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49章最新章节

第149章最新章节

第149章 断天门剑仙的第一次秘密会议正在召开。地点,建木树底一堆树根弯拱形成的角落里,因为太黑,所以负责照明的是秦峰剑仙的观日剑。话说这柄剑也很神奇,不知道秦峰剑仙到底怎么炼的,剑身乍看平平无奇,那亮度却可以随着灌注的法力任意调节。目前是昏暗模式,只勉强看得见对面的人影,不过这就够了,剑仙的视力都好。沈冬忍不住同情瞥,充当电灯泡的剑生得多可悲!“鉴于刚才我们都在考试…”一旦离开长乘门主视线范围,立刻恢复矜傲德行的翎奂,板着脸看杜衡,“你把具体情况给我们说说,那只鹤是怎么冒出来的?”杜衡也不恼,言简意赅的说:“没看清。”翎奂拍桌而起——那桌子是建木的一段树根,霎时众人脚下开始晃动,拿着照明用具的秦峰剑仙只能往后一靠,勉强稳住。“喂喂,你这是干什么?”秦峰没胆子,泰岳剑仙可不客气,何况翎奂还是对着杜衡发脾气,泰岳当即大怒,“这地方如此狭窄,塞了六个人…不对,是五个人两把剑,都没地落脚了,你还发什么疯,存心捣乱吧!”“你!”“我怎么了?”泰岳干脆利落的把话砸回去,“我又不是你徒弟,要发脾气去找他!”洛池剑仙真是躺着也中枪,他慢吞吞的挪了一□体,以手撑额,有气无力的开口:“我们首先确定一下这只鹤的来历…”“那还用想,就算他矢口否认,也肯定跟之前那只肥鹤是一伙的…”翎奂对文殊广法天尊耿耿于怀,临走还坑了他一把,还得他被长乘门主斥责了好多天。“是同一只鹤,只是附身的元神不一样。”杜衡截断翎奂剑仙的话。“绝对是阐教上仙!”沈冬更是一口咬定。那个气场,还有那种不着调却又感觉很靠谱的样子,太明显了!翎奂忍着怒气,犀利问:“好啊!那么问题来了,他凭什么不承认门主是他的弟子?记名弟子…哼!门主有哪里不好,他也敢嫌弃?”“……”众人集体沉默。其实他们想说的是——翎奂你到底有哪里好?长乘门主怎么还没把你逐出断天门?你这家伙简直拉低了断天门整体素质水平线!!修真界现在把他们当成神经病看,绝对有一半是翎奂的错!!杜衡抬手揉了下额角,沉声说:“我首先申明一下,阐教上古时期在天庭的重要性,还有他们做出的诸多可怕事迹…”泰岳剑仙得意的摸胡子,摆出全都是他言传身教的骄傲表情。“别!”沈冬赶紧喊停,对这段故事他从一块石头开始就听泰岳不断啰嗦,无比腻味,如果现在还要再讲一次,简直闹心透了。“简而言之就是阐教很厉害,自古到今都没人敢惹,曾经截教也是这样,不过现在截教没了,你懂的。人家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别的不说,阐教十二金仙随便来一个,就能揍得应龙找不到北…”泰岳剑仙点头,然后觉得不太妥当。阐教上仙里还有一位最好对付,也最没能耐的黄龙真人。不过鉴于人家有彪悍的师门,还是算了吧,识趣的别提。“所以,就算是嫌弃…你们也没办法。”沈冬干脆的做完总结。杜衡点头,然后说:“阐教在封神之战后,就起誓不过问三界任何事。封神之战距今五千年…所以这情况很好理解,不肯承认收徒是碍于誓言。甚至记名弟子的说法也不安全,索性只说自己是东海散仙,跟阐教一点关系也没有。”众仙纷纷点头,唯独翎奂剑仙不依不饶:“那也不对!哪有连正面都不露,整天鬼祟的附在一只鹤上到处乱飞的?欺人太甚,这是什么态度!”众仙一想,的确也是这样。洛池却慢吞吞的说:“以前他教门主的时候,肯定不是这样。”“废话!”翎奂恼火的瞪他一眼。“不过现在,天崩了…”“啥?”“你不觉得,这些阐教上仙,是没法来人间了么?”