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一章奇异的少女

第一章奇异的少女

中央山脉偏东的一座茂密森林里,一辆平价小客车行驶在那几乎不算路的荒林小径上,恶劣的路况不但让车子一路颠颇难行,还数度险象环生,所幸驾驶者的技术似乎颇为高超,接连闪过好几个致命的天然陷阱,缓慢而稳定的继续往昏暗的密林里驶去,不至跌落那深不见底的深谷里,摔个粉身碎骨。

虽然知道这并不是专门为汽车行驶而开辟出来的道路,想要舒适而平坦开车本来就是个奢望,但一路上波折不断让开车的人抱怨连连,这时忽然一个重顿更让他脱口咒骂,却也让他更加警惕─刚刚那个坑隐藏的太好了,他居然没发现到,幸好洞口不大车子挤不下去,不然他们可能会葬身此地,落个车毁人亡的下场,而没人会可怜他们,因为是自找的。

「我说欧阳老大啊!拜托你也出个声好不好?让我知道你还活着。」苦命的司机谨慎的放慢车速,并尝试打破这静谧的让人烦闷的气氛,但大部分的心神还是放在开车上。

坐在后座的人没理他,一劲的闭目养神。

看他这样让司机直翻白眼,「这时不要装酷好吗?你不觉得气氛很诡异吗?拜托至少回应我一下好不好?不要让我像个白痴一样的自个儿在自言自语。」

后座的男子终于肯开口说话,但说出的话足以呕死人。「没人要你说话,专心开车。」他还不想死。虽然信任好友的驾驶技术,但在这原始森林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还是小心为好。

「听听这什么话!枉我对你掏心掏肺,做牛做马的,你吩咐的事从不马虎,上刀山下油锅从没吭过一句话,这次还舍命陪你来这座鬼森林找人,我为你付出这么多,结果你竟然这么对我,我真是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啊!」他一面唱作俱佳的演出,一面却仍紧盯着路况,小心驾驶。

后座的男子没有接他的话题,而是直接说出他隐藏在紧绷情绪下的真实感受,「你在害怕。」。

「你胡说什么!我堂堂一个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正港的男子汉,你说我会怕什么?」他说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若不是在开车,怕是会把胸脯打的乒乓响. 

「熊。」

一个字立刻将他的豪气万千变成干笑。「嘿嘿!老大你真了解我,既然你知道有熊,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着想,是不是可以往回走了!」熊耶!一掌就可以将他撕裂的恐怖生物,他能不怕吗?没必要为了寻找一个可能不存在的人冒着生命危险,他还没娶妻生子呢!

「你相信?」冷峻的脸上有一丝嘲讽。真有熊也早就被村里的人猎杀了,哪会放任一只会危及村民生命安全的危险生物继续存活,村民的用意分明是想要他们打退堂鼓,保护那人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悲情小司机苦着一张脸说:「由不得我不信啊!如果只是两三个人在说,我还可以当屁话,但全村的人都说有熊,我不信都不成。」那是他们之前落脚的地方,也是他们所要找的人所住的村落,在那里他们找到那人的消息,村民还很『好心』的附赠一则讯息,告诉他们说─有熊。

「好,你回去。」应他的要求。

「啊!太好了,我回………老大,不对啊!怎么只有我回去,你也要啊!」只有他这苦命的小司机回去有什么用,重要的人是他啊!如果他没全身完好的回去,他回去肯定被扒皮。

「我要继续找下去。」他的决定不容改变。「你可以先回村等我。」

问题是我能吗?好吧!输人不输阵,森林这么大,我就不信我们真这么衰去遇到。为自己加油打气后他也安静下来,车内终于恢复安静。

再行驶一段路程,就已经到了不能再开下去的地步了。

「前面车子进不去了,接下来只能用走的。」司机说着就要开门下车,但却被后头的人一把拉住,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没回应,姓欧阳的男子取出特制手枪,眼神凝重的直盯着前方某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丛等人高的树丛在摇动…… 

不对,草不会自己动,会动显然是因为有某种生物在草堆里窜动。

咽了下口水,苦命司机陈启安紧张的盯着那堆草,内心暗自祈祷千万不要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东西,要知道从不信教的他从没像现在这么虔诚的祈祷过。

