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紫凤灵帝 > 第十六章 开除?

第十六章 开除?

林浩天一路上没有停留,大约半日的时间,一座硕大的城镇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而这座城镇,自然是合州学院的所在地,沧石城。

    走进沧石城,林浩天也是直接进入了任务殿,任务殿依旧热闹非凡,大多数学生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任务,当然,这并不包括林浩天,而因为林浩天的特殊性,都知道林浩天接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寻宝任务,报酬也是异常丰厚,更重要的是,他在接任务后就打败了慕力学,从后者口中得到了任务的情报。

    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当初从这里带离的任务牌,走到记录任务的学长面前直接递了出去:“学长,这一次任务失败了。”

    失败的任务在交接之后,就会重新挂回原位,等待着下一个有缘人接受,只是林浩天的话语一出,却马上引来了任务殿中众多学生的哄笑,诸多嘲笑般的话语一口气蜂拥而来,不过林浩天并没有在意,神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显然对于这些人的反应,他早有预料。

    只是这一次的外出,他有了突破,光是这一点,已经足够了,距离总院的选拔赛还有两个月,这两个月他在接任务,去万魔山脉修行,总能够在还钱的同时,精进自己的实力。

    就在林浩天做出打算重新接一个比较简单的任务,随后回到南院找伏安然报道一下,就继续出去历练,毕竟他的时间,并不多,但也偏偏在这个时候,任务殿突然走进来了三个人,而因为其中两人的原因,让得这所任务殿喧闹的声音骤然停下。

    因为在最前面带头的那个人,身着灰衣,一头白色,脸上尽显沧桑之色,显然年龄非常的大,但也就是这个人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因为这个老者,乃是西部分院的院长,谷天和。

    跟在谷天和后面的两人,其中一人望着林浩天所在的位置,咬牙切齿,因为他,正是在刚踏入凝丹境一阶的时候,却败给了后者那入灵境的实力,让他一时间颜面尽失,当下因为他所在分院的院长在这里,他胆子自然也是大了不少:“魔兽,你居然还敢出现在学院,正好,今天你就等着被开除学籍吧。”

    “开除学籍?”林浩天低喃着,虽然神情依旧没有多少波澜,但是内心却是震动了一下,眼下正是他的关键时候,若是在此刻真的被开除出合州学院,那他所有的一切努力,将付诸东流。

    “我们合州学院素来只接收人类学员,而你是一只魔兽,自然不能在合州学院,而且你欠了我们合州学院的学费一直不还,我想赶你出去也算是于情于理吧。”

    关于人类这一点,林浩天自然也不敢断定,因为他体内的确流淌着神兽一族的血液,虽然这一点也是他才刚知道不久,但现在的神兽比起魔兽更加的式微隐匿,更何况出现在这里,所以这件事就算说了,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更重要的是,那也只是白白惹祸上身。

    另外,他的确欠了合州学院三百金币,因为手中的白莲花已经赠与他人了,这一次的任务显然他捞不到钱,所以他打算继续接任务,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还钱,但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西院的院长居然打算借此机会,直接将他踢出合州学院,望着慕力学那嘲笑般的笑容,显然这件事和慕力学拖不了任何干系。

    “这只魔兽居然拖欠学费。”

    “魔兽在怎么样都是魔兽,根本就不会赚钱。”

    “听说之前都是伏安然在照顾着他,帮他说话,今天西院院长居然亲自前来,看来这只魔兽今天势必会被开除学院了。”

    ……

    各式各样的低声话语再度传来,虽然林浩天因为自己紫瞳的原因,让自己必须学得隐忍,可是这种过渡的隐忍,让他此刻显得很是憋屈,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双手紧紧握拳,甚至指甲都要嵌入掌心,心性在此刻完全被打乱,像是从小到大受到的委屈,在此刻自心中升腾,紫瞳浮现,伴随着紫瞳的浮现,则是一团水雾,可是少年却一直努力,不然那团水雾从眼眶里流出。

    孤身一人,显得非常无助,周围铺天盖地的话语也是让林浩天的心不断的下沉,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忍耐下去,父亲为了他,都能够花费那般代价,那么他,不过是这些冷嘲热讽而已,又不是什么生死搏斗,没理由坚持不下去。

    但是少年却忽略了一件事,有的时候,言语比起利刃,在伤害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哈哈,魔兽,你在嚣张啊,今天你可以滚了。”

    林浩天那愈发阴沉的紫色双眸在此刻抬了起来,体内的灵力开始暴动,视线更是直接对上了讥讽着他的慕力学,他又不是傻子,今天他会遇到这件事,显然是后者在煽动,让得林浩天咬牙切齿,身形暴动,直接对着慕力学冲了过去,就是因为这个人,让得他今天要被开除,让他这一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不过一到更加狂暴的灵力直接爆射而出,对准林浩天而去,让得林浩天当下身型直接倒飞了出去,撞在了楼梯扶手处,刚才这股力量,虽然并不算太强,在炼气境九阶,但要震慑仅有一阶的林浩天,自然也是绰绰有余,而出手的人,自然是合州学院西部分院的院长,谷天和:“小子,敢在我眼皮底下对我学生出手,你今天是走定了,谁都保不了你。”

    林浩天的心中充满了不甘,如果他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父亲,既然合州学院容不下他,那他也不在乎是否撕破脸皮了,就算死在这里,也必须要把那一个破坏他所有一切的人一起带走,这是属于一名少年,心中最后的倔强,但也正是这股倔强,才跟让人心寒。

    “哦?谷天和院长,话说太满可是会掉大牙的哦,这个老一个人了对一个小辈这般不留情,今天,我倒是要保一保了,有我在,谁能让他走。”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 开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