洛池以懒人的思路分析,“变化身形的法术有很多种,何必吃力不讨好的把元神扔在一只鹤身上,还是一只总出意外状况的鹤。”联想到之前某仙所说的天道有序变化。终有一日,这天地会终归虚无。所有会影响天道的存在都会逐渐消失,这个过程很缓慢,可又极残酷。对未雨绸缪几千年前就把家搬到人间的阐教来说,搞不好闭门不出的这n年都在研究新方案跟出路。三十三重天崩毁,影响是巨大的。不然没法解释一个天尊借鹤出门,一个上仙还是借鹤来凑热闹。“如果门主没有去昆仑,就证明我们猜测是对的,那里大概已经没法进也没法出了。”杜衡思索了一阵,下了这个论断。“不可能!”翎奂无比恼怒,再次拍得建木这段树根直晃,“他们都不承认,门主才不会坚持去…再说门主走了,我们怎么办?”果然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泰岳剑仙脱口而出。阐教!昆仑!!如此大好良机耶!你们要理解一个阐教脑残粉的心情!洛池眼神示意,秦峰剑仙只能死死按住兴奋的泰岳,一拳砸在他脑门上:“别晕头!人家连自己是阐教上仙都不肯承认,再说记名弟子的徒弟,在哪个门派都不列入门墙的!否则算起来的话,今天修真界各门各派,只要是人的多半都跟阐教有关,妖怪多半都是截教门人了…你说可能吗?”泰岳剑仙垂头丧气的蹲到旁边去了。“好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翎奂忍不住磨牙,“现在那只白鹤到底是谁?”翎奂跟自己有名无份的师祖绝对有深仇大恨!比文殊广法天尊还深!天尊只坑了他一次,门主的师父间接坑了翎奂一辈子!长乘门主斥责他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连我当年半分也不如”。当然门主本来就出类拔萃,谁跟他比都会变成渣(翎奂是这么深信加自我安慰的),听到耳朵长茧也不是多大的事。可是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太高了一点。“师父你竟然会炼丹?”第一次发现的时候无比惊喜。无数年后“门主你在炼丹啊”,随即砸来的就是一顿怒斥“这么多年了,你连添火都不会,你活着作甚,你若有我当年半分…”练剑、修行、采药、吃东西…哪怕抬头看个天空,甚至好端端站在墙角撞装不存在也会被拎出来念?门主当年到底是怎么当徒弟的!!那还是徒弟么?真的不是道童+煽火炼丹仆役+任劳任怨的学徒工?“天下修真者门派如果全是这种师父!修真界早就完蛋了!”翎奂咬牙切齿的说,那简直就是欺压徒弟啊,那是做师父吗?做皇帝也未必有那样痛快。众剑仙面面相觑。洛池干咳一声:“他自称是东海散仙,别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言下之意,必须要有细节,还是去问门主吧,人家是师徒,肯定相处过百八十年的。——那不是找死么?翎奂其实挺理解长乘门主心情的,因为他看自己徒弟也很不顺眼。洛池这混账,这哪里是师徒,这是仇人啊!活生生的孽债,气得胸口都痛。看热闹的沈冬决定还是提供一下有用消息:“他叫之前那位天尊师兄。”“嗯,他刚才还说他有两个师弟…元始天尊的记名弟子,还是自相残杀死的…”秦峰剑仙补充。众仙齐刷刷看泰岳,后者愤愤说:“这有跟没有一样!”阐教十二金仙排辈是怎么样的,几千年了,谁能知道?流传下来的只是一个大概。你敢去昆仑仙境查户口作登记?“元始天尊的徒弟很少,通天教主单单是记名弟子就有三千。”“少也没用啊,不记载没传闻,我又怎么知道?等等…”泰岳剑仙眼睛一亮,“姜子牙跟申公豹,不就是反目成仇。