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29章最新章节

第129章最新章节

第129章 天色转暗,树叶连动都不动,气氛沉闷得沈冬晕晕欲睡,又忽然被一种古怪的咯咯声吵醒。他警惕的原地跳起来,揉着酸麻的胳膊肩背四下打量:远处度假村灯火通明,正是上菜吃饭的时候,酒香菜肴的味道远远飘过来。池塘旁边的草丛里不间歇的传来虫鸣蛙叫,池水波光粼粼,小鱼窜出来,不时泛起一圈圈的涟漪。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突然来个天崩地裂,人来不及反应,想必也生不出多少恐惧,可是这种无声难捱的折腾,让沈冬觉得特别揪心。他一扭头,终于发现了怪异声音的来源——余昆牙齿打颤的声响。沈冬好奇心大起,扒开草丛悄无声息的溜过去,轻轻拍了余昆一下。胖鱼吓得一跳,生生蹦出了三米高,沈冬瞠目结舌的仰脖子看,本能的伸手捞住余昆一只脚往下拽,正埋伏呢,千万不能出状况。“别怕,没来…是我呢!”沈冬看着惊魂未定的余昆,同情瞥。“呼…你干什么?你不知道你是剑,我是鱼吗?”余昆也觉得反应过度,丢了大面子,于是死撑着找理由。“我又不是菜刀…”沈冬没好气的说。他仔细打量余胖子,再仔细回忆,泰岳剑仙以前挂在嘴边天天念的阐教光荣履历,不记得有受害者是鲲鹏的案例呀!难道这是修真界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喂,你为什么那么怕阐教?”沈冬扬眉,表情明显就是“有什么不开心的过去,你快点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余昆郁闷了。“说说看,我保证不笑你。我早就听说在上古之时,随便抓出一个神仙荒兽来,不是被阐教欺压过,就是被截教踩过,挺正常的啊,你又那么大个…”余昆听到前面还觉得熨帖,心情随之放松,连连点头,没错就是这么回事,然而到最后一句时他就莫名其妙了:“这跟我长多大有什么关系?”“体积大,目标广,容易被误伤啊!”“……”余昆的那张脸更苦了,本来就胖,现在连五官都皱得看不清。“被我说中了吧?真的是误伤?”“不…”“痛快一点,吞吞吐吐的像什么话!你是鲲鹏,你胸膛那么宽,几百公里有木有?一句话还憋不出来?”余昆死死闭着嘴,就是不肯说。“噤声!有什么东西过来了!”杜衡顺手将沈冬拽回去。沈冬猛然紧张起来,其实也不用杜衡提醒,他已经发现蛙叫虫鸣全部停歇,只剩下远处度假村的喧哗笑闹,空气停滞似的凝重。一股凉意从脊背上窜起来,夜色中,隐约有黑色的浓雾缓缓飘动,沾到雾气的草木逐渐变黄,失去生气般的垂曳着。这,这不像是神仙要来,怎么感觉是幽冥妖魔呢?“啊——哪个混蛋在这里挖了个坑!”黑雾散开,树林中传来一声惨叫,数道剑气交汇成的阵法牢牢罩住了平地出现的大坑,剑光太强,导致远远看去,只有一对雪白翅膀隐约可见。羽毛乱飞,像破碎的雪花,沈冬愣愣的从额头抹下一根来,差点打喷嚏。“逮错了!”剑仙们立刻发现不妙。他们的剑气穿透下去,对方却没放出什么法宝来阻挡,反倒不停的哀声叫。茫然的对视一眼,赶紧撤去了阵法。却见一只通体雪白的老虎,扒拉在大坑边上,满身是血的刨土,想爬出来。“穷奇?”余昆惊奇万分。这家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穷奇愤怒无比,嘴一张,利齿雪亮,锋利的爪子狠狠将大坑边缘粗粗布置的阵法拍散:“我循着灵气来找吃的…余昆!!