得知这位是镇得了一整个断天门的长乘剑仙,被紫霄神雷劈也要坚持把东西送完的奇葩师父。修真界对长乘剑仙知之甚少,立刻把长乘的形象定位成n多奇葩剑仙的集合体。不能细说,没法细想巴得知断天门即将到来后,纷纷惊叫着宣称自己要闭关,将洞窟房门堵死,没有门的拼命在地上挖洞。各大宗门趁机宣布他们那里有小块地皮出租,有意者可以暂住,价格高得有些离谱,穷妖只能望而兴叹。⊥栈?”翎奂剑仙才是真.蛮不讲理。“修真界给你们的房子还在造!”展远微笑成了苦笑,不过好歹还在笑,余昆都要哭了。秦峰剑仙在旁边催促:“我们也刚从仙界下来没多久,人间万事皆非,交给展远吧!别在这里多说了,我还背着门主呢!”没错,为了能让长乘跟过来,众剑仙不得不再次挽袖子,齐心合力打晕了他。这就是为什么电视直播说展远安排断天门剑仙到风尘客栈来住,结果两天后才抵达,各大门派还来得及捞一笔横财,这中间的时间差来历。“门主重要,赶紧安置下来,把门主放下。”“对对,万一门主醒来就不好了!”众剑仙索性化光,直接落到河中的楼船上。余昆有点发愣,抓着脑门问:“他们怎么知道杜衡住在那里?展远你说了?”“什么,杜衡住在这里?”展远大惊。两人面面相觑,随即醒悟。那帮剑仙不是知道杜衡住在那里,而是放眼看去,就那艘楼船最大看着最华丽。那还有什么说的,就是被人住了,也得乖乖给断天门搬出去!翎奂剑仙一踩上甲板,就察觉到船舱有人,他也不看,立刻气焰嚣张的喊:“谁住这里,给你半盏茶的时间,连人带东西赶紧消失!”“……”一点动静都没有,翎奂剑仙大怒。他觉得自己够客气了,要是在天上,哪个古仙不是看到断天门来,就立刻自动自发的消失不见,连喊都不用。于是他冷笑着进了舱门。然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余昆最佩服的是翎奂剑仙竟然能半点不尴尬的哈哈大笑:“原来杜衡你是到这里来给我们找住的地方。不错,这里水清得连鱼都没有,沙洲干净得看不到白鹭,房子也不错,比那个叫什么医院的好多了。”能不好?这里装潢是古风的。还不是人间那种大杂烩的古风,家具也不是仿造的花瓶椅子,都是真的有几百年历史的古董。不过肯定很难符合长乘门主的审美观,古天神肯定觉得洞窟石块才是好装潢。展远默默念佛号,他辛苦找的地方,转眼就变成杜衡的功劳了,这到底是杜衡太那啥,还是断天门剑仙自我感觉太良好?大师敢打赌杜衡沈冬是受不了这些剑仙,半路开溜的。大师还有一件事想不通,翎奂剑仙这个连自己师父都敢砸晕的家伙,没道理对杜衡这么客气,总不会是怕杜衡的师父吧!一纳闷,就跟旁边余昆嘀咕。“笨透了,他是对沈冬客气,根本不是杜衡。”余昆鄙视看。剑仙对剑脾气都好,哪怕不是自己的剑。剑在他们眼中是道,就算不是自己的道,别人的道也得尊重啊!而且沈冬对杜衡来说不止是剑,别人家的道侣,就更该客气了吧——余昆忽然发现自己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说沈冬教唆轻鸿剑去揍翎奂,这种事人间叫啥来着,对了,家暴!打是亲骂是爱,爱到不行就用剑砍…余昆凌乱的抱着脑袋,拼命晃动,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沈冬拖着酸麻的胳膊腿爬起来给长乘门主挪地方,杜衡却顺手把沈冬裹着的蚕丝被揭下来给晕迷不醒的长乘门主盖上去。长乘没穿衣服,只有那一张豹子皮。一直趴在秦峰剑仙的背上,头发晃晃悠悠垂到身前,脖颈肩背全部露出外面。躺下后又无意识的一歪脖子,头发又落到旁边,肩窝以下毫无遮挡。“什么?你是说,长乘门主失忆了?”余昆张口结舌。他是鲲鹏,也是洪荒远古活过来的。最初他看到长乘没穿衣服,还没觉得奇怪。“不是失忆,是只记得上辈子的事。”展远头痛无比。余昆的表情骤然莫测深讳。关于门主上辈子到底是谁,这问题倒是没人疑惑,除了沈冬,修真界出身的人好歹还是有常识的。大家原来以为门主的名字,只是取自九德之气所化的长乘神,没想到…就是古天神!泰岳剑仙跑到杜衡旁边,开始絮叨门主这段日子的种种离谱言行,末了还不甘心的问:“徒弟你说说,是不是应龙的暗算,怎么会好端端,记忆倒退回前世?”杜衡沉吟不语。泰岳剑仙拈着胡子,晃着脑袋说:“是有反常必为妖,同样重伤,我看你就挺好的,除了修为功力没恢复,也没回到前世,所以不是在三重天时打得太狠,不小心碰到轮回池水的缘故…咦,说起来,古天神好像很难轮回,即使有残魂,多半都化为别的妖兽了!”这倒是真的,典型案例就是倒霉被贰负砍掉的主君,死后变成另外一种妖兽,没有理智,十分凶残,据说那是枉死带来的怨气。“门主当初是坠入轮回池…”秦峰剑仙说。“然后呢?”出乎意料,说话的竟然是万年不吭声的洛池剑仙,他一字字说,“修真界剑修都有传承,门主的传承来自何位剑仙?为什么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这次连展远都摇头了,如果有那么一位剑仙,传承发展了这样离谱的断天门,怎么会没人知道?至少在仙界,得多声名显赫啊!翎奂剑仙表情古怪,半晌才说:“门主说过他有师父师叔…”“他们是谁?”“我不知道。”翎奂剑仙恼怒的说,“以前我是懒得问,后来飞升了,在天上却没看到有那些人…我也不敢问。”众仙瞪翎奂,多好的线索就断在你手里!翎奂毫不客气的反瞪回去:你们空口白话不牙酸!门主不满的一皱眉,谁还敢多问啊!再说翎奂是如此怕麻烦,如此懒的人,少几个师门前辈管着他,他巴不得!“找到他们,也许就能让门主恢复…顺带也就知道为什么门主能在转世后,成为剑修再次飞升。”杜衡皱眉说。泰岳剑仙张着嘴,无力开合几下,才咳一声说:“可是,仙界都完了!”“十八重天之上。发生什么事,我们并不知道。”杜衡提醒道。“不用想了,那上面也完蛋了!”余昆脱口说。众仙齐刷刷扭头看他。“哈哈,我是猜的!猜的!”余昆欲盖弥彰的干笑。杜衡也不追问,只盯着余昆看,只把某鱼盯得额头出汗,杜衡还径自说:“还有一件事…师父你们从十四重天往下撤的速度,是不是太早?太快?”

看网友对 第126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