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27章最新章节

第127章最新章节

第127章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长乘门主向来行事果决说一不二,从翎奂开始,断天门的剑仙都有万事不沾手的习惯。稍微正常点的四位剑仙,与翎奂毕竟不属同门,门主的徒弟都没说话机会,他们还费那个心做啥?而且他们很清楚,如果在天界只身一人,纵然剑仙实力比较强悍,想活得肆意随心还是很难的。剑仙前面假如没有断天门三个字,那些古仙荒兽未必肯识相,“当初听到天崩的消息,实在太过惊骇。门主又说太赶紧走,我一慌,就什么也没想。”秦峰剑仙话一出口,众仙立刻点头称是。然后洛池与翎奂师徒俩就被其他人侧目——这两个懒货要是仔细想了才不正常吧。“如此说来,长乘门主早就知道情势不妙?”展远也跟着推测。“那也说不通…”洛池剑仙慢吞吞的说,“如果门主早就知道整个十八重天都要湮灭,岂会不立刻带我们去轮回池?”要是早早赶到三重天,那就根本不用与应龙碰上,大伙直接破开通道奔向人间,多省事!而且那时候十八重天还没崩落一半,破界通道好开得很。翎奂忽然发现众仙全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顿时恼怒:“你们看我做什么?”泰岳剑仙冷笑:“我们为什么会停留在九重天的?“——因为翎奂走丢了。纵然是翎奂剑仙,也扛不住这种“如今糟糕局势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大帽子。他气恼无比的瞪回去:“胡说八道!!如果真的十万火急,你们信不信门主就是把九重天掀了也能把我找回去。”信,怎么不信!长乘门主的固执是出了名的,谁也拦不住。“还有,如果不是我跟你们走岔了…我会遇到杜衡?要是我们及时跑到三重天,杜衡与他的剑怎么办?”翎奂洋洋得意的瞥泰岳剑仙。众仙全部哑然,对翎奂的厚脸皮他们实在无话可说。“徒弟,你一直盯着余昆看什么?”泰岳剑仙疑惑的嘀咕。杜衡不答,但目光却并没有移开,余昆已经坐立不安,眼神游移,恨不得直接从窗户跳到河里遁逃。“那还用说,余经理知道□呗!”沈冬也来了兴趣,他迫不及待想看余昆三缄其口,众剑仙一怒之下,整出鱼的十八中吃饭。“别瞎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余昆赶紧申明。沈冬不怀好意的接着戳他要害:“噢,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什么的重音咬得真不错,那就是只知道一些,不是全部!”“我真不知道!”“哈哈,我敢拿自己打赌,杜衡早就怀疑你没说实话了!”所以沈冬语气才那么笃定,不过话说回来,沈冬相信杜衡就是没起疑心,只要他不想把剑输出去,也绝对会昧着良心点头说一直在疑心余昆!“我…”余昆还想狡辩,众仙都不肯信,这条胖头鱼活了这么久,绝对知道一些秘密。“说不说!”暴脾气的翎奂剑仙第一个抽出轻鸿剑。而后沈冬又一次看到了断天门的剑汇聚一堂,除了门主的…这些剑平时都沉睡在剑仙的识海里,把它们拽起来打架,都很兴奋,结果剑气还没放出,意念就碰到彼此了。极其疑惑不解,没有强敌,没有杀气,它们出来是干啥的?专程碰个面?沈冬捂着额头,决定装死。嗯,剑们开会交流,只要不出声都不会引起注意。长乘剑大概还在门主识海里沉睡,不知道外面天翻地覆了。余昆想喊救命了,这种被迫参观断天门所有剑长啥样的机会,他真的不想要!而且这些剑还自带副作用,观日剑出就是强光,照得船舱里一片白茫茫的。朱蠕尖锐得像惨号,岱宗往你面前一横,就像迎面撞了座陡崖,压迫感十足。相对而言,十方俱灭的煞气都算很正常了…对了,杜衡怎么会走这条路,明明他才是断天门最正常的那个,剑意怎会是最狠决的杀戮?不懂剑修习惯的人,会错以为北邙山血战造就了这样的十方俱灭、这样的杜衡。