也许是平时懒得烧香拜佛的报应,所以就算临时抱佛脚,佛祖也不领情,很俐落的一脚就把他踢开─从草堆中「不负众望」的出现他最害怕看到的生物─熊。

「熊……熊啊!」虽然只看到露出的一个熊头,但陈启安当机立断的发动车子,急速倒车逃跑。

察觉自己领土有陌生生物侵入而前来查看的丛林霸主,看见猎物身影,还来不及吼叫几声宣示威严就看到猎物想要逃跑,急忙紧追而上─离开草丛,将它的恐怖姿态完全显现出来。

看到那熊的体型,陈启安嘴张成了一个O型,立刻更加快倒退的速度,连欧阳也惊讶不已。

那是一头巨大无比的黑熊,几乎比这台车子还大,巨大的熊口里布满尖锐利牙,伴随着低吼声,夹带恐怖威压追着车子跑,欧阳敢确定这头熊比他在动物园里看到的熊大上两倍有余,跟它相比,动物园里的熊瘦小的令人怀疑员工是否有虐待动物之嫌,不然为何大小只差这么多。

他突然发现这条路实在太宽太平了,宽到刚好容纳巨熊那巨大的体型而又不会有任何阻碍,似乎是专为巨熊量身打造一般。

那巨熊的速度不因他巨大的体型而有迟缓的迹象,反而以非常快捷的速度追来,慢慢拉近跟车子的距离。欧阳打开车窗试图射击,但不停颠颇的车子让他频频射空。

「该死!」

「老大拜托你射准一点,我们的命全靠你了!」陈启安还在哀嚎,此时忽然一个熟悉的重顿,让他应变不及,车子迅速一弯,接着一声巨响,车子就停下来了。因为那个坑,让车子偏离道路,车屁股狠狠朝一旁无辜的树撞下去,冒烟不止了。「妈的!又是那个该死的洞!」恨恨的重击一下方向盘,他发誓如果今天还能活命的话,一定要把那该死的洞给填起来。

这时熊也已来到车前,双脚撑起壮硕的身子,让它看起来更加巨大危险,那锐利熊爪绝对能够将他们连人带车整个一起撕裂。

不想等死,二人当机立断准备下车屠熊时,一阵呼喊传来,二人一熊同时讶异的停下动作看向同一个方向。

「大熊,又是你!」

一声清脆的怒斥响起,但见一抹娇小的身影像个泰山一样抓着树藤快速的荡过来,接着一个翻身松手,双脚使劲踢向巨熊,那体型巨大的熊竟被这一脚给踢倒在地了!

「哇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看清那不怕死且在巨熊身上高举胜利姿势的身影,欧阳两人更加惊讶了!因为那是一名清丽可人的美丽少女,她那乌黑滑顺的长发自然的滑落更给她增添一丝瘦弱感,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根本没人相信这样一名瘦弱的少女竟能将巨熊给踢倒。

一声熊吼,将两人拉回神,不由自主的高呼:「小心!」

听到他们紧张的提醒,少女笑脸盈盈的朝他们挥挥手,不将那即将临身的致命熊爪看在眼里。直到千钧一发之际,少女一个跃起,轻盈灵巧的躲过利爪的攻击,然后再在熊头上补上一脚,将半起身的巨熊给再次踢倒在地。

落在地面上后,少女也不急着攻击,悠闲的等巨熊爬起。

接连遭受攻击而无法反击,巨熊的愤怒显然已经到达临界点,迅速无伦的冲向少女,身法之快让在树上看戏的猴老大都为之汗颜。巨爪高高举起,誓要将眼前这可恶的小东西给撕裂。

这一爪凝聚了它全身功力,他毕生所学全化作这看似平凡却雷霆万钧的一爪,死在他这一爪下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什么东蛇、西虎、南鹰、北鳄的,全败在他中大熊的这一爪之下,曾经威吓一时的高手都挡不住了,这瘦小的生物更加不可能挡住。

事实上少女挡不住,也不想费力去挡。相准时机,少女不退返进,一个箭步瞬间加速的冲进巨熊怀里,不但巧妙地躲过那雷霆万钧的一爪,并趁机给予巨熊一记重拳。

碰!