这是你布的陷阱?你是要跟幽冥界开战,看我不回去告诉刑天老大,你们等着死吧!”“噢,那个刑天还没有被劈焦?”翎奂剑仙持着轻鸿,冷笑着说。穷奇不认识翎奂,也不认识沈冬,它只忌讳余昆,闻声就愤怒的一挥爪:“滚到旁边去,再废话大爷我吃了你!“……”沈冬默默扭头。长有翅膀的老虎,大概也算珍稀物种,唉,要是被砍死真是太残酷了,不人心眼睁睁的看着惨剧发生,那就转过头吧!“嗷——”好惨的叫。“嗷嗷…饶命,上仙饶命啊!”这投降得也太快了!沈冬不敢置信的重新回头看,赫然发现穷奇已经趴在地上,全身都蜷缩起来,前肢拱起举过头顶,不停的做揖讨饶。翎奂剑仙也愣住了。当初他在修真界是个死宅,从来没出过东海,自然不可能见过幽冥界的穷奇。以翎奂洛池师徒的懒惰,估计要等幽冥妖魔打到自家门口,才肯勉为其难的提着剑出去参战。其实穷奇的实力并不低。它摔下陷阱,被八位剑仙攻击,也就伤及皮毛流点血,骂人的时候气势还很彪悍,还敢放话威胁余昆,就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有伤及筋骨,好着呢,战斗力肯定还是满的。反观翎奂剑仙,破界通道折腾一番,人间灵气又差,实力离正常水平远着呢。可是穷奇在迎面的第一招惊叫着躲开后,它发现翎奂是剑仙后,眼睛立刻瞪圆了,非常干脆的趴下来求饶。翎奂剑仙被穷奇这种毫不拖泥带水,立刻结束战斗的办法惊呆了。哪怕在天界,迫于断天门的威名,就算是小仙,也都是远远看到立刻就跑,打不过他们的荒兽古仙,也都虚晃一招就远远遁去。翎奂一向都懒得去追,可他还从没见过明明有实力继续战,竟然趴下来求饶的。凡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在修真界行不通,看不顺眼的话,笑得多好看都照样打,但是一个对手突然毫无形象的讨饶,这就够膈应的了!翎奂看了眼手中的剑,立刻嫌弃无比的走开。砍了这家伙,他还怕脏了轻鸿呢!结果穷奇竟然不肯罢休,伸出前爪一把抱住翎奂剑仙的脚,脑门上的王字在夜色里竟然特别明显,圆溜溜的眼睛也无比闪亮,一个劲的说:“多谢上仙,敢问上仙名讳?住在哪里?下次我一定带重礼登门拜访!”“……”沈冬苦逼的发现,这幽冥界的逻辑,他好像也不懂!众仙纷纷扶额,余昆不屑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穷奇,你又犯老毛病了!”“没你什么事…”穷奇扭头吼,但那模样怎么看都是色厉内荏。出乎沈冬意料,翎奂剑仙倒是没将穷奇一脚踢开,反而蹲下来先摸了一下这只老虎的毛,然后目光落到穷奇身后那根毛茸茸的长尾巴上,摇头说:“可惜了。”“上仙,你说什么?”穷奇全无恶相,那这讨好卖乖的表情简直就是犯规!“…可惜你皮毛上也有斑纹,这尾巴不能用。““啊?”“不过皮毛手感不错!”翎奂剑仙站起来,脚尖使力,猛然踹开穷奇,对着周围的几位剑仙下令,“把这家伙的皮剥下来带回去给门主做衣服!”穷奇惨叫一声,猛然窜出去十多米远,背部弓起,爪子撑地,紧张万分的四顾。它看到最远处站在那里,一直像好看戏似的杜衡,顿时又哆嗦了一下。剑仙们根本没人听翎奂的指派,他们不是苦逼的秦峰,想让他们动手扒皮是没门的事,翎奂你想拿“衣服”给门主,有本事你自己动手呗!就在沈冬以为穷奇要奋起反抗时,这只老虎竟然又伸出双爪抱头,拼命哀求:“上仙你放了我,我一定给你找没有斑纹的好皮毛!”“嗯?”翎奂剑仙眼睛一亮,“要尾巴没有斑纹的!”“保证没有斑纹!”“要犳的,最好是金犳的尾巴!”