可问题是剑的本性,也就是剑修选择的道,最初即永恒,绝不更改。难道是受不了这样的师门?所以要煞气凌人?余昆的逻辑又跑脱了,等到回神的时候,他冷汗唰的一下滚出来。——面对断天门这么多手持剑的剑仙,还能走神,余昆觉得自己强大得没边了。“这个…事关地府与天界为什么会消失。”余昆含含糊糊的说。“你知道?”“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伏羲神王!”余昆嗤之以鼻,发现众剑仙神情不善,赶紧补充,“不过从上古开始,三界就隐约有个说法,只有那些还存在于凡人传说里的古神与古仙才知道前因后果。哪怕我活得够久,消息灵通…也说不清究竟怎么回事。”——那要你还有什么用?众仙没好气的瞪眼,杜衡摇头:“你在避重就轻。”“呃!”余昆僵住。“当年我于北邙山下渡劫失败,不但剑丢了,伤势比现在还重。”杜衡现在说到这段过往时已经能不动声色,神识连丝毫波动都没有,倒是泰岳剑仙满脸后怕,沈冬特别尴尬。“在那之前,除了青狐胡桃,在修真界几乎没人认识我。纵然有北邙山一战,可是连剑都丢了的剑修,实力还能剩下多少?”杜衡目中露出探究深思的意味,点头说,“你却毫不介意…就连耿直转不过弯的白术真人,偶尔也对我有很大意见,郑昌侯与瞻空这样的就更多不胜数了,原因无非是你开山海易购的时候,乙1这张卡在我手里。没有沈冬,我不是修真界第一。”沈冬大囧,转念一想,立刻就明白过来。从山海易购的情况看,余昆直接把修真界分成“从来不是人”与“曾经是人”两大类。,而且很莫名的将权利一分为二,把自己归属到金卡的范畴内,剩下的那一半丢给杜衡。这可不是一张会员卡编号的问题,大约这几十年来,修真界等同默认杜衡与余昆一样有事情的决断权,修真界好比就有了两个分管不同事情的头头。最关键的是,山海易购总经理是谁?余昆!前台主管是不是总经理的手下?主次都是分明的,加上杜衡在北邙山的恐怖履历,这种安排即不会引起修真界大众哗然反感,也不会让人忽视余昆。对杜衡不满的大概只有本来可以争取余昆之下这位置的人吧。说到“曾经是人”,郑昌侯算,各大宗派的长老掌门也算,就连瞻空都会为自家师兄看杜衡不顺眼。按照正常逻辑,展远比杜衡更有资格拿那一张编号为1的卡。不过这种事,大师从来没想过,现在也恍然大悟,立刻用陌生的目光看着余昆,好像从来不认识这条鱼一样…沈冬摸着鼻子想,难道接下来要暴余昆才是幕后黑手?这抽丝剥茧的架势,多么像电影里面真相大白时把boss找出来灭掉啊!看,连剑都是现成的,大家全部拿在手上呢。余昆…原身够修真界吃三年吧!——等下,饕餮不准入场或限餐。在沈冬眼里已经变成跳水鱼锅的余昆,也不知道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死鸭子嘴硬,竟然摊手说:“你是剑修啊!断天门我可得罪不起!”翎奂剑仙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很顺耳,可这话是糊弄不了杜衡的。“你又飞升不了,还怕什么断天门?”“谁说的我飞升不了?我不是刚从天界回来,人生总有意外,我们要…对了,要未雨绸缪!”余昆咬牙说。“如果你没把事情做过头,我说不定还会相信这个说法。”众仙完全插不上话,一会看余昆,一会又看杜衡,表情随之变化莫测。“你自己就经常说,修真界领袖有什么好当的!断天门剑修更是对这种事毫无兴趣,我若是你,在凡间见过这么多断天门剑修,应该收拾个地方,让我一个人安静待着才对…”杜衡觉得以翎奂洛池的前科,他碰到的待遇八成是好洞府一座,请慢慢宅,修真界没事让你烦神,麻烦你也不要给修真界找事。展远越想越对,最后他都忍不住嘀咕:除非余昆脑壳坏了,才会让断天门的剑修管事!这一大家子剑修前科太严重,余昆在根本不认识杜衡的情况下,贸然做这个决定得多脑抽?不怕山海易购被砸得完蛋,不怕修真界出事?因为杜衡挺正常,修真界大多数人也遗忘了断天门的种种彪悍,所以从没想到这点。