没人会怀疑这一拳所带来的威力,整座森林似乎也因为这一拳所造成的巨响而发颤,沙沙声响个不停。

少女跟熊就这样静止不动一段时间,然后………巨熊缓缓倒落尘埃。

有人说武「林」一步无尽期,这话说的真不错,连它这轰动武「林」,惊动万「叫」的大熊也躲不过这残酷的武「林」宿命,被遗失在时间的洪流里……… 

「第一百一十九战,第一百一十九胜,耶!」再度胜利,少女高兴的又叫又跳。听少女说话的内容,似乎跟这头巨熊单挑过不只一次,甚至………高达上百次!

车上的两人从一开始就看的目瞪口呆,压根没想到要去帮忙,脑袋完全一片空白,处于当机状态,脑海里只不断浮现着一句话─我在作梦吧!我在作梦吧!我在作梦吧!我在作梦吧!……… 




到现在陈启安还不敢相信事情竟会这么顺利,那个可以一拳打倒熊的怪力少女会如此心甘情愿的跟他们走,即使已回到他们熟悉的城市。

少女坐在后座,睁着一双充满好奇的大眼东瞧瞧西看看,像一个好问且认真学习的小孩,不时的问东问西,没一刻静下来。毕竟这座繁华的城市有许多她从未实地接触过的事物,令她看的目不暇给。

原本回答应该是陈启安的任务,即使他在开车,但要那位奉行沉默是金的人开口实在是有点困难。不过叫他傻眼的是,欧阳竟然回话了,还很有耐心的说到少女明白为止,这真的令他想不透。

陈启安不认为欧阳老大是在培养感情。因为上一代的关系,所以他一向讨厌女人,即使是他的妹妹。没错,欧阳老大跟那怪力少女是兄妹,很令人难以相信,那活泼开朗的美丽女孩会跟又冷又酷的欧阳老大有血缘关系,这可真是生命的神奇之处了。

这对怪兄妹相认时没有感人肺腑的戏码上演,反而气氛诡异的很。



「对不起,你们不要紧吧!大熊他很调皮,喜欢跑出来吓人,我跟他警告很多次了,他还是不听。」少女懊恼的踢了熊一脚,「你们……没受伤吧!」她很慎重地再问一次,怕大熊真的伤到人,那事情就大条了,虽然她很确定她有及时阻止。

人类是一种很不讲理的生物,只要同伴受到伤害,不问对错,马上就会招集一群人来报复,还会不要脸的打着为民除害的旗帜,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能力不足就不要乱跑,侵入别人的领域就要有被当成食物的觉悟,这是自然界肉弱强食的法则,偏偏自予万物之灵的人类往往无视这点,还一味的说其他生物凶残,殊不知他们才是最残忍的,连亲生骨肉都下的了手。

「呃!没事没事!请问………」陈启安才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

「妳是陆曦晨。」这是疑问肯定句。发话的是已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的冷酷男子,锐利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打量眼前这美丽少女,似乎想在其身上寻找什么。

「你是………」少女明显错愕了一下,随即摆出戒备姿态,一脸防备的问:「你是谁?」

「欧阳拓,妳的哥哥。」妹妹,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打从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后,就一直不由自主的想像所谓妹妹的形象,而今见到真人后,却发现他很难将这少女当成妹妹─他长年来习惯冷酷行事,如今的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突然冒出的妹妹,和蔼可亲这名词一向与他绝缘。

少女挂在嘴边的笑容不见了,陷入一阵沉默,「你们等我一下。」不等欧阳二人有所反应,朝躺在地上的大熊踹了一脚,「起来了啦!快回家去!」

欧阳二人下意识的退了几步。那熊的恐怖印象还印在两人的脑海里。

大熊吼了一声,算是应了少女,才慢慢爬起,摇摇依旧昏沉沉的脑袋,最后还示威性的朝两人张牙舞爪一番,才跟着少女一起走,留下再度陷入震惊与混乱的他们。

那只熊竟然会听少女的话……… 

也因为这一耽搁,让原本也想一同前去的欧阳拓错失了机会,拨开一人一熊刚走过的草堆时,却早已不见任何影子。

她是怎么办到的?单是那女孩也就罢了,毕竟少女的俐落身手依然历历在目,可是竟然连那体型巨大的黑熊在短时间内都一起失去身影,这实在太诡异了!就仿佛整座森林都在帮少女与熊遮掩行迹一样,让他无法寻迹而上,他知道这森林一定有古怪,也不躁进,点起一根烟,开始等。

