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31章最新章节

第131章最新章节

第131章 展远抱着一种必死的决心留在风尘客栈等结果。他虽然不知道断天门的剑仙要去做什么,不过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尤其看到他们“挟制”余昆,这摆明了就是想让余昆领路。断天门这群胆大包天,天塌了能当被子扯过来闷死别人的极品,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大师很纠结。长乘门主要是不能恢复,修真界就完了。可是阐教如果出现在人间,修真界还是完了。诸天神佛,快来告诉他,要何去何从!大师合掌喧佛号,然后他忽然醒悟,这天上的神佛是不是还活着都是个问题,他求谁保佑去?这人间啊,再无可奈何大家也要在这里待着,因为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啦,天庭遭殃地府解散,话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阐教封山的时候硬是将昆仑仙境搬到了人间,难道他们是早有准备?展远还在深思,远远就听到风尘客栈入口处传来一阵嘹亮的大笑声。那只看门的异兽见人就笑,就跟挂在店门口的风铃似的,不过风尘客栈住得多半都是妖修,它一年也笑不上了几次。断天门入住风尘客栈的消息,都上电视了,肯定不会有别人赶在这时候跑来。展远长叹着走出去,准备问问事情的进展。远远的一群剑仙过来,展远就发现不对——体型最大的那个不见了。“余昆呢?”“跑了!”翎奂剑仙恼怒的说。还好不是被你们卖了。大师的心立刻放下来一半,然后他看到众人表情都有点古怪,沈冬更是很别扭的一直回头,顿时那个叫不妙的预感陡然窜出:“那个,你们…找到阐教了?”杜衡点头,沈冬摇头。“什么意思?”“我们没找到阐教,阐教的上仙找到我们了…”沈冬无力说。“啊!”展远刚想追问事情始末,就看到剑仙们带着古怪的表情,齐刷刷往旁边挪开,露出了飞在最中间的一只肥鹤。很圆很标准,可以媲美凡人的圣诞节火鸡大餐。“这是阐,阐教的?”大师惊得合不拢嘴,声音都走调了。“佛宗后辈,一边去!”白鹤傲慢的抬着脖子,尽管它那细长的脖子很像一根弯曲吸管插在剥掉外皮的椰子上,那肚子实在太圆,飞起来的时候就更圆!展远已经傻眼了,梵文佛经都倒背如流的他,现在口齿不清:“不,不知这位上仙名讳是?”剑仙们有苦说不出,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对阐教八卦如数家珍的泰岳不在,沈冬跟杜衡也没办法记得住阐教那些上仙的名号。天尊,这来头好像不小。不过就像上仙是穷奇喊人的时候爱用的谄媚称呼,其实真正能称得了上仙的,至少得是阐教截教那个级别。这些神仙活得太久,留下的传说更多,称呼乱得一塌糊涂,譬如说太乙真人,还有个太乙救苦天尊的名号呢。天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救苦的,但见面说话,客气一点的话,喊一声天尊也没错,毕竟修真界的长老还能叫真人呢,总不能让太乙真人跟白术真人相提并论吧。所以从天尊这个自称,完全没法猜测。至于别的——穷奇人生的第一偶像?更没谱了,阐教就没出过几个讲理的。喊黄龙真人为师兄?这个也派不上用场,听说黄龙真人虽然本事差了点,也没做过啥彪悍事迹,在封神之战里每次倒霉都会轮到他,但这位上仙在那一辈里的排行还是挺高的。还好关键时刻,白鹤自己开口说话了:“吾乃文殊广法天尊,阐教十二金仙。”“咦,你不是…”沈冬蓦然抬头,话还没说完,嘴就被捂住了。展远直着眼睛看这只肥鹤摇摇晃晃飞进楼船,他咕咚一声往后就倒。“大师?”沈冬挣开杜衡的手,同情的瞥了眼展远后,就不满的质问:“你干什么?”“让你别提。”“你知道我要说什么?”沈冬想了想,决定还是保险起见,凑过去小声嘀咕,“这个文殊,不是成佛去了?叫什么文殊菩萨!西游记里出来过,我记得他的坐骑还跑出来变成妖怪呢…”“凡人说的神仙是什么样的?修道者又是什么样的?你觉得呢!”“……”好吧,真相一直跟传闻有天堑之别。“几百年后,倘若有人问你,你就是沈冬,那柄为了化形不惜挨紫霄神雷的剑,你会怎么想?”杜衡又问。“灭了丫的!不,揍飞他。”“所以让你别提。”“喂,别转移话题,你至少告诉我,这种跑去成佛的传言是怎么形成的!”沈冬一个箭步,跟上杜衡,继续追问。杜衡叹口气,然后表情不变的回头:“我也不知道。”“嗤!”沈冬鄙夷看。一群人又闹哄哄的跑上船,紧张无比的围在舱房里,长乘门主还没醒,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秦峰剑仙苦着脸守着鼻青脸肿一样晕迷的泰岳。这么一群剑仙看着肥鹤大大咧咧的用翅膀拍了下长乘门主的脸。