翎奂得寸进尺。“可…可以!”穷奇硬着头皮说。人间都看不到犳了,估计修真界有,大概不是某某道长的宠物,就是…穷奇用凶狠的目光看余昆。这几年下来,它已经知道修真界有个山海易购,是超市。至于超市到底是什么地方,穷奇的理解是无论什么吃的都有——他的老对头饕餮就住在超市里!余昆只是怕阐教,但对穷奇就毫不客气了,手一扬,狂风卷得穷奇连翻了七八个跟头。因为担心穷奇继续在这里纠缠不清,余昆干脆出声恐吓:“还不快走,阐教的人就要来了!”“你骗谁呢?”穷奇哈哈大笑,拍着爪子说,“傻瓜都知道阐教在昆仑仙境,怎么可能出现在人间。”余昆被他笑得无比恼火:“昆仑仙境就在人间!”“笑话,封神之战后,阐教就损失惨重闭门不出了!据说是对女娲娘娘起誓,不再过问三界任何事情,女娲娘娘给三界除了一大害啊!”竟然有这种内/幕?沈冬悄悄拽杜衡:“喂,你说那只白鹤会不会在半路上就被辣死了?”“…不会。”仙家脚力,要是挫成这样也别混了。“那怎么到现在都看不到人影?”杜衡蓦然一皱眉,青色剑气劈掌而出,只见远处树林两米以上的树梢齐刷刷断去。众人悚然一惊,纷纷抬头。“嘎啊!”一只大肥鹅摇摇晃晃的从树上掉了下来。“……”穷奇、余昆、断天门的众剑仙全部傻住。沈冬伸手揉眼睛,再掐一把胳膊,很好不痛,果然是幻觉。杜衡表情不变,只是默默拽开死死掐在自己手臂上的沈冬右手。这只大白鹅很肥,肚子压到了脚面,沉甸甸的垂着,也不知道这种圆滚滚体型到底是怎么飞上树的。众人一想不对啊,他们好歹也是神仙or远古异兽吧!就算刚才场面混乱,可是一只大白鹅在树上,怎么会没发现?白鹅拖着肚子…真的是肚子,一摇三晃的挪近了。仔细一看,这好像不是鹅!脖子很细很长的,羽毛雪白,翅膀很大,这是——摔!这根本就是刚才那只白鹤呀!!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就骇然看到这只白鹤用翅膀将自己的肚子捧起来,露出了细长的腿(沈冬百思不得其解:这脚是怎么撑得住的?翅膀就不说了,能飞的鸟胸肌都发达,极其用力),随即白鹤狠狠一脚蹬在穷奇脑门上。“……”众剑仙瞠目结舌。穷奇也傻了,就算它不是上古异兽,它好歹长得像老虎吧!这只傻鹤是怎么回事?哪有肥成这样的白鹤来蹬猛虎脑门上那个王字的。正愣神间,又是一脚。“哎哟!”这次是鼻子,穷奇大怒,跳起来一爪就要拍下,忽然听到那只白鹤口吐人声:“你这畜生,刚刚说我阐教什么?”“……”穷奇的爪子僵在半空中,维持着猛虎扑食的动作,眼珠转了一圈,溜过去看众人。翎奂等人还凌乱着呢,沈冬更是石化中,余昆却慢慢张大嘴,露出惊骇无比的神色。“你连本天尊的声音也不记得?”这白鹤说出的话,全无嘶哑之音,相反倒是威严十足,隐隐有无数回音,震得众人全部一愣,不自觉的就后退一步。穷奇啪叽一下歪倒在地,跟余昆一样,惊恐无比的开始抖,然后猛然缩成一团:“天尊…天尊饶命!我什么也没说…不不,我是乱说的,您什么也没听见!”白鹤嫌弃的往旁边挪了一步,穷奇惊恐的乱磕头,老毛病犯了又伸出爪子想抱住不放,结果白鹤肚子太肥,重心不稳,不幸的一头栽倒在穷奇背上。穷奇立刻一动都不敢动。白鹤慢吞吞的拍了下翅膀,试图站起来,结果又被肚子绊到了,那威严的声音瞬间有那么一丝尴尬,干咳了一声:“咳咳…吾还是第一次用附神之术,结果这只蠢鹤飞到半路上擅自扎进黄河里喝了一肚子水。”“……”果然,它辣死了。

看网友对 第129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