他知道少女可能不会回来了,但他还是想等,他希望少女能自己回来。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陈启安车修好了,并将那该死的洞给填平,还余恨未消的猛踩两下才罢休。

又再捻熄一根烟,欧阳拓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认为少女早已离开,不会回来了,这念头让他一脸阴郁。

但就在这时,少女出现了,脸上带着点落寞,背着一个鼓鼓的背包,看来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然后一句走吧便跟着他们回来,也没仔细确认,光凭名字就相信他们,这真的叫陈启安很担心这纯真的女孩能否适应尔虞我诈的都市生活。不过欧阳老大也很绝,直接载了人就走,也没再进一步确定,真的是很奇怪的一对兄妹。

认识欧阳老大这么多年,陈启安头一次猜不透他的想法。

「妳……几岁了?」欧阳拓有点迟疑的问。虽然他已经将少女的资料一字不漏的记起来了,但他还是需要从本人那应证,因为少女的年纪看上去似乎跟他所知道的有所出入,是因为涉世未深的缘故才显得稚气吗?

「再过不久就二十岁了,我不介意叫你叔叔。」陆曦晨很恶意的笑说。

陈启安差点爆笑出来,但为了小命着想,他努力憋着。当这么久的兄弟不是当假的,他知道一旦他笑出来保证会死于非命。死因:牙齿太白。

因为被称作叔叔的人快气炸了。

「妳……」欧阳拓强忍住掐死少女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气,「你可以叫我欧阳或阿拓。」他不习惯也不知道如何当一个哥哥,一个兄长,在他漫长的岁月里从没学过这个课题,所以他选择跟少女当朋友,他少数几个得到他认同的女性朋友。

少女很从善如流的甜甜的唤了声:「阿拓!」还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

很神奇,少女开朗的笑容竟将他满腔的怒气给熄灭了,心中还升起一种满足的感觉。

这奇异的少女有一种很神奇的魔力,光凭一个笑容就让他冷酷坚毅的心有解冻的迹象,紧绷的心神也放松下来,而他并不讨厌这种现象,这让他觉得多个妹妹似乎也不坏。

他决定留下她,不论任何代价。他冷峻的脸浮上一种名为温柔的神色,那是他遗失很久的东西。

但可惜,他的温柔立刻就僵掉了。

只听少女说:「不成,那我不是亏了吗?你都三十一岁了,几乎快大我一轮,我们看起来就不像兄妹,如果叫你阿拓,别人会以为我没大没小,我还是叫你叔叔好了!」

「妳……」阿拓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启安忍不住了,赶紧将车往路边一放,开始不要命的爆笑出来。而报应也很快来临。「噢呜!你真的揍了,算你狠。」典型的乐极生悲。捂着肚子,苦命的司机继续开车。

没被怒气冲散理智,欧阳拓狐疑的问:「妳怎么知道我的年纪?」他很确定他没提过。

「听母亲提起过。」少女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安抚的摸着她的头,「妳想起他们了?」想起离家的母亲,阿拓心情也是微沉,但他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表面上没任何异样。

「他们很爱我!」他们失而复得的女儿。

「今后我会照顾妳。」他郑重的宣布。

「我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她有能力自己一个人生活,不需要靠别人。

他不喜欢她话里那淡淡的疏离感。「我是妳的哥哥,妳必须听我的。」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哥哥的身分也蛮好用的。

少女稍微气弱了,「我不喜欢独裁的哥哥。」

「我也不喜欢不听话的妹妹。」他毫无转圜的看着她,少女也不甘示弱的瞪着他。一时间,空中似乎产生阵阵火花,车里弥漫着烟硝味。

这时不识趣的声音响起,「咳咳!不好意思,两位。很抱歉打扰你们兄妹培养感情,但目的地到了,是否该下车了?」真是的,这对兄妹连谈个事情都要这么剑拔弩张吗?

怒瞪了无辜的苦命司机一眼,欧阳拓淡淡的说:「下车吧!」


看网友对 第一章奇异的少女 的精彩评论