杜衡却不会忽视这事,从泰岳剑仙身上,他就足够知道师门是怎样奇葩的存在了!没道理亲眼见过、活了n久的余昆会选择性忽视掉。“所以这一百年来,就算有那个位置,遇事我依旧不出声,只附和你。我确实想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杜衡这次眼都不抬,语调平淡的说,“但是任凭我怎么看,你也只是个会迷路、爱赚钱、怕死,经常大惊小怪的胖头鱼加脱毛鸟。”“……”余昆额头都暴青筋了,如果不是断天门八位剑仙手里还握着剑(听得太入神忘记收了==),他估计跳脚喊决斗的心都有。指着胖子说太肥,指着光头说秃驴!这口气咽不下啊啊!余昆喘了半天粗气,最后只能窝囊憋屈的嚷嚷:“我的盘古大神喂!这是谁算计谁?我都不知道你心机这么深…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你好说话没脾气,是断天门唯一的例外,所以你飞升不成功…”沈冬头一扭,喷了。这话是说杜衡不够奇葩,对不起断天门的名声?杜衡却丝毫不见恼:“你不是饕餮那样的凶兽,也不吃人,没道理一直待在人间,修真界的人都说你很懒,留着留着就被剩在人间了。可是鲲鹏的年纪,比断天门所有剑仙加起来还长,哪怕不修炼,这么多年都够你飞升了。你说你不想飞升,但又热衷于养建木搭天梯…你到底是想去天上呢,还是不想去天上?”余昆这次死也不肯吭声了。多说多错。“原先我还理不出头绪,倒是刚才,你暗示说地府与天界的毁灭早有预兆…”那边泰岳剑仙傻傻问师兄秦峰:“余昆什么时候暗示了?”“呃…大概是那句上古开始,三界就隐约有个说法那句?”众仙回头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余昆整个脸红了又青,青了又白,煞是精彩。“…显然,你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不怎么想去天界。那么造建木的原因就很明显了,人间一定有什么比可能出现的天崩还可怕,让你想逃到天上去,等没事了再顺着建木爬回来。”听着杜衡的话,余昆已经摇摇欲坠。沈冬抓过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开始啃,他瞅着觉得余昆太可怜了,忍不住催促杜衡:“快说重点!”“你怕的那件事,应该与我有关…我不能飞升,也许就永远留在人间了,你觉得我在你不远处,你就没危险了。这个想法很古怪,不过假如你怕的不是一件事,而是一群人,这群人跟门主有关,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长乘门主亲口说他有师父师叔,可是谁也没见过。而且——不在天上!!长乘门主当年飞升的时候说是师父师叔在仙界等着他,但是翎奂到了仙界,这件事就没下文了,很可能长乘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师父师叔是什么来历。沈冬默默吐槽,可怜喂。长乘门主形象已经被失忆的他自己毁完了,代换成被骗的小孩一点障碍都没有。话说那小孩得道飞升成仙了,却在天界找不到人,杯具啊!你看门主的脾气后来变得多糟糕!(乱扯“你…是乱扯。”余昆试图最后死撑。杜衡也不说话,只伸出手,轻描淡写的往西北方一指。这个动作彻底击溃了余昆,他张大嘴,努力开合半天,最后耷拉脑袋有气没力的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当然是为你与展远大师考虑,你觉得门主继续这样下去,修真界会没麻烦?”“你,你戳穿我这么多,就为了…为了找‘他们’治好长乘门主?”“是啊!”杜衡痛快的承认了。余昆直接往地下一躺:“我死也不说!你们想砍就来吧!”

看网友对 第127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