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求退人间界 > 第167章最新章节

第167章最新章节

第167章 ∪咳,并不是成仙后,那股傲气被磨没了,实在是一群剑仙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不是灾难也是灾难:师徒间看不顺眼,性格又不合拍,都觉得没必要忍耐对方,最关键的是彼此实力都高,随便打架又不会闹出人命,于是——心里的傲气,外加在凡间自视甚高觉得不能跟“实力差”的人计较,不想“误伤人命以防招惹天道”这种疑虑尽去,压抑久了的性情就肆无忌惮了。反正大家都是剑仙,还算同门,谁怕谁啊,提剑打呗。长乘门主在的时候,他们还小心谨慎,门主一旦闭关,剑仙们除了不敢把清寰洞天拆掉,关起门啥丢脸有损身份的事都敢做,什么背后偷袭,暗设陷阱,丢了剑抡起拳头砸得对方眼圈黑肿…把充当过路费的仙酿摆出来喝到酩酊大醉等等。这些事,都是他们在修真界从来不做,也不会去做的。∩是杜衡天劫都过了,他的剑又是器灵,有什么理由能沈冬封起来?别说杜衡不答应,连剑仙们也一致觉得不妥。器灵纵然不化成原形,情绪起伏大的时候仍然会外露杀气。沈冬在这点就更明显,他连做梦都会用煞气拆房子,这等凶兵!绝对不能给心智懵懂,对道还一无所知的小孩看到!那就瞒着吧,有一天瞒一天。不过,三百年…翎奂剑仙哂笑,肯定会出事!他不是乐得看热闹,而是长乘门主被这件事牵走的注意力越多,翎奂当然就越安全,日子过得越自在乐呵。想到苦兮兮躺在破楼道里守夜的泰岳,翎奂就想嘲笑。剑仙们没有一个同情泰岳,也不会去给泰岳换班,理由很简单——杜衡是泰岳你的徒弟,你不操心谁操心?剑仙们感兴趣的是杜衡到底是按照什么标准收徒弟的。听说翎奂是长乘门主从锅里面捞出来…那年人间□,这也是救命之恩,翎奂千百年来一直被揍大概是天道安排的因果吧,毕竟翎奂的命数本来是该死掉的。洛池是翎奂跑到人间,趴了许多学堂屋顶最后挑中的。理由就是当时这孩子背书特别快,教书先生都夸赞,长得也好,按照今天的话来说,翎奂是想找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以后成精英来给他分担事情。孰料这是翎奂的自以为是!洛池是世家子弟,又非长嫡,要不然家族也不会痛快的放他去出门学道求仙…不过洛池当年背书又快又好什么的只是他懒而已!成为修真者非但没有治好洛池的毛病,反而让他变本加厉。辟谷之后,修真者就能够借天地灵气而活,不食五谷,你说适不适合懒人?修为足够后,内外清明,尘埃不染,不用洗衣服其实也不用洗澡,你说适不适合懒人?至于一闭关就是几十年,不用说话不用费神真是太美妙了!——所以这就是朱蠕剑出,剑气成啸尖锐可怖的真相吧!剑都忍受不了洛池那种懒散、死寂、沉闷的生活方式…得扯着嗓门发泄一下。这么懒的洛池,你以为他会认真挑徒弟?不不,实际上他是随便找了个岔路口,躺在树冠上晃晃悠悠的默数一百,睁开眼瞧瞧,年纪不合根骨不够就再数一百。最后飘然而下,说吾乃客居东海的世外之人,不日就要飞升成仙,此子与我有缘,我待传他吾门功法,从此不染红尘,长生不死,日后亦会与我在仙界相逢。——瞧这神仙派头!秦峰、泰岳就是这么被他“骗”来的…好吧,也不算骗,是被自家父母长辈心甘情愿送上的。那年头百姓家里孩子多,有的确实养不起,纵然有母亲心痛舍不得,但毕竟不是家里独子,而且总有夭折不活的小孩,如果个个哀痛,那日子也就甭活了。因为是洛池剑仙随便找的,只勉强合格,所以秦峰泰岳的修为难免差一点,按照长乘门主的话就是资质太差,天人感应都不过关,都成仙了还胡子一把老得不行…咳!其实秦峰泰岳师兄弟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从前也有一些旁门左道的魔头,佯装神仙,让百姓奉上小孩,说是收徒,实际上早杀了…通常的辨别办法是!假如那些“神仙”要是看中聪明无比漂亮好看的小孩,就要警惕了,因为修真界除了以灵气感应好为标准外,通常找徒弟都是老实的、毫不起眼甚至完全没优点,反应木讷的普通小孩,这样的才叫根骨好!修行不躁进,脾气不会惹事,规规矩矩,不会自作聪明搞歪门邪道(翎奂挑徒弟的时候那就不是通常标准,因为翎奂有其他目的)。秦峰、泰岳绝对符合这个标准!据说洛池收徒的时候,秦峰五岁了竟然还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泰岳更是笨手笨脚;连拾柴活计都做不好,被当樵夫的父亲拎着耳朵痛骂。杜衡的来历…还是别说了。当然翎奂不知道,最奇葩的收徒记录,根本就不是泰岳剑仙创下的,而是——从长乘门主开始!长乘是云中子买来的!!那个氏族根本就不认为是把长乘送去修道求仙,压根是当奴隶卖,只不过价格高一点…这种黑历史,长乘怎么可能说出来。翎奂剑仙的得意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大约半个月后,他忽然看到长乘门主领进来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这,这是?”翎奂惊悚问。“杜衡收的徒弟,明天去挑灵石。”“不不,我是问,杜衡呢?”翎奂的头发还栓在日光灯上,造型极其诡异。那小孩偷偷的笑,翎奂当即觉得果然是泰岳的徒孙杜衡的徒弟,他看了真碍眼!!气场不合!!长乘门主皱眉说:“短短一个月,就屡出事情,我当然要将这孩子带在身边,让杜衡他们换地方住,杜衡能教导这孩子的事情,难道我不能?”绝对教得更好!翎奂剑仙瞠目结舌,看着门主带着那小孩离开,骤然大叫一声,头发都差点扯断:“不对啊!师父你上当了!杜衡这是在算计你,他就是为了摆脱断天门——师父你听我说,哎哟!”翎奂被无形劲气砸趴到墙壁上。长乘门主怒喝:“不用多话,我就是让你看看,若我的徒弟是别人,任凭哪一个都比你好!”“……”杜衡:何为阳谋?太阳底下光明正大的算计,算的就是人心!即使知道别有图谋另有文章,通常还是会心甘情愿的上当。

看网友对 第167章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