然后一个修仙未成死了,另外一个下场也很糟糕。”翎奂剑仙不耐烦:“说有用的!”“住口,有本事你来猜?”眼见泰岳与翎奂又要不顾辈分跟形象的掐起来,众仙赶紧去拉。忙乱之中,沈冬忽然全身一寒,他眼尖的发现观日剑的光芒也在闪烁。——剑锋轻振,这是示警啊魂淡!沈冬赶紧冲上前拽住杜衡:“不好了,快跑!”“啊?”包括杜衡在内的几位剑仙还没反应过来。这时一股萧杀的气息赫然出现,堵死了拱形树根洞的出口,淡淡金光瞬间照亮了那个人影,檀冠乌发,容颜昳丽,不是长乘门主又是谁。“……”众仙僵在原处,然后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拖着步子心惊胆战的走出来。杜衡还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沈冬却紧张的开始擦汗。虽然长乘的目光犀利的如同实质,压得人喘不过气,不过还好,总算顺利过关。秦峰剑仙走出门主视线范围后差点站不稳,赶紧又回头去拉泰岳。洛池只听到耳边一阵劲风,下意识的将脑袋一缩,果然看到翎奂剑仙被踹得一头砸在建木上。“你们躲在这里做什么?”沈冬看到门主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四位剑仙一个劲的给这边打眼色,做手势。“嗯?”长乘门主眼神一掠,顿时后面也老实了。白鹤站在一根树杈上,拢着翅膀笑个不停。翎奂暗暗的又给某仙记下一笔,然后硬着头皮爬起来说:“这个,主要是弟子迷路了,然后洛池他们来找我。”“对对!”泰岳赶紧分辨,顺带踩自己师父一脚。“这棵树太大,我也找不到路…”洛池满头大汗的说,“泰岳就来找我。”“我是来找师弟的。”秦峰剑仙表示自己是个好师兄。沈冬忽然发现周围压力倍增,一抬头,赫然发现所有人都在瞪杜衡。万般无奈,杜衡只能说:“我…我是恰好路过。”众人目光随即跳过沈冬。——太好了,做一柄剑还是有好处,至少不会有人来追问你,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长乘门主冷笑:“不是来找你师父?”“不是。”杜衡立刻说。“哼!”长乘门主厉声说,“都给我滚回去,今天的四级试卷。全部回去给我重做一遍,我倒要看看你们写的是什么…区区一千道题,你们以为我记不下来么?”萧杀气息瞬间凝滞。洛池剑仙首先趴地,随即泰岳也摇摇晃晃倒下了,秦峰剑仙一头撞上树干,翎奂已经完全傻了。如果要给这些剑仙加个状态修饰,没有比“绝望ing”更好的词了。沈冬第n次庆幸杜衡当初渡劫没成功,让他们两个一直留在人间。“这些不成器的弟子,让师父见笑了…”白鹤拢着翅膀说:“咳咳,其实还好,长乘啊!”某仙一句话还没说完,准备考六级跟送考的大部队也奔来了,都是愁眉苦脸行色匆匆,根本没留意路边情况。白鹤说话的声音并不高,声音却清冷飘渺,十足是传说里神仙该有的声音,十分有特色,忽然有一人大惊失色,骤然扭头:“云中子?!”“……”断天门剑仙们外加一只白鹤维持原来动作,僵硬看这个踩着破拖鞋跑过来的——僵尸,嗯,旱魃就是僵尸。“何方妖孽,贫道收了你!”白鹤骤然叫了一声,翅膀就是一拍。“等等,不,救命啊——”郑昌侯被砸得飞出去,比来势还快,生生嵌进了树干里成标本了。白鹤兀自气得不行,羽毛直抖。“吾乃东海散仙云中子,不不,我不叫云中子…”“……”沈冬与杜衡对视一眼。话说郑昌侯,好像死在

看网友对 第149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