“没事吧?”沈冬可没忘记某上仙一翅膀扇飞了穷奇。肯定有事!你拿羽毛往口鼻前凑试试,神仙也受不了啊!“啊嚏——”长乘门主茫然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用手去摸鼻子。某鹤被撞得往后一滚,肚子朝上,肉压住了脖子,半天没爬起来。第一次当鹤的文殊广法天尊暗自咒骂这鹤太蠢了,回昆仑后一定要去找黄龙算账。长乘也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团吓了一跳,就这样低头看着,愣住了。好半晌,都没一点动静。“门主不会想把它吃了吧…”翎奂剑仙惴惴不安的问,鉴于古天神连火都很少生,也许看到肥鹤就撕吧了直接吃掉。只见长乘门主忽然抬起手,看了眼身上盖的被子,紧跟着又茫然扭头看船舱,视线顺着将断天门剑仙一个个扫过去,连沈冬都没放过,最后落在紧张不已的翎奂剑仙身上,长乘松口气似的说:“我们从破界通道出来了?”“……”剑仙们当场愣住,然后齐刷刷看白鹤。那翅膀,也就是普通的翅膀吧!附神术就是一缕神识分到白鹤身上吧!这到底是怎么一拍,竟然这么简单就能让长乘门主恢复记忆——呃,不,还是失忆的,因为门主好像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翎奂?”长乘见徒弟表情不对,眼神游移像是做了什么错事,当即喝问。翎奂剑仙本来就最怕他,被这一喊,差点趴到洛池身后。长乘门主还要再说什么,可是身上一动,被子滑下来,他感到胸口一凉,愕然低头,顿时愣住了。腰间的皮毛很柔软,但硝制得很粗糙,看斑纹应该是豹子的。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衣服呢?还有被窝里这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什么?他不解的伸手一拽,一条豹尾生生被拉了出来。“……”沈冬死死忍着笑,然后轻手轻脚的溜到杜衡身后躲起来偷笑。翎奂剑仙到底是怎么想的i是——该死的i,手上光华流转,一直沉睡在识海的长乘剑都被他召出来了,踢开被子跳下床就要找“胆敢用尾巴这件事讽刺自己”的徒弟算账。结果他才踩到船舱地板,就觉得颈后脑后一阵剧痛。长乘只能停住,莫名奇妙的伸出左手去摸。虽然脑门后没长眼睛看不到,可神识不是摆设,粗粗一看,手指摸到的地方全部瘀肿得厉害。长乘门主依稀记得在三重天危急关头,他让翎奂带着断天门其他人赶紧逃命,话还没说完他就晕了,绝对是翎奂劈晕他的!好啊!这徒弟胆子肥了!长乘门主气极反笑,提剑就砍:“翎奂,你敢跑试试!”不跑是傻子!“…师父,不不,门主你息怒啊!”翎奂剑仙果断拽过秦峰做挡箭牌,又把洛池丢出去,惊慌失措的辩解,“当时情况危急,我是逼不得已的!”“还在胡说八道!”长乘气得都要吐血了,怒吼,“我头痛成这样,还有脖子后面的瘀肿都有两指高,你到底劈了多少下?”“……”原本看热闹的剑仙们瞬间脸上变色。这伤嘛,除了杜衡,他们都有份!于是懒散不动的洛池剑仙也赶紧爬起来阻拦长乘门主,拼命的朝床榻上打哈欠看戏的白鹤示意:“门主息怒,还有外人在,不能闹笑话啊!”“外人?”长乘扫了一眼船舱,自动将沈冬分类成杜衡的剑,然后就冷笑不已,“好啊,你也帮着你师父,今天我非要看看翎奂到底长了几个脑袋,冥顽不灵忤逆不驯,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收下这种徒弟!”“…门主,那个…我是你捡来的啊!难道你忘记了,那年人间闹饥荒,小孩子都被吃了,你是从锅里把我捞出来的…”“我就应该看着你被煮成汤!”长乘大怒。秦峰剑仙冷汗直冒,也赶紧扑过去拽住长乘持剑的右手:“门主,我师父没骗您,阐教的上仙在呢!”长乘门主闻声一震,疑惑看:“什么,在哪里?”这次他停的位置恰好正对着床榻,肥鹤那么大体积,长乘都视若不见,这让众人面面相觑,最初他们以为长乘门主是怒极之下没留意到这只鹤。“呃,就在你眼前,圆圆的肥嘟嘟的…”长乘闻言更是气得暴走,一脚踩得翎奂剑仙趴在地上:“胡闹,阐教也是你能拿来开玩笑的。”堂堂文殊广法天尊,当然是想让谁看见,谁就能看得见,反之…“门主你脚下留情,我没说谎,真的啊!”翎奂剑仙怄得发慌,拼命大喊:“喂。你们还楞在那里干什么,快帮忙啊!”长乘更怒:“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还让大家跟着一起胡闹?谁让你对他们呼来喝去的?”翎奂觉得自己要冤死了。白鹤悠哉拍了下翅膀,从窗口飞出去,回昆仑了。穷奇都说了,这位天尊是它人生偶像与奋斗目标…天尊一定能让你后悔之前对他说话不客气的。——祸从口出啊,翎奂。

看网友对 第131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